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网游之无限金钱 > 第二十章 新生

第二十章 新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让我们先放弃王天行的故事,来讲一讲一位新主角的故事。(王天行:“不要啊我知道错了!”)
  这个故事起于古代的华夏,让我们把目光投向邙苍山下的李家村。
  李家村是一个方圆不过三里的小村子,依附着饮马溪旁而建,村中有住户十几家,家家户户都姓李。而在这样一户人家中有一位不姓李的孩子,他叫赵铁。
  赵铁是一个孤儿,是十五年前被李广夫妇从山中救回来的。那一天李广夫妇在山中打猎,听得有婴儿的啼哭声。于是夫妇俩急忙循着声音追去,只见有一匹狼叼着婴儿的襁褓拖着地向远处走去。
  李广夫妇立刻拉弓放出响箭吓退了狼,又点燃了火把驱赶。这才救下了这个婴儿。见他脖子上戴着一个玉牌,上面写着“赵铁”二字。于是夫妻俩就给孩子起名为赵铁。
  赵铁此时已是一个强壮的少年,不论是做农活还是放牧,都是村里年轻人里做得相当出色的,这也让李广夫妇家里每年都能够留有余粮,时常也能吃点肉。但是在赵铁的心中,他一直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脖子上的玉牌雕琢着精细的花纹,玉色温润,一看非凡品,整个村子里没有人听说过或者见过这种成色的玉,而赵铁和李广夫妇并没有将这块玉拿出来感知别人,只有赵铁知道,他曾经一切的一切都和这块玉牌有关。(王天行:“然后有一天他发现玉牌里住着一个老爷爷,号称药王……哎呀别打,疼……呜呜呜……”)
  看来王天行同志因为吃泡面时不慎滑倒,可能要先休息上三五章了,让我们把视角重新放到赵铁身上。
  赵铁今天拉着家里的耕牛去地里耕种,经过饮马溪的时候突然看到溪边站着一位少女。
  少女一袭绿衣,下面拖着绿色的长裙,默默地站在溪边。她的身后有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位老者跟随。只见这女子容貌俏丽,但恬淡中失去了活泼,眉头微蹙,但依旧充满着魅力。
  她身后的中年男子孔武有力,身着皂白长袍,脚踏布履,腰间缠着一根米黄色腰带,头戴玉龙冠,束发紫檀木簪。而那老者微微佝偻,手拿龙头木杖,一身灰袍。只见远处赵铁牵着牛走来,只是斜眼一看,边垂眼看着地面,默然不语。
  赵铁并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但这一刻他的心中感受到了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
  他内心仿佛在燃烧,因为他的目光很难离开这个女子,就好像被磁铁吸附的磁针,就好像被日光引导的向日葵。他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一头野兽正在苏醒,这只野兽它渴望拥有,它渴望占据,它渴望着掌控。但是老者的目光就好像熔岩融化了冰雪,不,是汽化了赵铁内心纯纯欲动的幼兽。
  只听得溪水叮咚声,少女看着远方的山峰仿佛自言自语道:“那里就是邙苍派了,我们还是快点动身吧。”
  只见她身后的大汉和老者微微应诺,随后跟着少女向着远方的山峰走去。
  赵铁不知道什么叫做邙苍派,但是他记住了这个地方。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内心无时无刻都有一个声音催促他去那个门派看看。不论他是否知道这个门派究竟是做什么的,不论他是否了解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但他只知道只有去了那里才有可能再次见到那个女孩子。
  是的,那个少女就是年少时的大小姐。(王天行:“是的,是的,她现在就在我旁边,赵铁你羡慕吗?等下别打……哎呀……”)
  虽然王天行的打岔让这段故事的叙述异常地艰难,但是作者还是要保留他基本的发声的权利的,因为作者非常的大度,非常的仁慈,非常的勤奋,以及……(“超乎寻常的不要脸……嘿嘿……哎呀别……啊我错了……我道歉我道歉……”)咳,当然也非常能够听取不同的意见和建议,作者这个人怎么会小肚鸡肠、斤斤计较、勾心斗角,顺便还会给王天行记个小本本呢?
  书归正传,这赵铁啊回到村子后,向李广夫妇表达了自己的求学之心,以及对于寻找自己身世的期待。他的表情就好像说着要看网课但是打开了游戏的你一样真诚,任李广夫妇怎么去想也想不到赵铁的人生被一个女子吸引偏离了轨道。于是,在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李广夫妇为赵铁收拾好了行李,备上了足够多的干粮,还把几件缝制好的新衣给赵铁穿上。在依依不舍的道别与泪水的浇灌下,看着赵铁像是脱了缰的野狗……野马一样,向着未知的方向而去。
  赵铁不能说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但是他就像许多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那样,好奇而富有冒险精神,仍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更不用说深刻体悟家庭的温馨。他只是期待着,向往着,好奇着,前进着,这种状态本不是一种罪恶和过错,只是所处的立场并没有考虑到那么多的未来与以后,不像是长大后的人们一点一滴、一丝一毫都开始慢慢触及,最后任皱纹爬上了那颗稚嫩的心,肩负起了家庭的重任,从一个自由的灵魂成为了一位成熟的智者。一切的一切本没有什么正确和错误,因为听取父母祖辈的故事,其变化也大致有相似的痕迹的。
  所以赵铁并没有那么在意这次分别,就好像那位少女并没有在意遇到赵铁一样。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两个没有交集的灵魂,就这么机缘巧合之下,被命运搭起了桥梁。
  这一次旅程,不是赵铁走过的最远的路,也没有他遇到过最危险的事件,比如遇到王天行什么的(“啥?我都没有遇到过他啊,作者你这个话难道……唔唔唔……”)。但是这却是他人生旅途最开始的一段路,也是他心灵最简单最单纯的一段路。从李家村到邙苍派其实并不远,如果有一匹快马可能也就三五天的功夫,对于一个有旅行经验的成年人而言最多永不了十天时间,但赵铁慢慢悠悠、跌跌撞撞地走了一个多月。在这趟旅途中,他遇到过野兽,吃过野果,学会了生火也逃避过猛兽。赵铁也生过病,在前几个晚上休息的时候被夜风伤了元气,感冒发烧浑浑噩噩之下也运气很好地挨了过去。可以说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尽管有李广夫妇从小教授他在野外的生存知识,但是仅仅从这个时候开始,他才真正意义上重视起那些曾经看似枯燥乏味的说教,他才真正理解话中字句的真实含义,他才真正开始内心对于没有学习到更多的知识、没有听到过更多的“说教”而感到无比的惋惜与懊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