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八章 无名碑

第八章 无名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痛……”她努力并挣扎着起身,身上的疼痛感却让她紧皱眉头,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似的,如果不是这疼痛感刺激着她的神经,那么她真的以为自己客死他乡了,而且还是死在另一个时空内。
  
      “唔……”她轻扶着床边,没想到那大汉下手竟如此毒辣,她的背后还隐隐痛着。该死!此仇不报非君子!哼,等着瞧吧!我会让你们跪着求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莫言的嘴角透着一股笑意,此仇,她报定了!
  
      “哎哟……痛!痛!痛!”一激动,身上的疼痛愈加严重。
  
      “啊!我该不会又回到了丞相府了吧?”莫言越看这屋,越觉得熟悉,这不就是前几日,她住的房间么?这屋,还是秦朗特地安排给她住的。
  
      “莫姑娘,可是醒来了?”就在她纳闷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屋外响起,莫言看向门那边,屋外果然站着一个人。
  
      “恩。”这不带丝毫感情,略显冰凉的声音,其主人除了曹丕还会是谁呢?如果她那时没看错的话,救她的人,便是曹丕了。当她看到他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也吃了一惊,他怎会来救自己?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是曹丕的样貌,任谁看了,都会深记于心,绝不会认错的,要怪就怪他长得实在是太蛊惑人心了,可惜的是这人一天到晚都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他要是一笑,估计一大堆女人要为之倾倒了,诶,他要是去二十一世纪做个明星的话,粉丝数量绝对惊人。
  
      “你……”曹丕转念一想,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被自己压了下去,这是怎么了?从不关心人的曹丕,今日怎么变得如此唠叨,如此啰嗦了呢?他甚至都觉得自己疯了,莫名其妙的去救了一个身世莫名其妙的女子,还真是有够莫名其妙。府中下人的一句“我看见莫姑娘进了醉梦阁……”却让他感到不安。直到昨夜,他撞开门时,看到她虚弱无力的模样,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随后,轻而易举的救下了她,她在自己的怀里沉沉睡去,看着她那恬静的模样,他都在怀疑,这还是他所见到的莫言吗?初遇那天,她救下小孩,要让父亲道歉;还有秦夫人那次,她仗义执言,替环夫人教训秦夫人,她所做的一切,都与其他女子与众不同,根本就没有个女子该有的模样……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莫言打破了这份寂静,道声谢总该是要的。
  
      “不用。”
  
      “曹丕,你怎么在这儿?”这温暖如日的声音,岂不正是秦朗吗?只是言语中带了几分不满。
  
      “路过而已。”曹丕淡然道,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路过而已?恐怕不见得。秦朗对此感到疑惑,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阿言,身体好点了吗?”秦朗伫立在门外,却不推门而入,男子不宜进女子闺房。
  
      “恩,好点了。哎,又要麻烦元明了。”本想离开丞相府,却碰上逼良为娼,害的现在身体欠佳,只能在这丞相府中调理身体,不过也好,至少她有机会能拿到那玉佩,他既然是郭嘉,那么定会来丞相府,任何一次机会,她都不许自己放弃,只是……看着郭嘉,她怕想起另外一个人。
  
      “没事,阿言不必介怀。”其实他压根想让莫言一直住在府里,这样天天就能看到她的笑容,那她也不会碰到危险了。可是为什么救她的人是曹丕而不是自己呢?可恶……
  
      秦朗又沉声道,“阿言,以后离曹丕远点好吗?”
  
      “啊?什么?”莫言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其意,离曹丕远点?元明此话何意?是警告我?话说回来,元明与曹丕的关系很僵,自莫言进府以来,他们之间的话,几乎没超过三句。
  
      “阿言,你一定饿了吧?我叫人拿饭给你吃,你等会儿。”
  
      莫言这才想起,她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再不吃的话,恐怕真的会饿死。一提到吃,她的精神便来了,也不顾身上的疼痛了。
  
      再度入府,是祸是福?不得而知。
  
      又是一个夜晚,莫言坐在窗边,撑着脑袋,眼神无光,呆呆的看着月亮,她已在这府内呆了足足半个月,每天都在想同一个问题,她该怎么回去呢?
  
      虽然她在府内,受尽秦朗的照顾,像个贵客一样,不用做任何事情,但她心里却过意不去,所以大多数时间,她也像府里其他的下人一样,照顾主子,她负责照顾杜夫人,杜夫人也很是喜欢她,从来都不难为她,因她的热情善良、好人缘,整个阴沉的丞相府也变得热闹起来,如果不是有着急切回家的念头,她或许真的想永远住在这里,可惜,她不能。
  
      她本以为郭嘉会来丞相府,结果出人意料,郭嘉这几日,根本就没来丞相府,她好几次都忍不住去跟别人打听他的住处,但一想到他的模样,她却又无力去见他,真是矛盾之极,一想到这儿,莫言嘴角一丝苦笑,她该怎么办呢?
  
      哎,她叹了口气,刚想关窗去睡觉时,却看到不远处的幽幽火光,正有一人提着灯笼,向前方走去,无奈夜色已深,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但这身形却是熟悉,莫言也甚是好奇,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跟上前去瞧瞧。
  
      虽时逢暖春,但这会儿夜深露重,寒意也着实逼人,莫言裹紧衣物,以此来让身上暖和些,她定是发了神经了,不然怎么半夜不睡跑来这荒山野岭?
  
      她一路尾随而来,跟着那人来到了山上,而她更奇怪的是,这人竟然是曹丕。曹丕在上山时,曾有几次回头张望,好在莫言迅速隐藏身躯,才不被他发现,也让她看清了长相,只是她不明白,他堂堂一个丞相儿子,怎深更半夜跑来这种地方,莫非有什么隐情?
  
      疑惑是疑惑,但她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曹丕,只见他在一块坟墓前,停下了脚步,放下手中的食盒,从食盒中拿出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莫言看不清,但也能大致猜得出是什么。
  
      半夜来上坟?那坟墓又究竟是谁的,竟要他亲自上坟?莫言悄悄躲在树后,静静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娘……子桓来了,让娘久等了。”曹丕沉重的声音,在莫言的耳中徘徊着,娘?卞夫人不是他的娘吗?怎么这会儿又冒出来一个娘?
  
      “啊……”莫言不慎踩到脚下的石块,一个不小心,便狠狠地摔了一个跤,她扶着树干而起身,拍了拍身后的灰,嘴里开始怨念起这石头来,“你竟然敢绊倒本姑娘?太可恶了!”莫言一脚踹飞之,而那石头也落在曹丕的脚边。
  
      莫言抬起头,看到一双幽深的眼眸,紧紧注视着自己,莫言的脚有些发软,被他这么看着,真的很不舒服,而且他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有些害怕。
  
      “莫姑娘怎会在这儿?”曹丕问道。
  
      “啊?我……今晚夜色挺好,就随便走走,没想到就走到这里来了,咳,你继续忙你的吧,我什么都不知道。”莫言不禁为自己捏了把汗,这谎扯得也太假了吧,只能暗中祈祷他会相信,不再多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