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四十四章 谋泄身亡

第四十四章 谋泄身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五年正月的一日,接连数日的阴雨大雪得以停歇,天空终露出微光,久违的冬日。大风呼呼,吹在脸上甚是刺人,许都今日是难以言喻的压抑,平民百姓躲在家中不敢外出。
  
      城门对峙着两支军队,南面的五百军卒,挑着“汉”字旗号。可能是事先有小人走漏风声的缘故,他们来的有些仓促,为首的是昭信将军吴硕和越骑校尉种辑。北面则是夏侯惇率领的八百虎豹骑。夏侯惇领虎豹骑征战多年,自是不把这些鼠辈放在眼里,种辑见戒备森严,活捉曹操已然无望,大喊一声“曹阿瞒窃国之贼,死不足惜!今日……”
  
      种辑还没说完,夏侯惇早已拿出弓箭,一箭射中种辑的咽喉。“哼,愚忠之人,陈词滥调,死不足惜。”夏侯惇冷笑道。
  
      吴硕大喝一声,策马来战夏侯惇,被夏侯惇一刀砍于马下。五百汉军死士没了首领,显然有些慌乱,一阵箭雨过后,曹家的精锐虎豹骑,向他们发起了冲锋。曹操和郭嘉早已告诉过夏侯惇,不留活口。血水染红了城门的大道,城门之上亦是斑驳血迹。夏侯惇割下种辑和吴硕的人头,令虎豹骑清理战场,和几个亲兵策马向皇宫而去。
  
      皇宫
  
      宫门打开,曹操带着他的心腹谋士将领们向着承光殿方向而去,随行的有许褚、满宠、华歆、郗虑、程昱、郭嘉、贾诩以及曹操族亲曹仁、曹真等,携带之子只有曹丕一人。
  
      “吾要去问问皇帝,今日这是几个意思啊?子桓子丹带兵留守在此,其余皆与吾前往承光殿。”“是。”曹真与曹丕一同回应,他们带兵驻守在通往承光殿宫道上,留守在此的每个人皆不敢放松警惕。
  
      曹操等人离去没多久,就有人骑马而来,兵卒提盾护曹丕曹真,欲拉弓弦。曹丕一眼认出来者是何人,挥手让他们退下,夏侯惇驰马而去。
  
      “你快些!否则真的来不及了!”莫言催促着背她前行的太医令,太医令气喘吁吁回答道“臣尽力了。”太医令想不明白,看似瘦弱的皇后怎背起来如此沉重。
  
      玉娘跟在身旁一路小跑,护着莫言。“殿下小心身子,贵人与腹中皇子一定会相安无事。”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早一点想起来,就没这事了。你知情不报,若她有事,我唯你是问。”莫言紧咬嘴唇,她怨恨自己,为何不能早些想起来董贵人为何而死,这样董贵人就很有可能没有今日之事,而她一心想离开这里,故意撮合刘协与董琳,全然没有想过历史上董贵人是为何而死,事情发生至此,她有很大的责任,她要想办法阻止曹操诛杀董琳。
  
      片刻之前莫言还在椒房殿,之前她令太医令每月替董琳把脉,见太医令匆忙而来以为是上报脉象之事,可没想到太医令说的是“董贵人被人抓了去,宫人们见来者是拿着刀剑的兵卒,皆不敢拦下,任由他们带走贵人。贵人她还怀着孕,若……”“你说什么?她怀孕了?那你此前为何不说?”“回殿下,董贵人已有两月身孕,此前她不让臣汇报,否则她以死相逼。”“你!陛下可知?”“陛下不知,陛下自十一月起就再未与贵人同枕过。”
  
      莫言听此险些晕厥过去,她痛喊一句“糊涂啊。”莫言当真糊涂,那些被她遗忘的记载全都回想起来,她终于想起董贵人为何而死,是因为衣带诏1而死,她死的时候还怀着刘协的骨肉,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遗忘的干干净净。“太医令你带我去承光殿,我要救她!陛下不知她怀孕,其他人更不会知晓,若能告知董贵人怀有龙子,她一定可以相安无事。”莫言让太医令背她前去承光殿,她要在历史悲剧降临之前孤注一掷,既然刘协不知董琳怀孕,或许莫言及时到场,说不定可以逆转悲剧,因为历史上所记载的是,刘协知道董贵人有孕,所以向曹操请求。
  
      玉娘拦住心急的春意,陪在莫言身边不停安慰,这是玉娘第二次看到她崩溃面容,第一次是她得知怀孕的时候,如今是得知董贵人出事,还怀了身孕。玉娘也为陛下与贵人担忧,但眼前的她更是着急万分,满满愧疚。
  
      驻守在宫道上的兵卒阻拦了莫言他们,莫言从太医令身上而下。“我是皇后,你们谁敢阻拦我。”莫言一双清澈明眸似有火光萦绕,坚定不移。
  
      曹真从兵卒中走出,抱拳行礼。“丞相有命,任何人不得进入承光殿,就算是殿下也不可。殿下请回吧,否则刀剑无眼,伤了殿下可不好。”
  
      曹真从剑鞘中抽出佩剑,直指皇后。“大胆!这是皇后!”一向温和的玉娘,见此厉声道。莫言上前紧握利剑,“你拦不住我的,我定要闯承光殿,丞相困住我的丈夫岂能坐视不理。要么你就杀了我,要么就让我走。”
  
      莫言用力一握,剑刃在她掌心处划开了口子,殷红的血滴落至地面。她努力克制疼痛,即使害怕,她也要去承光殿,是忠心还是杀害皇后,她要赌一赌眼前之人的决定。
  
      “哐”的一声,另一把利剑出现在莫言眼前,将曹真的佩剑刺去一旁,“让她走。”
  
      “子桓!你疯了吗?”曹真不敢相信地看着曹丕,曹丕为了这个女人要违抗丞相之命。“全都让她走,若丞相责怪,就由我曹子桓一人承担。”
  
      兵卒听此,丞相之子都这般说了,全都退于一旁,给皇后让出了一条道。莫言虽惊讶于曹丕的行为,但只有一瞬间而已,她轻声说了句“多谢。”
  
      曹丕眼中是她飞奔而去的身影,衣裙随风而起。曹丕不经意间露出苦笑,只此一次,绝无下次。曹丕收起佩剑,看着地上的血心中不是滋味。面对曹真的质疑,他只是回答了一句“她是皇后,你我皆不能伤害她。”
  
      莫言,你为他如此可值得?即便是皇帝,还不是受制于父亲,呵。
  
      承光殿
  
      “陛下,曹操带兵包围了承光殿,他……”
  
      “曹操谋逆之心,心怀不轨啊!陛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