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五十四章 鱼炙之宴

第五十四章 鱼炙之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鱼儿呀鱼儿,快快上钩。”曹植身着一袭青衫,坐于河岸边,翘首期待肥美的鲜鱼。这会儿,他感受到钓竿被鱼儿硬拽,心急的他快速收杆,当看到钩上空空如也时,他失望地叹了口气,“子建怕是空手而归了。”
  
      “钓鱼要有耐心,你这般急不可耐,就算是钓到明日晨时,你依旧是钓不到鱼。”刘协看了一眼曹植,颇为无奈。手中的钓竿向下一沉,他知道这是鱼儿上钩了,但他没有急着收杆,而是稍等了一会儿,再用力收杆,一条鲜鱼又被他钓上了岸,他拿下鲜鱼放于木桶中,这是他钓到的第四条鱼。
  
      “真没想到陛下有如此绝技,子建佩服。我啊,就不能尝一尝这肥美的鱼儿了。”曹植抱拳行礼,以表钦佩之心,同时无奈一笑。
  
      “谁说你不能尝了?这其中也有你的。不过……要帮忙做点事,子建可否愿意?”刘协侧身,,将身边的木桶推至曹植脚边。
  
      “当然愿意!子建之荣幸。”曹植欣然同意,没有任何犹豫。
  
      刘协抿唇浅笑,目光转向了平静的河面,他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曹植伸手而来,在他面前晃了晃,曹植唤道“陛下?”
  
      “子建,朕方才在想,你说这世上有多少人吃不饱,穿不暖。朕与你在这儿悠然钓鱼,可他们……只能吃树皮充饥。树皮的滋味,朕也尝过,但为了生存,就算再难吃也得饱腹而活。天下战乱不休,百姓何时能安居乐业。”
  
      “陛下心系天下子民,乃子民之福。战乱只是一时的,终有一日会结束的。陛下不必过于忧虑。”曹植看着眼前的帝君,心中百感交集,可曹植除了说几句宽慰的言语,其他的无能为力。帝君不过比自己年长几岁,却要背负着整个汉室,而汉室江山早已四分五裂……曹植知道,今年正月的“衣带诏”事件,天子夺权,最终失败……参与其中的朝臣无不丧命,连陛下的贵人都难以逃脱。曹植看得出刘协是位聪明睿智、善良隐忍的帝君,即便身处僵局,可还是保持着帝王风骨,心怀天下。但自己是曹操的儿子,曹植做不了什么,不过有一点与刘协不谋而合,那就是一同在许都钓鱼,他不能上阵杀敌,曹操不允许他出征。想到此,少年的眼神落寞,不自觉说出了心声。“我很想知道上战场是什么感觉。”
  
      曹植最后一句说得很轻,不过还是让身边的刘协听见了,刘协未就此接话,反倒是说“子建,去帮忙找些枯草、树枝,越多越好。”
  
      “子建这就去,陛下稍等。”曹植卷起衣袖,转身而去。刘协看着他的身影,目光久久不去,他眼底的雾气愈加浓重,似是在思虑着什么。
  
      未时,莫言春意二人来到了刘协所在的河岸边,春意与宫人守在马车旁等候。莫言一眼就望见了刘协伫立而挺拔的背影,他身上的衣衫被清风轻轻吹起,和煦的阳光斜洒在他的身上,莫言见此嘴角微微上扬,无论在哪里,她都能第一眼瞧见自己的夫君,刘协成了她心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莫言小心移步,靠近刘协,准备趁他不注意就大声吓他。一步,又一步……莫言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终于走到刘协的背后了,她刚要张牙舞爪惊吓刘协时,刘协转过了身。
  
      “啊!”莫言没有想到刘协会突然回头,她倒是被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她扑向了刘协的怀中,刘协顺势接她入怀,莫言伸手轻捏他清隽的脸颊,故作埋怨道“夫君,就不能假装被我吓到么?这样一点都不好玩。”
  
      “我既然知道夫人在我身后,岂有不回头的道理?再者,我若不回头,夫人又怎能在我怀中呢?”刘协低头,以额相抵,脸上又浮现出满是宠溺的笑容。“与春意玩得尽兴?”
  
      “好吧,我就知道说不过伯和的。当然开心了,要是你也去就更好了。”
  
      “傻阿言,你玩得尽兴不就代表我玩得尽兴了?还是阿言不愿意离开我?没多久就思念夫君了?”
  
      “我……才没有!就……有一点点想了,所以才迫不及待来找你了嘛。”莫言脸色微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细微。
  
      “其实,我也在想阿言。”刘协直言不讳,紧紧搂着莫言,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对了,我买了点东西,你肯定想不到。放在马车上了,我去拿来给你看。”莫言想要挣脱怀抱,可刘协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反倒是拥抱得更紧了。“你我难得出宫,不急于一时,不如多看看美景。”
  
      “好吧,都依你咯。”莫言依偎在他怀中,享受着彼此之间的温馨甜蜜以及难得的野外风景。“今日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蝴蝶儿忙蜜蜂也忙小鸟儿忙着白云也忙啊……1”甜美轻快的歌声从她口中倾泻而出,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而幸福的微笑,清澈的眼眸里尽是刘协的身影。歌曲唱完,莫言一脸不解看着刘协,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来个完美的kiss吗?春意他们所在的位置根本看不到这里,咦?在宫中的时候,她的夫君可不是这样的,平日里就会“欺负”她。莫非身为古人的他,在外不敢如此?好吧,那就让她勉为其难献吻一下咯。心动不如行动,莫言踮起脚尖,捧着刘协的脸,正欲吻唇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莫言的背后响起,接着就伴随着刘协的轻笑声,“夫人,我可没跟你说过就我一人呢。”“刘伯和,你太过分了,就知道欺负我。丢脸死了。真是……”莫言满脸通红,耳根更是隐隐发烫,她根本不敢抬头。
  
      “陛下,你看这些够不够,若是不够子建再去找一些……冲撞圣意,子建罪该万死!”曹植双手拎着枯草与树枝,回到了河岸处,谁知让他撞见了这等事——当今陛下,怀中抱着一位男子,更让曹植瞠目结舌的是……那个男子主动亲吻陛下。站在曹植的位置,他所看到的就是对方吻了陛下。曹植捂住双眼,赶紧转身,即便他才思敏捷,可面对“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之事,他竟不知如何是好,曹植的过目不忘是出了名的,他转身以后,想着男子的身形,似是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好了,是你我都认识的人。”刘协牵着莫言的手,向着曹植走去。“子建,你在想什么呢?还不快点转身见我家夫人。”
  
      “都认识的人?”莫言听得此言,再加上刘协温暖的掌心,她紧张的心情逐渐平复。莫言见那人一袭青衫,背影确实有几分眼熟,正在思索对方身份时,刘协一语道破——子建,是曹植。
  
      “是你!”莫言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俊朗少年,自清宴宫后,一年未见的曹植又长高了些,面容气质更比那时成熟不少,不过仍有未脱的稚气。
  
      “子建见过殿下。”曹植心中松了口气,根本不是什么男子,而是女扮男装的皇后,他向着莫言俯身行礼。记得在清宴宫上,她的惊鸿一舞,言行举止根本不像是曹植眼中的莫言。原以为是另一个相似之人,可这样女扮男装出宫游玩的人,除了他所见过的莫言,还能是谁呢?还有,她若不是莫言,那兄长曹丕又为何违背父亲的命令,让她直闯承光殿,最后还被父亲责罚仗打四十……责罚一事,身为皇后的她定然不知。曹植行礼时,就看到了二人腰间的紫玉佩,他们的手更是紧紧相握,莫言脸上的微笑更是说明了一切,帝后情深。曹植不禁想起了在外征战的曹丕,即便这个兄长冷漠寡言,可曹植知道曹丕放不下莫言,不然他也犯不着拒绝母亲为他安排的亲事,身世清白、温柔贤淑、貌美倾城的姑娘都不要。曹植不禁为曹丕感到无奈,事已枉然,还望这个兄长早日明白,世间女子不差这一个。曹植这时根本不懂男女之情,他想想很简单,做起来可不是如此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