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五十五章 抓周之日

第五十五章 抓周之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六年三月三日,是皇长子刘承周岁的日子,上至天子刘协,下至内侍宫人,无一不为皇长子刘承庆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藏不住的欣喜。可却有一人例外,尤其是当皇长子进行“抓周”以后,她更显沉闷,与平日里的模样相差甚远。这个人就是陛下的发妻,外人眼中的皇后“伏寿”,刘协心中的妻子“莫言”,更是刘承的生母。
  
      莫言的闷闷不乐还要从建安五年四月说起,她在三月的时候生下刘承,身子还未康复,又一心一意照顾刘承,当时的她还未解开心结,不能正视自己与刘协的情感,再加上关羽入宫,还有正月“衣带诏”事件、董琳之死对她的刺激等等……这些都让她忽略了一件本可以改变的史事,若那人不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很有可能因此而改变,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若这个时候有人袭击许都,迎接天子,那么刘协与她的命运都不会是悲剧了。可是这些,都只不过是她后来的悔恨罢了,莫言责怪自己没能早点想起来,她就可以提醒刘协写信告知孙策,孙策就不会英年早逝了。
  
      真不知道是“一孕傻三年”还是“术业有专攻”,莫言根本忘记了建安五年四月孙策遇刺这一事。莫言确实喜欢三国这段历史,可是她最了解的还是曹魏,蜀汉与东吴她了解得并不透彻,只认得部分人物以及少数战役。莫说蜀汉、东吴,即便是最了解的曹魏,她都不能记得所有人物以及相关事迹。她一个普通的女生,要想把三国这段历史记得清清楚楚,倒背如流……她根本做不到。
  
      所以,她忽略了“小霸王”孙策,更忘记了孙策英年早逝的原因。建安五年,孙策听说曹操与袁绍正在交战,秘密训练军队,部署将领,准备渡江北上袭击许都,迎接天子。当时消息曾传入曹操军中,诸位将领十分惊恐,惟独郭嘉预言孙策会有意外,劝说众人不必担忧。孙策曾杀许贡,其门客隐藏在民间,一直在找时机为其报仇。就在建安五年四月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而这一切正如郭嘉先前的预言——孙策在丹徒山中打猎,遭遇许贡门客行刺,孙策面颊不幸中箭,刺客当场被杀。孙策中箭后,创痛甚剧,请来张昭等人托以后事,当天深夜而亡。
  
      古时的消息本就不便传达,再加上孙策身份特殊,曹操极有可能下令封锁消息,所以一直到建安五年九月,天子刘协才得知孙策之死,莫言发觉刘协的异样,旁敲侧击下问到了答案——孙策身亡。莫言追悔莫及,恨自己不能早点想起这件事,如果她能想起,就可以让刘协写信通报孙策,那孙策不会遇到刺客,他迎接天子,所有的局面都可能发生改变。
  
      莫言非常在意这件事,她一度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时常陷入悔恨之中,可为了不让刘协、玉娘他们担心,她白天就跟个没事人似的,深夜常常难以入眠,经常是看着刘协的睡颜或者是抱着刘承来回踱步,这才有了困意。先是“衣带诏”事件,她没能阻止董琳的死,以及同样没阻止孙策的死,下个会是谁?九月之后,每一次难以入眠,莫言就这样反复思忖,她仅凭三国的认知能否改变她与刘协的命运?她与刘协又能依附谁呢?即便知晓三国历史,若无运筹帷幄、深思远虑的智囊还是不能扭转乾坤。她的夫君这般在意汉室的江山,可她能做到如此么?她在意的只有她的夫君与孩子,还贪念着心中的梦想,当她决定留在刘协身边时,就知道梦想终为泡沫。
  
      辞旧迎新,逢建安六年。日子一天天过,莫言看着刘承一点点成长,刘协待她温柔宠溺,更视刘承为亲生骨肉,疼爱有加,寄予厚望。二月的时候,刘承更是开口唤了莫言一声“妈妈”,莫言热泪盈眶,刘协既欣喜又失望,莫言破涕为笑,笑称“很快,他就会喊爸爸了,在我们家乡,爸爸就是父亲的意思。”所以,莫言的心情逐渐转好,内心不再阴郁。
  
      三月三日,刘承年满一岁,所有的人都在为他庆贺。刘协抱着刘承,一边逗弄,一边走动,懵懂的刘承望着他,小嘴弯弯,乐个不停。莫言无心照看刘承,一双清澈眼眸盯着摆放“抓周”物品的宫人,看得出神。
  
      “夫人,怎么了?”刘协见莫言心事重重,忍不住开口问她。
  
      “没事,我只是在想承儿一会儿会抓什么。陛下抱了好长时间了,换我来抱吧。”莫言伸出双手,想从刘协手中接过刘承,不过刘协没有给她机会,还是抱着刘承。
  
      “还是朕来抱吧,承儿愈来愈沉了,朕怕累着你。是吧,承儿?”刘协拉起刘承的小手,在莫言脸上轻轻触碰,感受到母亲的脸庞,刘承奶声奶气唤了一句“妈妈。”“承儿偏心,何时能喊朕‘爸爸’。”刘协回的话颇有些吃醋,言语酸涩。
  
      “我的陛下,承儿还小,别太着急嘛。何况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承儿的,那自然是先学会说‘妈妈’的。”
  
      “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就你嘴甜。”
  
      “承儿的眼眸越来越像你了,澄澈明净,仿若星辰。”刘协夸赞刘承的双眸,更是借此表达他对莫言的爱意。
  
      “他一个小孩子,眼睛里能有什么?”莫言看着刘承,他的眼眸确实像她,等他再大些,就不知还能再像她几分,她真不希望这孩子会像那个人。
  
      “陛下,殿下。一切准备妥当,可以开始了。”负责摆放的宫人行礼告知二人。
  
      “你退下吧。”刘协屏退了宫人,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以及即将“抓周”的刘承。
  
      刘协轻轻将刘承放于席上,在刘承眼前的是——笔、墨、纸、砚、剑鞘、箭羽、钱币、兵法、诗集、奏章、吃食。这些东西全部处理过,尤其是剑的剑鞘,以及箭的箭羽,为了保证不伤害刘承。刘协随后放了最后一样——代表着天子之权的皇室玉玺。
  
      “伯和?”莫言不敢置信地看着刘协,她即便没看到玉玺上的字,那威严逼真、象征着帝王之位的龙,亦是告诉她,这是刘协持有的“皇室玉玺”。
  
      “嘘!让承儿选。”
  
      刘承被这些东西围绕着,他的眼睛里满满的好奇,几次伸出小手都没有抓住其中任何一个。刘协在他身旁耐心等待,莫言满脸着急,她没能忍住,直接将玉玺推至刘承的面前,只要他动动小手,他所抓到的就是“皇室玉玺”,象征着天子之权,帝王之位,更是意指皇位掌握在刘协手中,刘承是皇位继承的不二人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