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六十章 私见密令

第六十章 私见密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八年的三月三日,皇长子刘承三岁了。刘协与莫言在清宴宫宴请伏完,其一是为刘承庆贺生辰,其二是让莫言、伏完相聚。在莫言的心中,她早已将伏完当做自己的父亲,想替消失不见的伏寿多多孝敬父亲,难得见到伏完,莫言一时多饮了几杯酒。刘协见她脸色微红,面带醉意,便让她带着刘承,与玉娘等宫人早早回了椒房殿。
  
      等莫言回了椒房殿,刘协送走伏完后,他没有去椒房殿,反而去了承光殿。戊时,殿内烛光摇曳,刘协一人独自在承光殿,他还特意屏退了内侍与宫女。刘协翻阅着桌案上的奏章,剑眉微皱,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无心顾及奏章的他,将手中奏章放于一旁,找出未书写过的竹简,他收了衣袖,提笔写之。
  
      殿门被人推开,刘协刚好写完最后一个字,他抬头看向来人,对方一身内侍衣着,低头走至殿内中央,他跪拜行礼道“臣参见陛下。”刘协起身,上前扶他起身。“伏卿不必多礼,可曾有人认出你?”
  
      “谢陛下。回陛下,臣照陛下的旨意,与陛下身边的内侍互换了衣裳,他现在以臣的身份回伏府,臣一路谨慎,不曾让人看见面容。”来者正是伏完,他仍是毕恭毕敬之态,即便女儿伏寿贵为皇后,他依旧没有忘记自己是臣子。伏完在宴席上收到内侍传来的绢书,他偷偷藏于衣袖之中,等离开清宴宫后,他与内侍互换衣裳,悄悄来到了承光殿。
  
      “朕要你做一件事。”刘协回身拿了桌案上的竹简,再回到伏完身边,递给伏完。“朕要你找寻这些人,而其中第一个人就是陈祎。”
  
      伏完接过竹简,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陛下。“陛下,这些可是曹操的人。”
  
      “是曹操的人又如何?这些人会好好追随他?朕看未必。朕年少时曾跟一位名师学过剑术,听他说过,有许多人拜过他门下,而这其中之一就是陈祎。朕记得他提起过陈祎,此人不爱官职,不爱名声,惟独对武学有着浓厚的兴趣,而他又向来是独身一人,无拘无束惯了。这样的人,如何能在曹操麾下担任官职?倒不如让他来训练朕的死士。曹操虽然打赢了袁绍,可是这些年他征战数次,早已军中大损,还有袁绍之子、其余党羽等着他,他一时之间顾不上朕,朕可趁此间隙笼络势力。他虽不在许都,但宫中布满了眼线,朕此前未有行动,就是要让他的眼线告诉他,朕相安无事。”刘协此前失败过一次,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一直失败,他不能断送了汉室的江山。刘协的眼底是不容置疑的燃燃烈火,他这一次绝不能再输,势必拿回他应有的一切。他之前确实想依靠皇叔刘备,可皇叔现在的势力,已今非昔比……莫言说过的话,他还谨记于心。“刘皇叔可以用,但陛下不可以全然信之。”
  
      “死士?”
  
      “朕要你们训练五千死士,十年之后,朕要他们为我所用。伏卿,你不用先答复朕,毕竟此事非同小可,若败了,你有性命之忧。”
  
      “臣乃陛下臣子,自当是为陛下分忧解难。臣愿为陛下找寻陈祎等人,即便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伏完再次跪拜在地,他磕首之声在殿内尤为清晰。刘协在他跪下以后,同样也向他跪拜,伏完见此以后,大为失色。“陛下!切不可如此!陛下是天子!”伏完慌张扶他起身,却被刘协推开了手,“你受得起朕这一拜。朕可以相信的人不多,伏卿是其中之一。于汉室江山,伏卿不畏艰难,没有任何犹豫,答应了朕。于内,伏卿是皇后之父,更是朕的岳丈。”
  
      伏完见陛下执意如此,只得放手,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望着陛下,开口问道“既然如此,陛下可否答应臣一事?”
  
      “伏卿即便不说,朕也会这样做,她不只是大汉的皇后,更是朕的夫人。朕绝不会让她知道此事,此事对她而言,太过沉重。”
  
      “谢陛下。臣会依陛下密令行事,为陛下找齐这些人,更会在十年之后,为陛下送上五千死士。”
  
      伏完走后,刘协在承光殿待了许久,他回想起了过往种种,那些曾经的厮杀在他眼里浮现,那些为他逝去的人……汉室在摇摇欲坠,他要匡扶汉室,他要告诉曹操,还有全天下的人,汉室江山仍在他刘协手中。
  
      可是,他似乎还没有问过自己,到底是天下重要,还是她重要?莫言所说的,与他想要的能否共存?还是赢了一个,输了一个?亦或是两败俱伤?十年,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呢……
  
      椒房殿,静谧的内室,莫言躺在床上,刘协坐在她的身边,为她掩好被褥。刘协在她熟睡的脸庞上落下轻轻一吻,他刚想回身吹灭烛火时,莫言惊醒而起,她的声音是明显的哭腔。“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