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六十五章 帝后密谈

第六十五章 帝后密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十年的四月,许都皇城的承光殿,静谧的深夜。
  
      刘协在翻阅简牍,他剑眉上扬,目光灼灼,时而会落笔。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烛火逐渐微弱。他收了简牍,剑眉微皱。“不好。说好回椒房殿的,这都几时了。”
  
      “亥时了。孩子都不知道做了几个梦了。也不知道你看什么东西,能把你看得废寝忘食了。”刘协望向殿门,来人正是他的夫人,莫言。莫言拿着食盒走到他的身边,放下食盒,又挑了烛火,烛火再次照亮了承光殿。“承儿都知道照顾弟弟妹妹,你个做爸爸的都不回来看看孩子们。饿了吧?不要以为是我特意为你做的,只是玉娘惦记你,我才勉为其难做了这些的。”
  
      刘协知道,莫言绝对没有埋怨于他,在他眼里,妻子细心而温柔。与莫言相伴五年有余,恩爱如初,她虽然还像以前那样,明朗直率。可是就像莫言说的,她努力做“贤妻良母”,细心照顾他与孩子们。在今年的正月九日,莫言再一次诞下孩儿,且为双生子,一龙一凤。这一次,刘协让莫言为孩子取名,莫言看了眼刘协身上的紫玉佩,又摸了摸身边的紫玉佩,同样是一龙一凤。“哥哥叫刘瑜,妹妹就叫刘瑕吧。‘瑕不掩瑜,瑜不掩瑕’,他们就像是一对美玉,谁也离不开谁,就算有所缺点,也掩盖不了他们身上的光芒。他们的哥哥叫刘承,更要承担着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雕琢美玉,在夫君,在我,亦是在承儿。”“好,听你的。承儿如今做了哥哥,可以为他取字了。承儿字永琂吧。琂,‘石之似玉者1’。更似我夫人,阿言。”
  
      刘协看了一眼莫言做的饭菜,皆是他爱吃的,他面露微笑。刘协正想搂莫言,却被莫言打了手。“别不正经,先给我好好吃饭。”刘协只得听从吩咐,点了点头。“是,夫人。诶?都是我爱吃的?一定是夫人不小心给我做的。”刘协微挑剑眉,故作惊奇。莫言在一旁偷笑,托腮看他吃饭,见他津津有味的模样,也不枉费莫言准备了许久,可莫言知道,自己的厨艺远远不及玉娘,莫言心里温馨而甜蜜。
  
      “多谢夫人。”刘协趁莫言收拾碗筷的时候,迅速拉她入怀,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莫言无奈一笑,伸手轻轻触碰他的脸。“伯和,先让我收拾。”刘协吻其额间,松了手。莫言很快就将碗筷收拾好,放入了食盒。
  
      “阿言,这个我想让你看看。”刘协见莫言收拾好了,将先前翻阅的简牍递给了莫言。“让我看?”莫言柳眉微皱,一脸疑惑地接过简牍,细细看之。虽不能读至通透,但大致意思她能明白。一边儿翻阅,她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等她完全看完了,她再将简牍归还至刘协手中。“我很开心,夫君的身边仍有这样诤言进谏的忠臣。这简牍上还有你的笔迹,夫君觉得好怎还来问我?常言道,后宫不得干政。这算是让我干政了吗?”
  
      “这是侍中荀悦所撰写的《申鉴》2,读之便忘记时辰了。你我是夫妻,我觉得好就想让你看看,何来干政?你原先说过,《汉书》难读。所以此前,我跟他说,《汉书》累赘,就让他仿《左传》体例,用纪年体的形式另撰《汉纪》。”
  
      “真的?”莫言半信半疑。刘协伸手轻轻捏她脸颊,笑之。“为夫怎会骗夫人?只是怕你今夜看了,就会冷待于我。明日,就让你看。”只要是莫言说的话,刘协一定会记在心里。莫言拉过刘协的手,在他脸上轻轻一吻。“谢谢夫君。”
  
      莫言依偎在刘协的身旁,刘协所做的一切,她自然是感动的。不过荀悦的《申鉴》,却更令她为之动容。三国时期,荀氏盛名,无人不知,如荀彧、荀谌、荀衍、荀攸等等……其中荀彧更被人敬称为“荀令君”、曹操称其“吾之子房”,一生建功无数。而荀悦,莫言只知其名,不知其人。而如今看来,荀悦确实是个有用之才,更是一位汉室忠臣。
  
      莫言为刘协感到开心,她看着刘协的脸。可是刘协的神情却与莫言完全不同,他面色凝重,剑眉皱起,莫言为他抚平。“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个表情。”
  
      刘协闭上双眼,深深呼吸,再叹气,他拉过莫言的手,紧紧相握。“能有这样的忠臣,我甚是欣慰。他写得极好,可我却不……”
  
      莫言主动亲吻刘协,她用薄唇堵住了刘协接下来的话。待短暂的拥吻结束后,二人抵额相视。“伯和,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的明君。你不会让他失望,更不会让我失望。”朝政一事,莫言不懂,她只懂她的夫君刘协,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说刘协是傀儡皇帝,不相信刘协是明君,可她相信刘协,他只是生在了乱世,朝政大权由不得自己。
  
      “恩。比起这个,我其实更担心荀悦的身体。他快到耳顺之年了,如今身体甚是虚弱,常常犯病。天冷的时候,我见他腿脚不利索,就想免了行礼。他却告诉我,‘老臣是老了,即便是老得不能动了,只要老臣还在世,老臣就一定要行礼。’荀悦是我的臣子,他什么心思我很清楚,可他现下的情形……”刘协没有再说下去,他搂着莫言轻声叹息。
  
      “我明白。我都明白。”莫言挽着刘协的手臂,脸上淡淡一笑。刘协的胸襟,他的仁德,都是莫言所欣赏的,她爱刘协,当然能明白刘协的言下之意。荀悦年迈,不知上天还能给他几年的寿命。其次,刘协若想夺回帝王之权,不是一朝一夕就可完成的,仅凭荀悦一人出谋划策,这远远不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