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六十九章 只因相似而替代

第六十九章 只因相似而替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夫人!你是多聪明的人,今日怎会如此糊涂?你看她带着弟弟,二人过得十分艰难,心软善良的你要收留他们,青竹只能听从于你,即使我心里千般万般不愿意,但夫人开口了,我能有什么办法?但是你怎能让她见公子?夫人如此做,是亲自送她去公子的枕边吗?她哪里是“身体不适”,哪里是“笨手笨脚”,她根本就是算计好的,要让公子注意她,公子让她送衣裳,不是正如她意了?”此时的青竹跪在地上,她眼眶泛红望着甄宓,紧紧抓住甄宓的衣袖。
  
      “青竹……你!”向来温婉的甄宓竟有些愠怒,她伸出右手,手微微发颤。
  
      “夫人,你是要为她打我吗?青竹是一心为你啊!我一直都觉得郭照不是个甘于久居人下的女子!”
  
      “住口!你若再胡言,我当真不顾主仆情分。你从以前就这般说她,到了如今还是如此,郭照她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厌恶,不惜恶言诋毁?你可知,若她没有失去父母,没有与亲人分离,没有流离飘泊,没有寄人篱下……她本应该与我一样,闺中读书习字,琴棋针绣,到了出嫁的年龄,再许婚好人家,可惜她全都没有。即使她流离飘泊,寄人篱下,她一直在苦苦找寻自己的弟弟,没有放弃过。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她时,她明明比谁都饥饿,可还是把最后一碗粥让给了孩子。青竹,这样的人,怎会是你口中所说之人?”甄宓忆起初见郭照的情形,她问郭照难道不饿吗?郭照回话当然饿,可是那孩子比她自己更需要,那时的邺城在下雨,全身淋湿的郭照,在她面前倒下了。这样的女子,甄宓选择相信。而对于曹丕,甄宓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她记得曹丕曾经说过的话,他会好好待她的。即使甄宓是古代女子,她仍盼望着与夫君曹丕相伴一生。甄宓曾在成婚之日告诉青竹,“想要的太多,就会失去的更多,我只求他真心待我足矣。”可现在的甄宓,不也是想要的更多?
  
      “夫人,我说什么都无用了,青竹希望日后你不会后悔。”青竹松了手,她低垂着头,忍耐许久的眼泪滚滚而下,她挣扎着起身,向甄宓行礼后便匆匆退下。
  
      “青竹……”甄宓轻唤着青竹,见青竹如此,她不免有些懊恼,青竹是她的贴身侍女,自幼就在身边相伴,胜似主仆,她刚才之言未免太重,青竹只是担心自己。
  
      郭照端着曹丕的衣裳,在门前伫立。她低头看着手中的衣裳,咬了咬唇,她一想起自己的“愚笨之举”,就后悔不已!在心中无数次悔恨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敲门。“公子,奴婢给你送衣裳了。”
  
      “进来。”听见曹丕的回应后,郭照轻推屋门,悄悄走入书室,室内燃烧的炭火让她不再寒冷,温暖许多。只见室内烛火明亮,曹丕伏案阅书。郭照偷偷看了他一眼,他手执简牍,神情专注。郭照怕曹丕发现,她只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快步走向曹丕,将手中的衣裳呈上。
  
      曹丕放下手中的简牍,他起身走到郭照的身边,弯下身说道“你很怕我?还是你曾见过我?”曹丕笃信这个女子只是与她有些相似,并非是她。曹丕看见她的第一眼,惊喜又失望,惊喜的是他以为又见到了她,等回过神来,再仔细一看,并不是她,他又是惊喜过后的大为失望。她身在许都的皇宫,自然不会在邺城。每每想起她,曹丕的情绪总难以自控……眼前这个女子,曹丕细细打量,比方才稍显平静,但仍显一丝拘谨。
  
      “公子乃俊杰,断然不会因此为难奴婢,奴婢又何谈害怕公子?奴婢还请公子穿上衣裳,若是因此受寒,奴婢难辞其咎,更对不起夫人所托。公子要责罚,等穿上了衣裳再责罚于奴婢。”
  
      “呵。”曹丕轻笑一声。“你可真会说话。抬起头来让我瞧瞧,我倒想看看你长得如何,能不能配得上你这巧嘴。”
  
      等曹丕走到郭照身边时,郭照早已跪下,她双手托着衣裳,曹丕说话时,温热的鼻息尽在她的耳边,冷漠而低沉,郭照的耳根微微泛红。“奴婢……”
  
      还未等郭照说完,曹丕的右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郭照手中的衣裳缓缓落下。曹丕幽深的眼眸,藏着眷恋与温柔,他松了手,手背轻轻触碰她的脸庞,曹丕像是看到了莫言。郭照本就对曹丕有心,即使那年她未曾见过曹丕的面容。仅仅一次“施舍之恩”,她便将这个男子永远记住,正是“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所以,郭照没有反抗曹丕,她含羞凝望着他,时间仿佛凝固。
  
      郭照生得俏丽娇媚,五官与莫言有七八分相似,若是让从未见过她们的人来辨认,只怕会混淆,唯有仔细辨认,或是熟悉她们的人才能看出有所分别。郭照的肤色不及莫言白皙,身形比莫言更瘦弱,看似更为柔弱,郭照说话的声音也与莫言有所差别,她的声音不及莫言动听。浅弯柳眉,与莫言相同,而郭照的眼眸是远远不及莫言的,莫言的眼眸永远是泛着清澈灵气,还带着她固有的倔强。与莫言相比,郭照的眼眸甚是普通,不过郭照的一点泪痣却让眼眸更显明亮,仿佛会说话。郭照的左眼的眼角处有一颗小小泪痣,若她眼眸一动,泪痣为她添了娇媚。
  
      “你除了弟弟,可还有别的亲人?”曹丕起身,他转为询问的口吻。这世间,除了一脉相承的亲人,当真有如此相似之人?曹丕虽然不相信莫言会有同胞姐妹,但对于这二人的相似,他确实是难以置信。
  
      “回公子,奴婢自幼失去父母,家中有二兄,另有一姐一弟,二兄均不幸离世,姐姐早已离乡出嫁,奴婢身边唯有年幼的弟弟相伴。”虽不明白曹丕为何问自己亲人,郭照还是一一说出了,如今她的亲人只有幼弟郭成,她曾想过去找姐姐,但想起姐姐的夫家日子也不好过,所以她放弃了。
  
      “你叫什么?”
  
      “回公子,奴婢唤郭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