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七十六章 言归于好

第七十六章 言归于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椒房殿内,破碎之声,刺耳如锥。
  
      莫言将自己一个人关于内室之中,所有的宫人全部被她赶出内室,就连玉娘也一同赶出门外,玉娘迅速屏退了宫人,只留下她与刘协二人。
  
      “我不听!我不听!你走啊!你给我走!我为了你不惜一切,甚至是‘九死一生’,你却在宫中‘金屋藏娇’?什么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人,全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就我天真,多年前被骗一次,现在又被骗一次!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走!走得越远越好!去找你那曹贵人去!我死了的话,你也可以‘续弦’了!”悲痛嫉恨交织,莫言早已不能冷静,更不能想起往日之夫妻情意,她在外危险重重,一回宫就见到最爱之人与其他女子亲密如此,她又如何冷静呢?唯有关于内室之中,摔物泄愤,泪如雨下。
  
      世间最利的武器是什么?或许就是这般伤人的言语吧,不用刀剑就可以将人的心千刀万剐。刘协手握成拳,重重落于门上,发出沉闷之声。“莫言,在你心里,我就是这般薄情之人?你为何不让我解释清楚?你我这些年的夫妻情意,难道都是虚假的吗?还是……你一直都想远离皇宫?从未变过?”
  
      “对!我一直都想离开皇宫,我受够了皇宫的束缚!我这次回宫是要带走……”
  
      “莫言!孩子们都是无辜的,你不要将他们卷入我们的争吵之中。你是他们的母亲,孩子们如此年幼,竟也舍得让他们独留在宫中,你可曾想过瑜儿瑕儿如何哭诉找你这个亲生母亲的?”
  
      “若不是为了你,我断然不会如此!你与他们都是我一生不可或缺的!只是现在看来,你心中可以缺了我!”
  
      “殿下!”玉娘心急开口,她再不开口,这二人更是加深了彼此误会。
  
      “玉娘,你不用说了,让她待在椒房殿内。朕不想多费口舌。既然她让朕找曹贵人,朕就如她所愿。曹节虽比她年少,但远远比她更明事理,更是个善解人意之人。”刘协言语冷漠,更是从“我”的自称变成了“朕”。待刘协说完,他就踏出了椒房殿。
  
      “陛下!”玉娘立即追上刘协的脚步。
  
      “去找你的曹贵人吧!别再回椒房殿了!”莫言的右手重重捶于碎片之上,碎片划破了她的手,鲜血滴落于地,伤口的疼痛远远不如她此时心中的悲痛。
  
      是委屈?是怀疑?还是嫉妒?莫言不知,她只想一个人待在椒房殿中,好好哭个够,所有人的话都听不进去。
  
      不知是何时,夜色已来临。莫言逐渐清醒,许是哭得太久,她昏昏沉沉的。守在床边的玉娘,见她清醒了,伸手替她轻揉穴位。
  
      莫言拉过玉娘的手,轻轻抱着玉娘,她轻唤了一声“玉娘。”往日里最好听的嗓音,变成了沙哑之声。
  
      “殿下,玉娘会一直陪着你的。殿下有什么想要说的,都告诉玉娘。”玉娘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如从前的温柔关怀。
  
      “玉娘……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还是不能……改变……命运……我……一路艰辛……甚至九死一生……他却……”莫言抱着玉娘,哭泣不止。
  
      “命?何为命?世间何人可知?”玉娘只是喃喃叹息,只此一句,她便不再言语了。直至莫言再次入睡,玉娘替她掩上被褥,看着沉睡的莫言,她道“殿下,你错怪了陛下啊!隐瞒殿下,就是担忧殿下会心生误会。”
  
      “她睡了?朕想看看她。”
  
      “是。”
  
      莫言依稀梦见,有人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紧紧握着她的手,那人又轻轻一吻落于她的眉间,最后怜惜吻于她受伤的手。
  
      等清晨时分,莫言这发现只是一场梦,没有人在她的身边,眼眸之中尽是失落。这个时候,她忽然想起了春意,她在司马懿身边还好吗?司马懿有好好待她吗?
  
      这一月之中,莫言又如从前那般,细心照顾三个孩子,四月未见,孩子们又长高了不少。懂事贴心的刘承,常常为他的妈妈分忧,比如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或者是将上课所学的知识一一告知。刘承年幼,却不怕艰苦,小小年纪就会磨炼自己,伏完亲手所教的武学之事,他都牢牢记在心中,一有空就习武,如练剑、射箭等。聪颖细心的刘承,更是察觉了父母的异样,即使他们有所掩饰,每当有机会的时候,他总是缠着父母不让他们离开,但似乎没有任何效果……而且他发现,导致父母争吵的原因竟是曹贵人,曹贵人每次来椒房殿见妈妈,妈妈总是想办法避而不见,妈妈不喜欢她,理应随妈妈一起讨厌曹贵人,可是他心里总觉得曹贵人甚是亲切……
  
      一月后,这一日,宋都与刘承一同来找莫言。
  
      莫言见他们神色慌张,疑惑问之。“你们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阿言姐姐,陛下哥哥病了!”宋都刚说完,刘承就牵过莫言的手,澄澈明净的双眼看着莫言,接着宋都的话继续说。“母亲,是真的。父亲真的病了。你快去看看他吧。”
  
      ……
  
      泉清宫,是皇帝与后妃的沐浴之地。
  
      莫言本就有所怀疑,刘协一个成年人,怎么会不顾自己身体,何况他本就懂医术,再者他是天子,若是病了,自然也有太医令来照顾他。即使有所争吵,莫言还是深爱刘协的,听了二人之言,不免有所担忧。所以随了他们,来了此地——泉清宫。
  
      守门的内侍一见他们来此,便俯身行礼。莫言柳眉微皱,转身紧紧盯着二人。“不是说生病了吗?怎么带我来这里了?永琂,我怎么教你的?做人一定要诚信,不能说谎。”
  
      “母亲,承儿没有骗你!正是父亲生病了,所以来泉清宫沐浴。如今入夏了,暑热病邪,更难痊愈了。那么父亲来泉清宫沐浴又有何不对?你告诉我母亲,父亲他是不是在沐浴,他是不是生病了?”刘承不慌不忙解释道,又看向了一旁的内侍,内侍上前回答道“回皇长子,回殿下。陛下确实生了病,也的确在沐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