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七十八章 女王献策

第七十八章 女王献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十三年的正月,司徒1赵温延聘2曹操之子曹丕为僚属。曹操上奏天子赵温辟臣之子,选举不实,免赵温官,同月赵温免职、曹操下令修建玄武池,用以训练水师。
  
      二月,天子下诏撤除三公之职位,曹操丞相3之权尽握手中,朝中无人抗衡,众臣皆不敢言,唯有太中大夫孔融怒而斥之,上奏天子。曹操对其早有不满,孔融此举让曹操震怒,而光禄勋郗虑与孔融一向不和,郗虑秉承曹操的意思,罗织孔融的罪状,命令丞相军谋祭酒路粹上奏。于是曹操下令逮捕孔融,于八月诛杀,株连全家。朝廷众臣畏惧曹操,无人敢怒言。孔融一事,看似已过,实则暗流涌动。
  
      曹操恩威并施,委任冀州别驾、从事崔琰为丞相西曹掾,陈留人毛玠为丞相东曹掾,元城县县令河内人司马朗为主簿,其弟司马懿为文学掾,冀州主簿卢毓为法曹议令史死。
  
      三月,初春万物复苏,生灵冬眠而醒,昏沉不灵敏,正是打猎好时节。先前正月之事,令曹丕心生不满,曹真见他心情郁结,便好生宽慰,提议出城游猎,曹丕欣然接受,另携郭夫人郭照、邀约文学掾司马懿一同出游。
  
      “阿照,可是累了?若累了,不如与我同骑回府。”曹丕手拉缰绳,身下黑马缓慢些许,曹丕与郭照并肩前进。
  
      郭照含笑摇首,回道“妾身不累。啊!公子……”郭照一声惊呼,她被曹丕揽入怀中,曹丕牵过她的手,与她双手紧握缰绳,曹丕另一手搂住郭照的蛮腰。“听话。”不过简单二字,在郭照耳中却胜过千言万语,她点了点头,靠在曹丕的胸膛上,望向前方。
  
      “不愧是子桓,剑术骑射当世无双。这满载而归的野味,可足够我们吃上几日了。子桓,依我看,不如宴请长文、季重,我等一同享用此等美味,开怀畅饮,岂不妙哉?”曹真见曹丕一扫多日来的阴霾,他又向曹丕提议了设宴。
  
      “好。”曹丕接受了曹真的意见,他侧首看向另一旁的司马懿,一身绛紫色衣着的他,面容与初见之时并无多大差异,是个英姿俊秀的男子,身形似比当年清减不少。“先生,你也一起来吧。”
  
      司马懿微微低头,双眸隐去了锐利,此时流露出的只有恭顺谦卑,他拱手行礼道“臣谢公子美意。”
  
      “子桓!你这是做什么?你让司马懿一同出游,我忍了。你怎还让他来宴席?你看他那弱不禁风模样,打猎都不会。这出城许久,他才射杀一只白兔。他有什么能耐来我等宴席?我不同意!”曹真知道司马懿是曹丕看中的人,曹丕为表诚心,不惜亲手写书信给司马懿,一直在等他出仕。司马懿当上文学掾后,待人恭顺谦卑,做事勤于职守,曹真挑不出半点毛病。可正是如此,曹真对司马懿心存疑虑,而曹丕视司马懿如良师,根本不在意曹真的看法。游猎邀约,这下连私下宴席都要请司马懿?他司马懿何德何能?
  
      “子丹,先生一介书生,与我等怎能相同?再者,即便他善于骑射,他是要在我等面前射杀猎物,十发十中?子丹,你与先生等同重要,我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日后我还需你等辅佐。”曹丕看向曹真,这一番解释说得真挚,让曹真的不满减少许多,方才的剑拔弩张更得以舒缓。曹真这才向司马懿抱拳行礼“方才多有得罪,望先生原谅。”
  
      “将军如此。臣受之有愧。”司马懿连忙回礼。
  
      “先生,在我等面前不必拘礼。先生可是答应了?”曹丕直视司马懿,静等其言。
  
      “臣……懿谢公子美意。只是……”司马懿欲言又止,曹丕向其点头,示意他继续下去。“懿来宴席不合适,恐会遭人猜忌。懿不过是新任的文学掾,与公子自幼相识的将军固然不同,而长文兄更随丞相左右多年,懿又怎能去公子所设的宴席。若被丞相得知,此事非同小可,且定会影响公子日后前程。公子别忘了正月之事,丞相已有所不满了,这宴席不如放至将来再设。将军、公子,我知如此会让二位失了颜面,不过懿也是为了公子才这般直言,孰轻孰重二位自有定夺。”
  
      “司马懿你!”曹真愤怒地看着司马懿,奈何他听明白了司马懿言下之意,司马懿确实比他人目光长远,思虑周全。不过到底是被驳了颜面,曹真只得重哼一声,侧首不再看他。
  
      “阿照,你来说说先生所说之言如何?”曹丕低头看着郭照,幽深的眼眸藏着淡淡的温情。“说错了也无妨,不会失了先生颜面。”
  
      只此一句,郭照便读懂了曹丕,她轻笑。“妾身想着,若有先生在公子左右,这宴席早一日晚一日又如何?”
  
      曹丕嘴角上扬,与郭照一同笑着,他与郭照双手紧握缰绳。曹丕先是看了司马懿一眼,继而看向曹真。“先生,你可是欠我一次宴席,往后得补上。子丹,你也是。”
  
      在回丞相府前,曹丕、曹真、司马懿三人拜别。曹真虽是曹操养子,但因多年征战,累立战功,他前些年就搬离了丞相府另入府居住。而司马懿出仕,做了丞相的文学掾,举家前往邺城定居。
  
      曹丕紧拉缰绳,身下黑马停于丞相府门前。曹丕先行落地,他伸手至郭照身前。“阿照。”曹丕轻唤郭照,她低垂眼眸,顺从地伸出手。
  
      “公子!”郭照本以为曹丕是伸手接她,未曾想到是曹丕将她抱入怀中,郭照望着曹丕的眼眸,俏丽的容颜染上红晕。“公子你又作弄阿照。”
  
      “我记得你入府已有一年,怎还这般瘦弱?现在你身为我的郭夫人,不必再过流离飘泊的日子,如今总该把自己吃得丰腴些,也好为我生个孩子。等会儿我吩咐人,替你做些今日打猎的野味,你可得当我面好好享用美味。”
  
      孩子……郭照的眼眸是一闪而过的悲伤落寞,她何尝不想给曹丕生个孩子呢?她自幼流离飘泊,风餐露宿,居无定所。她远比其他女子体寒,故难以怀孕,她一直偷偷服用医令为她所配的药方,想为曹丕生一个孩子,是男是女她都喜欢,不为母凭子贵,只为这世间能有他们二人的骨肉。只可惜,她至今都未有身孕。
  
      “妾身听从公子的吩咐。公子可以放下妾身了吗?”为了不让曹丕察觉到自己的异样,郭照娇羞地低头。
  
      “你今日也累了,我抱你回屋吧。阿照果然聪敏过人,我不过教你几回,你便可以与我们一同骑行。再过些时日,我再教你打猎可好?”
  
      “哪里是妾身聪敏,不过是公子有心,妾身才能跟上。公子多陪陪甄夫人与小公子才是,怎能一直陪着妾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