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七十九章 各取所需

第七十九章 各取所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月,春雨绵绵,阴湿不去,接连数日不见太阳。这一日,终得以放晴,春日斜洒至椒房殿内。
  
      “妈妈,出太阳了。瑕儿想出去玩嘛。”已满三岁的刘瑕,她轻轻拽着莫言的衣角。莫言弯下身,伸手抚摸刘瑕的小小脸蛋,莫言动作轻柔又温柔,她的脸上尽是身为母亲慈爱的笑容。骨血真的很奇妙,随着刘瑜、刘瑕的长大,莫言渐渐发现这对同胞兄妹,越来越像身为父母的刘协与莫言。他们又为双生子,兄妹二人的面容与神态更为相似,兄妹俩的五官仿佛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良之处,天真灵秀,粉妆玉彻。
  
      “你呀,真是一刻都不安分!看看你那俩哥哥,就属你最活泼好动了。”莫言的嘴上虽是这么说,但还是给刘瑕穿上了外衣,时逢四月,春寒仍在,自然不能让小女儿冻着了。刘瑜、刘瑕同为双生子,但性格截然不同,常言道,三岁看老。这个时候的刘瑜比曾经的刘承、妹妹刘瑕更为安静乖巧,而妹妹刘瑕则活泼好动,想来长大后定也是如此吧,哥哥沉稳,妹妹率真。
  
      “妈妈最好了。”刘瑕嘟起小嘴,主动亲吻莫言的脸庞。“瑕儿,到时候你要乖乖听我话哦。等我们玩好了,去接你两位哥哥好不好?”莫言将刘瑕抱起,向屋外走去。“承儿大了,要读书很正常,你说你这个二哥,跟你一样是玩泥巴的年纪。怎么也非要跟着大哥去读书呢?他才三岁,能听懂啥?听你爸说,他在旁边还挺认真,也不闹。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我怀疑我生了个假儿子?”莫言还记得当刘瑜主动提出要与刘承共同读书的时候,莫言与刘协震惊到不敢相信各自的耳朵。等回过神来,就见刘协将刘瑜抱起,欣喜又骄傲。“不愧是我的儿子。”当然,刘协对三个孩子向来是一视同仁,关爱从不缺少。
  
      “好啊,接哥哥们!”刘瑕点点头。
  
      园林。
  
      雨后芬芳,花香弥漫,鸟儿吱吱。
  
      “瑕儿。妈妈给你做好了花环,你看漂不漂亮?”莫言亲手用海棠花做了个小小花环,替刘瑕戴上。粉紫色的玲珑花瓣,沾着凝结成珠的雨水,随着刘瑕的触碰,那雨珠瞬间化无。莫言牵着刘瑕的小手,陪她小心走至湖边,再将她抱入怀中,湖面倒映着母女二人的身影。
  
      “真好看,妈妈手好巧。奖励妈妈的!”刘瑕亲吻莫言的脸颊,莫言同样也在她小小脸蛋上落下一吻。“好了,我们出来的时间够久了,是时候去接你那俩哥哥了。”
  
      “瑕儿,那爸爸有没有奖励的?”是刘协的声音。莫言回身,刘协迎面走来,刘协轻轻接过刘瑕。“爸爸!”刘瑕唤了一声刘协,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瑕儿真乖。”刘协淡淡一笑,神情温柔。
  
      “你怎么来了?承儿瑜儿呢?”莫言向四处望去,不见两个孩子的身影,她刚想开口询问刘协的时候……“啊,伯和你干什么?”莫言被刘协单手拉入怀中,刘协一手抱着女儿,另一手搂着爱妻。
  
      “我的夫人,你不该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夫君?怎见我的第一句就是问孩子在哪儿?为夫可是真的伤心。”刘协低头,在莫言的耳边轻声耳语,语气故作沮丧。
  
      “怎么了?我是孩子的妈妈,问孩子在哪儿很奇怪吗?还有啊,别在瑕儿面前胡乱说话!”莫言伸手轻捏刘协清隽的脸颊,她清澈的眼眸映着眼前一大一小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其中的幸福甜蜜不言而喻。
  
      “阿言别动。”
  
      “怎么了?”
  
      “听我的,先别动。”
  
      见刘协如此,莫言只好依他之言,不再有任何动作。莫言用余光瞧见刘协的手从她腰间移开,紧接着感觉到发髻上有所触碰,刘协在她发髻上藏了一物。
  
      “瑕儿,快瞧瞧妈妈,是不是跟瑕儿一样好看了?”刘协拉着刘瑕的小手,引导她看向莫言的发间。天真灵秀,粉妆玉彻的刘瑕,此时笑得更欢了,挥舞着小手。“妈妈最好看了。”
  
      好奇的莫言走了几步,想借湖中倒影看清刘协究竟做了什么。莫言见到自己的发髻上藏了一朵海棠花,粉紫色的玲珑花瓣,为她添了几许艳丽,莫言伸手触摸花瓣,她不自觉上扬了嘴角。“谢谢,我很喜欢。”
  
      “阿言一句喜欢就打发我了?似乎不够吧?”
  
      “陛下!你别太“得寸进尺”!”得寸进尺?莫言看着刘协的脸庞,不禁想起曾经的回忆,那时的刘协还说过她“得寸进尺”。
  
      ……
  
      刘协抱着沉睡的刘瑕,与莫言牵手离开园林。莫言停了脚步,刘协剑眉微挑,看着身旁之人。“阿言?”
  
      莫言深深呼吸,与刘协四目相视,她说“曹贵人生病了,这事你知道吧?”自去年七月,二人言归于好后,莫言没有再为难曹节,曹节按时觐见皇后,莫言同样以礼相待。虽然因为曹节,莫言与刘协生了误会,但最终因为二人恩爱情意,误会消除。再者,刘协为何迎曹节入宫,其中缘由莫言比旁人更清楚,所以偶然间念及曹节时,更是心生怜悯,以曹节的容貌性情,嫁给哪个男子不会比宫中更好?莫言想起那首歌《一直很安静》1,其中有句歌词是,“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莫言与刘协,永远不会有第三者介入他们的感情。
  
      “我听说了。”刘协的回话竟有些冷漠,似乎此事与他毫无关系。
  
      “那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去看看她?她生病快有一月了,我早就免了她来椒房殿觐见。”
  
      “阿言,你今日在说什么胡话?你好像忘记了那个时候我们是为了谁而争吵的?”
  
      “我当然记得,那的确是我误会了。可是伯和,她为什么入宫,你最清楚不过了。我偶然想起曹节,总会可怜她,被自己的父亲送入宫中,无论是否得到宠爱,当她念及入宫的原因,怕也是寒心吧?何况正因为她是曹操的女儿,就算没有我,面对身为陛下的你,她亦是如何自处?伯和,我知道你心中有我,我也相信你。可是你这般冷漠对待她,若曹操得知,只怕是件麻烦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