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八十章 曹冲早夭

第八十章 曹冲早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月,已是初夏的时节,近来的天气很适宜。
  
      邺城的丞相府,笼罩在凝重的阴影之下,阴影使得每个人都异常的压抑,这万里碧空如洗1的好天气却没能洗净丞相府的一切。
  
      “吾怎会生出你这个残害手足的逆子!毒死冲儿,你下个要动手的是不是子建?曹丕,你眼中可还有吾这个父亲?”曹操的一双狭长双目,此刻瞪得赤红,痛失爱子的他已顾不得眼前的一切,更没有给过曹丕解释的机会。
  
      “大人,这其中必有误会,子桓他……”卞夫人跪伏在曹操身边,本想替曹丕辩解的她,被曹操重重推开。“夫人,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不必替他说话了,让他去牢狱里好好待着吧。来人,将这个逆子打入牢狱!”
  
      曹丕一手捂着额间的伤口,那是曹操拿着木盒砸向于他而导致的,伤口还在往外冒着鲜血,他的指间早已被鲜血染得殷红,鲜血沿着他的手滴落于地。屋门被曹操的亲兵撞开,“公子,得罪了。”亲兵压制曹丕走向屋外,曹丕由始至终未曾出声,更没有人看到他脸上的神情。
  
      “冲儿,我的冲儿!”环夫人抱着曹冲逐渐冰冷的身躯而哀声痛哭,她的脸上尽是泪痕斑斑。“我在府中向来谨言慎行,自问从未做过害人之事,为何上天如此待我!为何要收我冲儿的性命!”
  
      “给吾收了你的眼泪,别让你那俩儿子瞧见了。你们扶环夫人回屋歇息。所有人都给吾出去!”曹操的命令,何人敢不从?即使环夫人如此悲痛,两位侍女也只得用力分离环夫人与曹冲,伴随着环夫人的哀呼,所有人都退出了屋子,屋内只剩下了曹操。
  
      “吾儿,你不是总缠着为父,说何时带你去战场?为父想好了,你是吾的冲儿,更是曹仓舒,也是时候磨炼你了。”
  
      “冲儿,你怎么不说话?”
  
      “冲儿,是去见你子脩大哥了?你大哥走了十一载,你如今这么大了,他还能认得出你这个弟弟吗?”
  
      “子脩、奉孝……如今是吾之仓舒,他们皆为英杰,上天为何夺去他们性命!天不公,不公!”最终,曹操在曹冲身边悲戚落泪,这一刻他不是丞相曹操,只是一个失去爱子的父亲。
  
      ……
  
      半个时辰前。
  
      “父亲,父亲。”曹冲躺在床上,他已失去往日的少年风采,只有病中的苍白与虚弱无力。“冲儿,父亲在。”曹操坐于床边,他紧紧抓着曹冲的双手,一双狭长双目饱含着他作为父亲深沉的情感,同时又夹杂着他对于病榻上爱子的无可奈何与自责。
  
      “给冲儿的汤药呢?怎还不送来!若延误了冲儿的病情,吾便要取了你们的项上人头!”曹操怒目看向跪于中央的侍女们,他的怒斥让侍女们不敢有任何的言语,一个个皆跪伏在地,而屋内的气氛更为凝重而压抑。
  
      “父亲,不要再为难她们了。是我做主免了今日的汤药。”前些时日,曹冲因为病重已难以正常说话,今日的他虽还是虚弱无力,但说起话来却如以往一样的侃侃訚訚2。至于其中的原因,屋内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
  
      “冲儿,听父亲的话,按时服用汤药,等你好了,父亲带你去征战沙场。”曹操轻轻抚摸曹冲的脸庞,他似是觉得这样做能让曹冲恢复康健的面色,声音几近哽咽。
  
      “汤药太苦了,这汤药都快让儿子忘记其他东西的味道了。还是子桓哥哥好,知道仓舒惦念‘一合酥3’,特意为我送来了,本想留给父亲一起品尝,谁料仓舒贪食,竟一口都没留下。不知道哥哥使得什么办法,这‘一合酥’本就稀少珍贵,他是从哪儿寻来的?父亲从前赏给我的,我早已吃完,昨日与子桓哥哥说想念‘一合酥’的味道,他今日便送来了。”念及曹丕,曹冲的脸上浮现了笑容,往日他与曹丕最是亲近,对这个哥哥更是依赖。
  
      “是吗?他对你这个弟弟可比对他儿子更上心。”府中所有的‘一合酥’皆是曹操所赐,何人拥有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曹操看了一眼床边放置的空木盒,心知曹丕是何处取来的‘一合酥’。“呵,也就他会做此事。”
  
      “不能与父亲、哥哥们驰骋疆场了。”曹冲凝视曹操,眼里噙着泪。当曹冲闭上双眼时,两行清泪滚滚而下。“孩儿不孝,不能陪伴在父母左右了,先行一步去黄泉了,子脩大哥会在黄泉路上等我吗?他还认得我这个弟弟吗?”
  
      “冲儿,不会的。等你喝完汤药,一定会痊愈的。上天已经取了吾儿子脩性命,断然不能再取你性命!”曹操双目泛红,他几欲落泪。
  
      “等孩儿走后,父亲可否多陪陪母亲与我那俩年幼的弟弟,母亲为了我们,一直在府中谨言慎行,常有人说母亲软弱无能,但孩儿知道,她是这世上最坚强之人,为了我们,饱受府中他人的欺凌。”
  
      “父亲答应你,冲儿先答应父亲喝汤药,好吗?”面对病重的爱子曹冲,曹操早已不是他人眼中的曹孟德,他只是想让爱子康复的父亲,他近乎是恳求之语。
  
      “子桓哥哥与子建哥皆是父亲的骨肉,是孩儿的至亲,孩儿不愿看到他们二人手足相争……父亲一定也不愿意吧?子桓哥哥,他一直都很孤独,若父亲能多留意他一些,他一定不会如此的。无论父亲是为了什么,这些年对子桓哥哥的惩戒也该够了。难道父亲要到了覆水难收之时,才追悔莫及吗?若阿言姐姐还在子桓哥哥身边,他一定会比现在更好……”
  
      “孩儿说了这么多,父亲莫不是生气了?可是孩儿现在很疲倦……”
  
      “阿言姐姐,冲儿好想你啊。在我心中,你与子桓哥哥……”
  
      “父亲、母亲、弟弟们……”
  
      “是子脩大哥吗?你来接冲儿了吗?……”
  
      说完最后一句话,曹冲终闭上了双目,再无睁开之时,这世上再无“神童”曹冲。至于曹丕,只道他失去了一个竞争者,曹冲之死,于他是幸。可是,没有人知道,当日曹丕被抓去牢狱时,曹丕为他这个弟弟落了泪,因为他在这世上又少了一个亲近之人。曹丕伸出左手,轻轻抚摸额间的伤口,伤口早已处理过了,他右手重重砸向墙壁,由此发出强烈的闷声。曹丕失去的,他日后定要加倍索回,而他所受的痛苦,他更要加倍奉还。
  
      曹冲魂魄入梦?那夜,曹丕做了个好梦。
  
      曹丕梦见自己回到了建安四年八月的黄昏,他带着曹冲出府闲逛,与他记忆之中不同的是……他们没有遇见迎亲队伍。
  
      “子桓哥哥娶了阿言姐姐,那冲儿是不是该唤她一声‘嫂嫂’啊?”曹丕怀中抱着年幼的曹冲,曹冲懵懂地眨着眼睛,望着曹丕。
  
      “娶?”曹丕挑眉反问,他还未意识到这是个梦境。
  
      “对啊,哥哥你该不是忘记了?你下个月要娶阿言姐姐入丞相府。”
  
      “曹子桓!你若嫌我不好,直说便是!我还不愿意嫁入你们丞相府呢!”这般好听的嗓音,除了她还会有谁?
  
      曹丕回身,只见莫言迎着夕阳,向他们走来。莫言故意不理会曹丕,反而伸手至曹冲身前。“冲儿我们走。”
  
      “阿言,我……”此时的一切,让曹丕不知所措。
  
      “嫂嫂莫生气,一定是哥哥近来太忙了,所以才会忘记的。等嫂嫂入府后,冲儿不会让哥哥欺负嫂嫂的。”
  
      左一句“嫂嫂”,右一句“嫂嫂”,莫言被聪明的曹冲逗乐了,她摸了摸曹冲的脑袋。“真乖。”
  
      “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是说好带我去买首饰吗?”
  
      曹丕追上莫言的步伐,他伸手与之紧紧相牵……
  
      梦醒时分,当曹丕再次认清身处牢狱的事实,想起曹冲早夭,他竟有些恍兮惚兮。
  
      “公子怎会下毒杀害仓舒?仓舒可是他的弟弟啊!那‘一合酥’是父亲赐给叡儿的,因其稀少珍贵,便一直没给叡儿吃。今日是拗不过叡儿的吵闹,我才拿出‘一合酥’给他吃的,公子看见了便直接从他手中夺过,说是仓舒想念,要拿给他吃。他根本顾不上叡儿的啼哭吵闹,一人匆匆而去。公子怎么可能下毒?好,即便是下毒,这般匆忙,他又如何躲避所有人来下毒?父亲的悲痛,我们都能明白,可他不该如此怀疑公子!难道子桓不是他的儿子了?”听见曹丕下狱的消息,甄宓方寸大乱,她既担心于身处牢狱的曹丕,又为错综复杂的丞相府感到忧虑与寒心,将来会有那一日吗?袁氏之内争,曹家也会发生吗?
  
      “嘘!夫人!莫让他人听见了。是,我们都知道这‘一合酥’是怎么回事,可眼下丞相一心认定公子下毒杀害仓舒公子,这确实难以改变。青竹知晓夫人关心公子,可此事急不得啊,夫人要三思啊。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夫人理应想想小公子,父亲被自己的翁翁4抓入了牢狱,小公子见不得父亲,又见母亲这般模样,夫人于心何忍啊?”青竹虽是个性急之人,但是为了甄宓,只能相劝于她。
  
      “叡儿……子桓身处牢狱,难道我什么都不能做吗?”甄宓满面愁容,在屋内反复踱步。
  
      “若夫人信得过妾身,妾身有一办法。”郭照不顾阻拦的侍女,她俯身行礼,看着眼前的甄宓坦然而言。
  
      “郭……”对于郭照的出现,青竹心有不悦,她刚想说话,就见甄宓挥手示意,她与侍女只得退下了。
  
      “阿照,你有什么办法。”
  
      “一个办法,两个人。”
  
      “两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