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八十四章 逃亡 上

第八十四章 逃亡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十七年三月三日,许都与宛城的边境处,一辆马车正在驰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我儿子永琂生日快乐!”莫言轻轻拍手,为刘承唱着生日歌。白驹过隙,昔日还是稚童的刘承,至今也是十二岁的年纪了,长成了个翩翩少年郎,虽稚气未脱,但再过几年光景,必定是个丰神俊朗,英姿飒爽的男子。不过,随着刘承的成长,除了他那澄澈明净双眼,其面容愈发与曹丕相似,尤其是当他习武之时,他的神情更是像极了曹丕……刘承毕竟在刘协、莫言身边成长,又有荀谌的细心教导,他自幼聪颖过人,孝顺善良,谦卑有礼,更是善于洞悉人心。刘承从没让莫言费心过,他的懂事总能让莫言暂时遗忘过去的“伤害”,而刘协更未曾疑心,视为皇长子,对刘承寄予厚望。
  
      “大哥,我们这去得匆忙,没能给你准备好的生日礼物,这是我跟二哥给你亲手做得糕点。当然妈妈跟玉娘也一起帮忙了。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可以吃的哦!我跟二哥还给外祖父准备了,希望他能在黄泉之下也能喜欢。”七岁的刘瑕,天真灵秀,活泼伶俐,她总能在宫中逗得众人喜笑颜开,可她也经常惹一身麻烦,弄得大家啼笑皆非。刘瑕坐至刘承身旁,递给他亲手所做糕点。
  
      “瑕儿瑜儿做得?那哥哥要好好尝尝了。这份心意,哥哥很喜欢。”刘承接过刘瑕递来的糕点,欣喜一笑,他没有立刻品尝,反而将糕点妥善收好,一手拉着刘瑜,另一手拉着刘瑕。“我想外祖父他一定也喜欢你们做得糕点。妈?”刘承瞧着莫言的神情有些恍惚出神,不禁轻声唤道。
  
      “母亲!”刘承再一次唤莫言,这才将莫言思绪拉回。“啊?”莫言回神,她看着马车内的三个孩子。刘瑕见莫言如此,体贴地伸出小手,紧紧抓着莫言的手,莫言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蛋。“我没事。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心绪不宁。或许是太久没出宫的缘故,总担忧会出什么事。”
  
      “妈妈,这能出什么事?我们不就是去琅邪1拜祭外祖父吗?”刘瑕歪着小脑袋,不解地看着莫言。
  
      “我的好妹妹,妈这哪里是担心出什么事?不过是与爸暂别,颇为不舍罢了。妈,你别想太多了,爸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何况他一个天子,若与我们一同出宫,去琅邪拜祭外祖父,只怕是瞒不住的,即便是寻常不过的拜祭,也会被人曲解成什么不寻常的事。我想待他处理好朝政之事,宫中之事,定会寻得时机出宫的。你与他多少年夫妻,还信不过他吗?”刘承一语道出莫言心事,说得莫言哑口无言。不过是十二岁年纪,刘承竟能如此洞悉人心,思虑徇通2。他这般超乎年龄的成熟,莫言不知是喜还是忧。
  
      “永琂,你这是十二岁,不是二十一岁,能不能像个孩子一样不谙世事?我真的很担心,你以后怎么娶妻?女孩子的心事别看得太通透。说来奇怪,我总觉得你现在说话的口吻,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莫言忽然想起那年的“月夜星天”,那个肆意笑着的青衫少年,左不过比如今的刘承稍年长几岁。时光荏苒,她那时定想不到她会心甘情愿地困于乱世……
  
      “像?他能有大哥好看吗?”刘瑕好奇地问道。
  
      “瑕儿,你怎又是以貌取人?”一向安静,不喜多言的刘瑜终于开口了。
  
      莫言看着眼前欢闹斗嘴的兄妹俩,先前的担忧与念及伏完的哀伤减轻了许多。莫言低下头,她轻轻抚摸着腰间的紫玉佩,继而是左手无名指上的红线,多年的缠绕,终使得有隐隐可见之痕。
  
      许都皇宫,椒房殿。
  
      “劳烦玉娘了。”梳妆台前,铜镜映着女子的面容,她生得容貌昳丽,明艳端庄。宫中的内侍与宫人,或是宫外之人,只是见了她的背影,可能无从辨认她究竟是与否,但贴身照顾皇后的玉娘怎会不知呢?
  
      “曹贵人……”玉娘走至女子的身后,她喃喃道。玉娘的双眼不禁泛红,她伸出双手为其挽发,她的双手微微发颤。
  
      “我入宫五年,未能替陛下做些什么,这一次,就让我替陛下做他想做之事。”曹节缓缓闭上双目,她悄然落泪……
  
      椒房殿被兵卒层层包围,内侍与宫人跪伏在地。尚书令华歆、御史大夫郗虑得魏公曹操之命,持节策诏,派兵包围椒房殿,逮捕皇后伏氏,迫其奉上玺绶3,退避中宫,迁于它馆。
  
      殿门被兵卒重重推开,曹节与玉娘踏出殿门,玉娘持玺绶,曹节着一身繁琐的纯衣纁袡,这是莫言曾经所穿的婚服,如今穿在她身上了,曹节心知,这是她第一次穿上皇后的衣物,也会是她最后一次了。曹节头戴幂篱,黑纱垂至身前,昳丽容貌藏于黑纱之后,让人看不真切。这时她仿着皇后的嗓音,说道“既如此,请让我前去承光殿与陛下诀别。”
  
      曹节与莫言身形相似,再加之有幂篱遮掩,旁人真看不出有何端倪,一心认定从椒房殿走出的华服女子便是皇后伏氏。而华歆、郗虑二人虽是得了曹操之命,但伏氏毕竟是陛下的皇后,不便多有打量,况且伏氏身为陛下皇后,乃至如此下场,她头戴幂篱遮掩面容,与天子诀别,实属情理之中。且华歆、郗虑等人携命包围椒房殿,定当伏氏插翅难逃,未曾想过这皇后早被人送出宫了,眼前之人不过是曹操之女曹节,天子的曹贵人。曹节如此,正是为了刘协,为了让他心爱之人逃离许都,她用一己之力为其拖延时间。
  
      ……
  
      承光殿。
  
      “皇后伏氏,出身卑贱,却得以入宫,登上皇后尊位,自处显位,持玺绶居椒房。而今,她既没有贤后的徽音之美,又乏谨身养己之福。她阴怀妒害,包藏祸心,不可承奉天命,祀奉祖宗。臣派尚书令华歆、御史大夫郗虑持节策诏,令其奉上玺绶,退避中宫,迁于它馆。臣如此,不过是伏氏咎由自取。可悲可悲!”曹操抬首而望,一双狭长双目看着高座之上的刘协,他虽是悲戚之言,却目露凌厉。
  
      “魏公这是在逼朕废后?”刘协抬眼看去,他目视曹操而怒喝,天子冠冕的垂旒因他之举而摆动猛烈,那双藏于垂旒之后的眼眸霎时而红。
  
      “臣不敢。”曹操行礼道。
  
      “不敢?曹操,朕赐你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封你为魏公,加九锡。你还想要什么?你如今是逼朕废后,往后你岂不是要取而代之,夺了朕的帝位?”刘协高座而起,他从剑鞘中抽出长剑,银光皪皪,剑指曹操。
  
      “呵。”曹操一声冷笑。“陛下,究竟是臣不甘人臣,还是陛下对臣心存芥蒂,早有不满?伏氏不过是个蛊惑人心的祸水,陛下何必为了她至此?高祖本是一介布衣,却可收天下之兵,立诸侯之后,奋剑而取天下。而今陛下为了一个女子,竟不惜自毁棋局。”
  
      “曹孟德,她不是蛊惑人心的祸水!是朕此生唯一的妻!”刘协的长剑直指曹操,他从高座缓缓踱步至曹操身前,而殿内回荡着刘协的高声驳辞与其冠冕垂旒声。
  
      “魏公,臣已将皇……伏氏带来。伏氏恳求一见陛下。”正是剑拔弩张时,尚书令华歆及时踏入承光殿,先后与二人行礼,遂与曹操示意。
  
      “那便让她进来一见,且念在她曾是陛下的皇后吧。”曹操挥手说道。华歆退下,殿门推开,曹节微低着头,她走至殿内中央而俯身跪拜,她与刘协隔着幂篱的黑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