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九十章 巧拒聘礼

第九十章 巧拒聘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过了一个月,时至五月,正是宜出游的初夏时节。
  成都的城外竹林,其深处四面翠竹挺立,还有一条清澈溪流,闻其声如鸣佩环,令人不禁心旷神怡,忘了所有的忧烦。而小溪旁有人生了篝火,炊烟袅袅,香气四溢。
  “……湖上荷花初开了/四季似歌有冷暖/来又复去争分秒/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令你的心在跳/四季似歌有冷暖/来又复去争分秒/又似风车转到停不了/令你的心在跳……”莫言唱着那首粤语歌曲《四季歌》,温柔轻快的曲调再配之她空灵淳朴的歌喉,足以使人为之醉心聆听。这首歌曲莫言以前就很爱听,后来莫言整理妈妈遗物时,发现了她早期翻唱的唱片,其中就有这首粤语歌曲《四季歌》。此前在荆州时,莫言无意之中听到黄月英在唱这首歌,但奇怪的是,莫言似乎早在哪儿听过她的歌声,待莫言指点一二后,黄月英才说了关于这首歌的故事。黄月英说,这首歌本是九十年代的歌曲,被歌手翻唱无数遍,可她的爸爸最爱听的就是一个女歌手翻唱的《四季歌》,她爸爸还为此珍藏了她早年所出的唱片,可谓是红极一时的歌星,遗憾的是没过几年就销声匿迹了,她爸爸再也没能听见她的歌声。该说是无巧不成书,还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莫言告诉黄月英,那位歌星正是她的妈妈,而她的音乐天赋正是遗传了她妈妈。
  “你是觉得我唱得不好听还是嫌弃我的鱼烤得不够香?”待莫言一首歌唱完,她身旁的孩子仍是不为所动,手中的烤鱼竟是一口都没有动,莫言见他闷闷不乐的模样,忍不住伸手轻捏他的小脸。
  “阿言姐姐,今日其实是我的生辰。”孩子低头垂眸,那小脸上分明就写满了失望与委屈。
  “哦?原来是小阿善的生辰。别人家的孩子一过生辰就特别开心,怎么到你这就愁眉苦脸了?是不是想你母亲了?还是说……你父亲忘记了你的生辰?”一月前,莫言在回诸葛府的狭窄小道上遇见了一个正在躲避侍从,约莫七、八岁年纪的孩童。莫言非但劝其回家,更是送去了吃食,莫言还问了他叫什么,他先是犹豫了会儿,然后说道:“阿……善。‘止于至善①’的‘善’。”莫言见他回得不爽快,一时有所怀疑,但又想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就算是说了谎,也多半是善意的谎言,看他衣着光鲜,又有侍从称其“小公子”,想来是怕自己得知他身份后,就不愿与他多说一句了。本该是天真好玩的年纪,却不见他欢笑容颜,所以莫言也不知是怎么了,竟是心软答应他,说日后会带他出去游玩,而此后的一个月,每一次与他相处,莫言总会想起一些她与孩子相处的记忆,这些记忆并非与幼时的孤儿院相关,就好像她真的生了孩子,陪伴着孩子的成长……
  “母亲离世未满三年,可我已经快忘记她的模样了……若她还在,她一定会陪我过生辰的。父亲即便记得我生辰……他哪有什么闲暇会陪我过生辰?阿言姐姐,我好想念母亲。”阿善说得哀思悲愁。
  莫言闻此竟一时无言,不知该如何劝他,明明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怎会如此“心事重重”,“不苟言笑”呢?莫言轻轻拍了拍阿善的肩膀,他这才看着身旁的女子。莫言先是一笑,再是仰天伸手一指,说道:“或许这句话你曾经听到过,但我还是很想告诉你,等入夜了,你若是能见到满天星辰,那你母亲也一定在看着你,她虽然不在你身边陪伴你,但她一定会化为天上最是耀眼的星辰,陪伴着你至翌日破晓。所以,你该让她知道,即便是她不在了,你也可以好好地长大成人。我们虽不能永远与亲人在一起,但我们会永远记得他们,既然深藏于心,又何必执着于亲人的音容呢?今日是你的生辰,那不如由我陪你过生辰?说吧,你想要什么礼物?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送你最好的生辰贺礼。”
  “母亲……她真的会在天上看着我吗?”阿善顺着莫言的目光看向天边,脸上的悲愁渐渐消去,他的嘴角逐渐上扬,仿佛真的能看见离世的母亲。
  “会的。因为每当我思念妈……母亲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妈妈车祸离世,留下莫言一人生活,她也曾因为思念母亲而悲痛泪流,彻夜难眠。每当如此,莫言便看着窗外的星空,想找那个最耀眼的星星,她知道妈妈一定在天上看着她,希望她能活得更好。“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了吧?还是你信不过阿言姐姐吗?”莫言又问了一遍阿善。
  “那……我想要……”阿善忽然起了身,他附耳上前,轻轻说了一句话。阿善的眼眸依然是纯真的,而他更是满含期待地等着莫言的首肯。
  “小寿星说什么就是什么咯。我答应你了。不过你也得答应我,夜里早些回去。好了,你快些吃鱼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小心鱼刺哦。”莫言温柔地轻抚阿善的脑袋,还不忘细心嘱咐着他。
  “恩!”阿善灿烂地笑着,这时的他才像是个天真好玩,没有心事的孩子。
  初夏的清风拂拂,青翠挺拔的竹随风而动,有人隐蔽于竹林之中,悄然而望。“阿斗……他笑得甚是灿烂,我许久未见他如此了。这女子的身份,可查到了?”
  “回使君②,女子正是军师先生之妻黄夫人的结拜妹妹,听说此前在荆州时遇险,被黄夫人所救,她与黄夫人一见如故,二人遂义结金兰,是以军师将军家眷身份,与黄夫人一同入了成都。后不知是为何,与小公子相识了,但其似乎并不知晓小公子身份。小人曾暗中与诸葛府的侍从、婢女打听,竟是无人可知女子从何而来,是何身份。”
  “那女子叫什么?”
  “女子姓莫,名言。”
  “莫言……”
  酉时刚过,戊时来临。此时静谧的夜色笼罩着成都。
  “阿善!阿善!你慢点!”莫言的手被阿善紧紧牵着,他带着莫言上了城楼。城楼之上,仰天可见璀璨星辰,还有那星辰之中的满月。想起阿善的生辰刚好是月圆之日。
  “呼。”毕竟是一口气登上城楼,莫言忍不住轻拍胸口调整呼吸。“你这孩子,那么心急干什么?我又不会跑了。阿善,我之前就很想问你,你……究竟是谁?你父亲是何人?看你身边还有侍从跟随,你父亲不应该是普通人吧?城楼这种地方,怎么守城的守卫一见你,恭敬不说,还真的让我们上城楼了?阿善,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父亲是谁。”莫言对阿善的身份一直有所怀疑,方才守城的守卫对阿善的要求非但不拒绝,甚至对其恭敬行礼……疑惑的莫言终是开口问了阿善。
  “阿言姐姐,你不是说好陪我过生辰吗?为什么要问我这些呢?我……怕阿言姐姐知道就不会再与我说话了。”阿善委屈地低下了头。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原本就是答应你一起过生辰的。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其实阿善是谁都不重要,真心的朋友从来都不会因为彼此的身份而生间隙的。”心软的莫言放弃了疑问,她摸了摸阿善的脑袋,他不愿意说也不便勉强,再说了她愿意陪着他玩,也不贪图什么,不过是见这孩子孤独,不太爱笑,没有什么玩伴而心生怜悯。
  “阿言姐姐穿上这件衣裳真好看。真的……好像母亲。”阿善抬眼凝视莫言,纯真的眼眸流露着对母亲的思念。
  “很好看吗?没想到穿在身上还挺合身的。”莫言身着一袭海棠红色衣裙,海棠红色,与桃红色相比,较为鲜艳,其中又有淡紫色相融,像极了暮秋时盛开的海棠花,那般的妩媚娇艳。上衣的领口与宽大的衣袖上皆绣着粉紫色的海棠花,就如春日里令人难忘的艳丽美景。莫言的发髻之上除了用一支玲珑剔透的玉簪子所固外,还用了那小巧玲珑的梅花簪加以点缀修饰。城楼之上的微风拂过莫言的面容,青丝随风而扬,她展开双臂优雅转圈,裙裾翩翩,身上的海棠花宛如刹那盛放。
  “阿言姐姐,方才你不是让我许愿吗?唔……母亲虽然离世已近三年了,她的音容我也渐渐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母亲是个善舞的女子,我时常听人说起母亲,说她容貌绝世,恭恪淑慎,常常替父亲操持家事,她待所有人都很好,没有人会不喜欢她。阿言姐姐身上这件衣裳是父亲多年前特意请人为母亲缝制的衣裳,母亲虽然很喜爱它,但更多的是爱惜,直至她离世,也未穿过几回。我第一次见到阿言姐姐,就觉得好像见到了母亲,待我十分温柔,还愿意陪我一起玩。我知道你歌唱得极好,甚是悦耳动听。那阿言姐姐可以穿着母亲的衣裳为我一舞吗,可以替我完成这个心愿吗?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未免太为难阿言姐姐了。可是……我真的好想念母亲。”
  阿善那双纯真而充满期盼的眼眸,直看得莫言无力拒绝,她只好选择点头答应了,遂笑言:“阿善,这个当真不会为难你的阿言姐姐。虽然我算不得精通,但怎么着也是学过古典舞的,跳个舞还是可以的。傻阿善,想看我跳舞直说不就好了?何必浪费一次生日愿望呢?明年可不能再这样了,生日一年只有一次,愿望是何其珍贵的。”
  “阿言姐姐,母亲已经没有办法回到我的身边了,但是能看到阿言姐姐穿上母亲的衣裳为我一舞,我真的很开心很满足,所以怎能说是浪费呢?我相信,我一生都会难忘的。那么,阿言姐姐可以开始了吗?”听得莫言应允了,阿善一笑,他推搡着莫言,已是迫不及待了。
  “好了,别推我了。”莫言温柔地轻轻推开阿善,她嘴角轻扬,莞尔一笑。
  月色朦胧,璀璨星辰,迎着微风,莫言缓缓走至城楼中央,青丝拂面,衣裙翩飞。莫言缓缓地伸出右手遮面,她低眉垂眸,委婉楚楚,而其左手在身后轻捻指尖,衣袖顺势滑落,露出左手的光润无瑕的白玉手镯,在月夜中发出若隐若现的皪皪幽光。莫言的轻盈身躯慢慢成躬,迟缓起身。纤手渐移,姿容显露,回眸一笑,顾盼神飞。
  恍惚之间,莫言又想起那个梦了,仿佛她眼前的不是阿善,而是梦中的男子,他为她抚琴一曲《高山流水》,而这琴曲的名字正是诸葛亮告诉她的,她想过自己之所以会这首琴曲也可能是男子亲手所教,琴曲背后的故事是“知己难求”,男子与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梦中的她为何持扇而舞?梦中的莫言站姿如莲亭亭,左手高举,同足而弯,纤手摆动,左足高举在耳,羽扇动如破浪,她如惊鸿而归,又如游龙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