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九十三章 曹丕称帝

第九十三章 曹丕称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建安二十五年三月的第一日,严寒的冬日已去,如今正是万物复苏,生灵冬眠而醒的时节,可许都的皇宫却好似还停留在冬日,严寒不去。
  刘协沿着一条熟悉的小道,来到了眼前的屋子前,见屋门半掩着,他却迟迟不敢推开眼前的屋门,他还记得那时还是建安四年,玉娘救了受伤的她,而今已过二十一年,这屋内的一切仿佛还如那时未曾改变,但……又是迥然不同的。
  刘协最终还是推开了屋门,如身负千斤,他艰难地走至病榻前。病榻之上的人正是玉娘,她已是满头霜发,苍老憔悴,是大期将至之兆。刘协缓缓跪于玉娘床前,他抓过玉娘的双手,双眼不禁泛红,发出低沉又嘶哑的声音。“玉娘,我来了。”
  “陛下……”玉娘轻轻唤了一声刘协,其声已是微乎其微,而她此时早已不能起身,红着眼眶噙着泪水,看着床前的刘协。“陛下……玉娘……老了……怕是……撑不到……殿下……回宫了……这些年……不知道她……过得……如何了。二皇子……小公主……今年也满……十五……了。若皇长子……还在……后日……便是……他……二十岁……生辰了,二十岁……可行……弱……冠之礼了……”
  “她在成都的这些年,都过得很好。瑜儿、瑕儿也在天水冀县平安长大,当年皇嫂唐姬离世前,将兄妹二人托付于天水冀县的姜氏妇人,妇人不知瑜儿、瑕儿的身份,更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会去天水冀县。而那妇人死去的丈夫姜冏是天水郡功曹,他们一族与唐氏之族颇有渊源,故而是个值得托付的人选。承儿……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能保护好他!我……枉为天子、更枉为人父!”建安十七年的三月,刘协痛失“骨肉”刘承,那月刘承刚过十二岁生辰。那年三月三日,刘协本是欺骗母子四人,借着出宫拜祭伏完,好将他们四人送出许都,甚至让皇嫂唐姬一路护送至琅邪。可刘协的精细密谋,最终被深爱之人莫言识破,而聪颖孝顺的刘承,早已猜到父亲心中的一切,替父亲守护母亲,而刘承却死于曹丕之手……刘协这些年,心藏悔恨,他恨自己没能保护好儿子,他恨自己没能保护好深爱之人,让她落难坠崖,他恨自己身为天子,不能守汉室江山,连他的至爱至亲都未能好好保护!他也曾悔过是否不该放弃昔日的棋局……那年见到刘承冰冷的尸身,还有莫言贴身的紫玉佩,刘协失心崩溃,竟在一月内长出无数霜发,本是气宇轩昂,卓然独立的天子,却尽显颓废……刘协虽难以走出哀伤,但他始终相信莫言还活着,而他在宫中依旧是天子,上朝、批阅奏章,一切如旧。直到刘协收到刘备密信,方知深爱之人在成都。刘协得知后,除了恳求刘备照拂莫言外,一边还进封曹操为魏王,令其与帝位只有一阶之差,一步之遥,同时又暗中支持刘备自称汉中王,刘协坐观曹、刘相争。
  “陛下……不可……如此说。皇长子……遇难……身亡……怎能……怪陛下?皇长子……定是……不会……责怪……他父亲……的。殿下若在……陛下身边……她必是……知陛下……用心……良苦。二皇子……小公主……能远离……皇宫……是好事,能……天真无忧……长大。只可惜……与父母……早早分离,而老奴……再也……见不到……殿下……二皇子……小公主……了。陛下……玉娘……临死前……想……恳求陛下……两件事……”玉娘紧紧地抓着刘协的手,她的手已颤抖得厉害,两行热泪潸潸而下。
  “玉娘,我一定会替你做到的。”刘协点头应允。年少时,刘协目光清朗,眼底总有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总是令人看不透他眼中的一切,他眼中更是男子少见的妖娆与魅惑……可如今的刘协,年近四十,是以不惑之年,再无年少的丰神俊朗,气宇轩昂。早年历经逃难,成为傀儡皇帝,后又密谋“衣带诏”、“死士”等事,最终因为一个“情”字,而舍弃重振汉室的机会,自毁棋局。汉室于刘协而言不过是曾经的枷锁,当最爱之人、一双儿女已不在身旁,疼爱而寄予厚望的长子死去,玉娘从未再见刘协笑过,这八年来,刘协的痛苦不曾与人诉说,但玉娘与宋都是知道的,却无从宽慰,而今见玉娘大期将至,刘协终是忍不住在其面前悲痛落泪。“我愧对刘氏祖先,我未能匡扶汉室江山,连自己的孩子都未能保全,连……玉娘……你,我都束手无策,不能医治你!”
  “陛下!”玉娘用尽全身之力而喊,她看着眼前的刘协,苍老憔悴的面容努力挤出一丝微笑。“陛下……这天下……没有人……可以责怪……你,玉娘……不过……是奴婢,你却……费尽……心思……与太医令……医治老奴。汉室……倾颓……天下……大乱……并非陛下……而致,你曾想……兴复……汉室,为之……密谋。陛下虽……失去了……皇长子……可是……殿下与……二皇子……小公主……都在世。陛下……曾……下旨……遣散……宫中……老人,令其……出宫……返乡,而宫中……内侍……宫人……会……耕地……种植,皆是……因为……陛下与……殿下啊!老奴……还记得……陛下……年少时……曾施粥……救济……长安……百姓。陛下……之……仁善……何人不知?不过是……生不逢时……害苦了……陛下!玉娘……的……第一件事,是望陛下……要往后……珍重,若能……与殿下……重逢,曾经一切……不如……弃如敝履,老奴……已经……许久……未见……陛下……笑容了,殿下……若见了……陛下……如此,定会……痛心啊。”
  “好……我答应你。”刘协的眼泪滴落至二人紧握的手上,他颔首而应。
  “第二……件事……便是……求……陛下……将……老奴……葬于……皇长子……身旁,老奴……死后……想去……陪陪……皇长子。”
  “好……承儿他,一定很想念玉娘。不知……玉娘会见到母亲吗?玉娘于我,是救命之恩,更是抚育之恩。”刘协生母王美人曾想服用堕胎药打掉腹中的刘协,若不是玉娘换成安胎药,这世上哪还有刘协的存在?而刘协同样没让莫言服用堕胎药,生下了皇长子刘承,可聪颖过人,孝顺善良的刘承却只活了十二岁,他曾是刘协最寄予厚望的承继之人,承刘家之血,承汉室之志。即使这个孩子不是刘协的骨肉,可在刘协眼中,他与刘瑜、刘瑕并无差异,都是他与莫言的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