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九十八章 洛阳宫闱 中

第九十八章 洛阳宫闱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铜镜前,宫人正在为莫言梳妆,而莫言则是托腮思忖,她想事情想得出神,都没听见身后宫人唤她的声音。“贵人,贵人?”
  莫言此前以“陈尚衣”的身份入宫,曹丕封其为贵人,是所有嫔妃之中最受宠的,就连那久享盛宠的郭贵嫔与阴贵人都不及她在曹丕心中的地位。入宫近半月,曹丕除了用短暂的四五日的时间去见过郭、阴二人,剩余的日子都是陪伴在这陈贵人左右。但是有两件事颇为奇怪,其一是无论怎么看,这个陈贵人都不像是个芳华少女,即便她有一双令人难忘的清澈眼眸,白皙的肤色,好听的嗓音再加之轻盈的身形,但终究看着不是那十三、四岁的姑娘,而且面容更与那郭贵嫔有七八分相似,但凡是见过郭贵嫔的内侍、宫人皆是险些将她错当成郭贵嫔了。其二则是曹丕从不留宿在陈贵人的寝宫,都是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其寝宫嘉福殿,可是因为陈贵人身边的贴身宫人、内侍皆是亲眼所见曹丕对其宠爱有加,所以知情的宫人、内侍都没有对此起疑心,除了“别有用意”之人。
  “何事?”直至宫人反复提醒后,莫言这才回过神来回她话。见贵人答话了,宫人继言:“贵人,陛下上朝前特意派人来送礼,说是依着贵人的身形尺寸着人赶制了衣裳,昨夜刚做好,今日一早便是派人拿着衣裳来送给贵人了,这会儿正在外头等着贵人呢。贵人真是好福气,就连那阴贵人、郭贵嫔都没有贵人这样的待遇。若贵人再为陛下诞下皇子……”
  “谁给你的脸让你说这些的?你不要命,我还要命。”莫言闻言便是面露愠色,她透过眼前的铜镜怒视着身后的宫人。“既然在我身边侍奉,就要守我的规矩。如若不然,莫要怪我心狠。”
  “贵人,奴婢知错!求贵人饶了奴婢!奴婢日后定会谨言慎行,好好地侍奉贵人。”宫人慌忙下跪,连声求饶。
  “起身吧。给我记住你说的话。你快替我更衣,莫让陛下的人等久了。”
  “奴婢谢过贵人,这就为贵人更衣。”
  随后,宫人替莫言穿上衣裳,再为之小心整理,而当莫言转身离去时,宫人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站在寝宫外的正是前来送礼的内侍,为首的自然是侍奉曹丕的贴身内侍,当见到莫言时,他们俯身行礼,说道:“见过贵人。”
  莫言颔首而应,俯身而谢,她轻轻一笑,“尚衣何德何能,竟要劳烦陛下身边之人亲自来此?”
  “贵人如此说真是折煞小臣了。小臣身为陛下的内侍,自当是好好侍奉陛下。而贵人又深得陛下的宠爱,能为贵人做事这是小臣的福分啊。这不,昨夜刚赶制好贵人的衣裳,陛下便让小臣一早来送,还特命我等不可扰了贵人清梦。宫中嫔妃能让陛下如此用心的,依小臣来看,贵人还是头一个。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给贵人送上!”
  内侍催促了一声,跟在他身后的人呈上了锦盒,那锦盒之中正是曹丕送给莫言的衣裳。莫言身后的宫人从对方手中接过锦盒,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锦盒。
  “贵人,陛下说今夜会来用膳,贵人可要好好准备啊。既然礼已送到,小臣就不便在此多留了,先行告退。”
  莫言本想派其他宫人送别内侍,却被他婉言谢绝了。莫言看着宫人手中的锦盒若有所思,她命宫人打开了锦盒,映入眼帘的是件桃红色裙衫,而摆放在裙衫上的正是两朵小巧珠花。宫人好奇地看着锦盒内的裙衫,似是不解陛下为何送贵人这桃红色裙衫,只有莫言明白曹丕的用意,她面上虽笑,却是道不尽的无奈苦涩。
  “甄夫人,妾身所言句句是真,此等事关陛下龙体,妾身怎敢拿此事妄言?若有半句虚假,妾身便受天谴,不得善终。”阴贵人跪于甄宓身前,她抬眼望着甄宓,双眼泛红,眼中更是噙着泪,她此时悲痛欲泪的模样,却让甄宓动了恻隐之心,不免对她口中之言多了几分信任。
  “阴贵人,你先起身。你我同为陛下嫔妃,不必行如此大礼。”甄宓亲自扶着阴贵人起身,她身后的青竹见甄宓如此,连忙上前与甄宓一同扶着阴贵人。青竹在甄宓耳边小声提醒道:“夫人,小心有诈。若真如此,她何必来找夫人你,大可去找太后。太后是陛下的母亲,怎能放任陛下的嫔妃做这等蛊惑天子之事。”
  “青竹!不可如此!”闻得青竹冲撞之言,甄宓愠怒地说道。
  “夫人!你总是这么心软善良,宁可听小人言也不肯听青竹的话!”
  “青竹!”
  “甄夫人,请听妾身一言。”阴贵人见二人有争吵之意,她及时出言打断了二人。阴贵人向着甄宓俯身行礼,她又言:“夫人身边的宫人不信妾身,也是无可非议。今日来此,诚然唐突。可若不是为了陛下,又怎敢来找夫人?后宫之中,唯有甄夫人是陛下的发妻,且为陛下生了一双儿女,而陛下对夫人的情意更是宫中无人能及的。难道夫人明知宫中有人作祟,用妖媚之术蛊惑陛下,却不阻止?这‘陈尚衣’入宫才半月,竟能让陛下数日相伴,独享恩宠,夫人心中就不觉得此事蹊跷吗?”
  甄宓见阴贵人红着双眼,眼中含泪地凝视着她。阴贵人之言几乎是让甄宓深信不疑,且所言更是一针见血,令甄宓根本无法回绝她。
  曹丕与甄宓二人早已是貌合神离,若不是为了见一双儿女,想来曹丕根本就不会踏入她寝宫半步,而自建安十六年二月后,曹丕再未与她同床共枕过,如今他是天子,更不会想起他与她曾经度过了那么和睦恩爱的日子。那年二月,当曹丕将真相告知甄宓后,她方知是自己痴心错付,若不是身边还有青竹,一双儿女的相伴,甄宓不知该如何挨过这些年的落寞凄苦。甄宓本该对曹丕失望的,他再也不是那个会为了解救她而刺杀无耻之徒的人,也不是那个在城楼之上真情流露,许诺会娶她,会好好善待她的人……为何当她听见阴贵人之言后,她却仍是忧心这负情之人?
  “夫人,妾身未去找太后,是怕太后年事已高,她承受不住这些啊!若是陛下真的为了这个女子与太后争吵不休,那陛下必要落下个不孝的千古罪名。夫人是没有见过这个女子,但是宫中早有传言,说这女子身世可疑,并非是个十三、四岁的姑娘,那么她是如何入宫的?而她的‘陈尚衣’又是否伪造的?她让太医令研配‘药物’,用妖媚之术蛊惑陛下又是为何?若只是为了怀上陛下的骨肉……她入宫已有半月,这时日一多,只怕是陛下龙体受损!但……若她意不在此,那陛下在她寝宫岂不是……”
  “此事不宜再拖,阴贵人、青竹,还有太医令皆随我走。我要面见陛下。”甄宓此言终究是证明了她仍是心系曹丕的,并非只因她听信了阴贵人之言,而甄宓心中更是觉得‘陈尚衣’百般可疑,若她真的是别有用心,那曹丕只要在她身边半刻,便是多一分危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