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九十九章 洛阳宫闱 下

第九十九章 洛阳宫闱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简直是无稽之谈,荒谬至极!”赫然震怒的曹丕怒红了双眼,他将手边的瓷杯打翻至地。这瓷杯碎裂声在这寂静凝重的殿内简直是清晰入耳,令人倍感刺痛,更是压迫着殿内的每一个人,一时之间无人敢出声而应,皆是跪伏在地。
  “陛下。”打破殿内的寂静之人是甄宓,她抬起头看着赫然震怒的曹丕,那双美目曾经流露着淡淡的妩媚与忧愁,也曾蕴藏着她对曹丕的情意,而今却只有说不尽的失望失意。“陛下可以不信我,也可以不信阴贵人。但太医令与陈贵人身边的宫人之言,难道陛下也不尽信吗?还是陛下要做那沉迷美色的汉成帝?”
  闻言,盛怒的曹丕拍案而起,双眼赤红的他指着甄宓怒道:“甄宓,朕是天子,更是你的夫君,这是你该与朕说的话吗?朕是宠爱陈尚衣没错,但朕并未因此荒废朝政,朕自登基时便谨记身为天子就该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不知为何到你口中,朕就变成了那沉迷美色,荒废朝政的汉成帝了?”
  “陛下明知陈氏用这等妖媚之术来得盛宠,而陛下非但不降罪于她,却执意为其袒护。此事一旦传出宫外,陛下又该如何面对满朝的文臣武将?陛下若真的是以天下苍生为重,就该降罪陈氏,将其幽禁暴室①,以儆效尤,以抚人心。身为天子嫔妃,无论身居何位,是否受宠,应是贞淑贤德。若天子有错,就该适时规劝天子,不该一心贪其盛宠,更不该用这等妖媚之术蛊惑天子。”向来心软善良的甄宓,今日之言却字字珠玑,一语中的,她更是面无惧色地与盛怒的曹丕说着这些话。
  “甄宓,你今日来此究竟是何居心?口口声声说陈氏‘妖媚’,你这是对朕早有不满还是认为朕会为了一个女子而不顾江山社稷?难道在你眼中,朕就是一个荒淫无道的天子?”曹丕走至甄宓的身前,他低头怒视她说道。
  倘若这些年曹丕对待甄宓仍是念着往日的夫妻之情,那么甄宓今日所言是将二人之间最后仅有的一丝回忆给彻底拭去了。曹丕求娶甄宓确实是他将其视为一颗报复的棋子,是曹丕明知自己不能娶崔氏,而他又见曹植对甄宓一见倾心,为的就是想让曹植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但是那年在城楼之上,曹丕曾言许诺娶她,说会善待她是真心的,只可惜一个心里藏着另一个女子,而另一个则因太爱对方而无法忍受求娶背后的真相,更是不明白他真正的内心。
  “甄宓,朕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朕回去。”曹丕伸手指着殿外,无情地下着“驱逐令”。
  阴贵人见此慌忙跪至曹丕身旁,抓住他的衣角,她红着眼眶噙着泪水望着曹丕,为甄宓求情说道:“陛下错怪甄夫人了。甄夫人出言冲撞陛下,正是一心为了陛下啊!”
  “朕错怪她?呵呵!”曹丕发出一声冷笑,他嫌恶地踹开抓着他衣角的阴贵人,阴贵人的求情之言反而更是激怒了曹丕。“究竟是朕错怪她还是她在错怪朕?你们口中皆道是陈氏用了妖媚之术,令朕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那么朕陪在宠妃左右,会愚钝至连宠妃使了什么手段都不知吗?”
  “阴贵人!”甄宓爬至被曹丕踹翻于地的阴贵人身旁,将她从地上扶起。甄宓扶着阴贵人向着曹丕说道:“陛下这是一心要为了那个陈氏而不顾一切?竟连无辜的嫔妃都可如此对待!陛下!太医令已为陛下诊脉,证实陛下身上确实有西域‘异香’,若陈氏再用此香,那陛下可不是龙体受损了,而是与那汉成帝一样,暴毙于宠妃寝宫。”
  “你……来人!将甄宓拖下去,令其幽禁暴室。朕此生都不愿看见这个恶毒的妇人!”甄宓此言终是覆水难收,而暴怒的曹丕再无顾及昔日的夫妻之情,竟厉声下令将其幽禁暴室。
  阴贵人本想再次为甄宓求情,甄宓却摇首而应,让她不要再为自己开口了。甄宓抬起那双泛红的美目望着曹丕,两行热泪无声而落,她向其继言:“陛下若是一心要护陈氏,那就请陛下将我赐死。否则,这宫中只要有我一日,我便会继续向陛下规劝,请求陛下降罪陈氏。”
  “你这是在威胁朕?”曹丕咬牙切齿地说着,他的双手此时正紧握成拳,骨节发出清脆的声响。“殿外的人是聋了还是死了?听不见朕下令吗!速速来人!”曹丕又一声令下,殿门便被守于殿外的给事黄门侍郎②撞开。
  撞开殿门的给事黄门侍郎先向曹丕行礼,后站于甄宓的身旁而行礼道:“甄夫人,得罪了。”
  “你今日不该来的,若你不来,朕还会念在你与朕曾经的夫妻之情,念在你为朕生了一双儿女,是叡儿甯儿的生母……即便你与朕之间早已是貌合心离,情意不再。朕还是愿意与你和睦地过完这一生的。但你今日来此,却亲手将这最后仅有的夫妻旧情给毁了。甄宓,你要求死是吗?好,朕成全你。”说罢,曹丕回身背对众人,他向身后的给事黄门侍郎挥手下令,而他缓缓闭上双目,悲痛落泪。纵然曹丕在甄宓眼中是负情之人,但他们二人终究是相伴了十六年之久的夫妻,二人也曾度过了七年未满而又和睦恩爱的日子,即便他心中是不忍赐死甄宓的,可也无法更改他们之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事实。曹丕虽是将甄宓当做一颗报复的棋子,但他也曾出自真心说要善待她,奈何曹丕的心中却只有莫言一人,而甄宓亦是不懂曹丕心中的煎熬苦楚,只当他是一心要手足相争,是他处心积虑,阴狠多疑且无情,虽是恨他将自己当做报复的棋子,但若不是爱极了曹丕,她又怎会来此呢?
  “呵……呵……”甄宓挣扎着苦笑又是发颤地起了身,她微低着头,两滴晶莹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滴落至地。曾经的建安九年的九月,甄宓一身华美的纯衣纁袡,她含情脉脉望着身着繁琐的爵弁玄端的曹丕,她那时根本不知会有今日的苦果。早知如此,或许甄宓本应该在那年八月的袁府选择自刎,与袁府共存亡,是她着了魔,偏偏爱上了曹丕这个男人。
  “陛下不可啊!”阴贵人红着双眼,流着眼泪扑跌至曹丕身后,她恸泣不止的模样几乎是令殿内的所有人深信不疑,没有人会对她起疑心,只当她是在为甄宓求情。阴贵人才是那个其心险恶的女子,是她设计陷害莫言,更是她挑拨离间欲除甄宓。
  “谁再替甄氏多说一句,朕便一起杀了。”阴贵人为甄宓求情至此,曹丕仍是无动于衷,冷情决然,根本不愿回头再看一眼甄宓。
  “我若是要替她辩言,莫非陛下也要杀了我?”殿门被人推开,踏入殿内的正是卞太后,一同入殿的还有郭照、青竹。为主而忧的青竹生怕甄宓中了阴贵人之计,所以她半路偷偷去了卞太后寝宫,却不料郭照也在太后寝宫,但事态迫切,青竹顾不得那么多了,将这一切告知了卞太后。卞太后思忖后,认定此事可疑,连忙带着人直奔寝宫,一入殿门便见曹丕要下令赐死甄宓,若她迟来半刻,甄宓怕是必死无疑。
  “儿臣见过母后。”曹丕闻声而回身行礼,他看到卞太后身后的郭照、青竹,便心中明了卞太后为何而来。“母后身体不好,应在寝宫好好歇养,这等宫闱之事就不必惊扰母后了。”
  殿内众人见来人是卞太后,纷纷向其行礼,卞太后走至甄宓身旁将其从地上拉起,她柔声安慰道:“你受委屈了。母后这就替你与陛下争论争论。”
  给事黄门侍郎跪于一旁,本是受令要将甄宓关入暴室的,他虽是受命天子,但这会儿太后在此,他无法将甄宓带出殿外,正是进退两难时,卞太后又开了口道:“陛下还不让人退下?”
  “你先退下,其他人也退下吧。”曹丕看了一眼给事黄门侍郎,又扫视了一眼殿内的众人,除去曹丕、卞太后、甄宓、郭照等人,而阴贵人、太医令、莫言寝宫的宫人、及其旁人皆准备行礼退出殿内。
  “且慢,不是说这陈贵人用妖媚之术蛊惑天子?那我倒要看看她是如何在宫中作祟的。陛下身为天子,即便是宫闱之事,也等同朝政之事,一切要以江山社稷为重,不可为了一个女子而令旁人蒙受冤屈,更不该让天下人寒心。陛下可别忘了甄宓是你的发妻,更是你一双儿女的生母,即便她出言冲撞你,也是因她心系你。陛下方才说赐死她,可曾想过叡儿甯儿?甯儿她还留在我的寝宫中,若你赐死甄宓,我该如何面对年幼的甯儿?我知道陛下宠爱陈氏,但事实若真如此,陛下就该将之幽禁或赐死。但若此事另有隐情,那绝不可饶恕。”
  卞太后敛容正色,环顾殿内,尤其是当她看到阴贵人时,还上下细细打量着她,她最后之言也仿佛是意有所指。面对曹丕卞太后义正言辞地说着,彰显了作为太后的威严,虽不是曹丕生母,但她如今已是当今太后,在众人眼中,她就是曹丕的生母,而曹丕也得孝敬她这个“母后”,颜面总得给她几分。
  “夫人,夫人。”在卞太后说话时,心忧甄宓的青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搀扶着甄宓,青竹红着双眼小声地说着,“陛下怎可如此待你,若我方才未去请太后,这陛下岂不是……”甄宓含笑摇首。轻轻拍了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而甄宓也与郭照相视而笑,甄宓知道卞太后来此,也正是因为有郭照在旁劝说的缘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