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一百零一章 他的放手 中

第一百零一章 他的放手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都退下吧。”礼成后,曹丕命新室的宫人们退下。“是。”宫人们行礼后纷纷退出新室。摇曳的红烛照亮了静谧无声的新室,那烛光也照在了坐于床上的二人,是曹丕与莫言。
  “阿言。”曹丕微侧着身,他一手覆上莫言的左手,幽深的眼眸映着她身着桃红色裙衫的身影,那声阿言唤得是情意绵绵,他深情地凝视着身旁的莫言,“你应能猜到朕为何要让你穿这身裙衫与我成婚。”
  “陛下,我愚笨,猜不透陛下是何用意。”莫言侧首看曹丕,她神色淡然地说道。
  “阿言,你该知道的。若你不愿说,朕不勉强你,朕会与你说的。”曹丕见莫言神色淡然,他幽深的眼眸中满是落寞与失望,那些往事,仅仅是他一人数年的执念,莫言的记忆之中从未有过他的身影,即便是有,那也不过是她对他的憎恶。
  “你与朕初见是在建安四年的四月,那日正是父亲班师回朝的日子,而朕亲自相迎。话还未说上几句,朕忽闻一个孩子的叫喊声,接着便是父亲的坐骑受惊了,就在它高举马蹄险些要伤了孩子时,你出现了。朕亲眼看到一个身穿明蓝色衣裙的少女冲出人群,一把抱住孩子,亲手救了他。朕看着她温柔地安抚孩子,朕当时很想看一眼少女的容貌,不自觉地想走近她些。那少女竟然指着坐骑上的父亲,要父亲与那孩子道歉。她抬头的那一瞬间,朕看清了她的容貌,她与朕年纪相仿,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生得白皙清秀,她的声音如莺啼鸟啭①,甚是悦耳,她若是与父亲身边的女人相比,她并不是一个沉鱼落雁的美人,但她有一双世间难见、那般明净清澈的眼眸,这样好看的眼眸朕是第一次看到。而这样的姑娘,朕也是第一次看到,她敢于出手相救,也敢如此与父亲直言。当叔父拔刀扬言要杀了她时,朕所想的竟是希望父亲手下留情,不要杀她。所幸,父亲没有杀她。朕那时看着她,心中在想,以后还能再见到她么?”曹丕亲口说着那二十二年前的初见。
  曹丕笑着又将莫言的左手抓得更紧了些,他数年的执念皆因年少时的相识与情动,那时的他没能将她留在身边,更没能将自己的心意好好地说与她听。当曹丕得知莫言嫁给刘协,成为天子的皇后时,他不解,他嫉妒,他愤恨……此后这二十二年,曹丕曾尝试过将她放下,而他也有妻妾,但无论是正室甄宓,还是与莫言有七八分相似的妾室郭照,又或是他成了天子后,那些后宫嫔妃皆不如她,他终是无法放下,明知她入宫是为刘协而来,但他还是愿意为了她选择妥协,因为他一样是深爱她的。
  莫言闻言便是沉默,她并不答话,曹丕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情,是悲是喜还是那憎恶?她将一切都隐藏得极好。
  方才曹丕眼中的落寞与失望顷刻消散,他又是深情地凝视着莫言。因为到了这时曹丕仍是愿意相信只要过了今日,莫言便可永远地留在他身边了。曹丕紧紧地抓着莫言的左手说道:“朕没想到会这么快遇到她。那次朕远远地就看见她了。朕看到她与父亲的妾室在争吵,而这二人身旁的正是朕同父异母的弟弟冲儿与其生母环夫人,本想立刻上前阻止,但见她一脸无畏,朕当时很想看看她会怎么做。与她争吵之人,是一直深受父亲宠爱的秦夫人,府中无人敢轻易与之作对,但她却为了冲儿、环夫人与之争吵。朕看着她伸出手掌掴秦夫人,而这秦夫人的贴身侍女根本拦不住她,朕不想此事惊动旁人,所以决定出面劝阻。后秦夫人依朕所言,带着侍女走了。朕也因此得知了她的名字,她说她叫莫言。朕不知是怎么了,竟将自己的名字说与她听。阿言,这是你与朕第二次相见。”
  “这么多年过去了,陛下还记得这些事,可我早就不记得这些了。节同时异,物是人非②,陛下不再是曹家公子,而我也不是府中的侍女了。不,我本就不是府中的侍女,我本就不该出现在府中的。陛下忘了?如今我的身份是‘陈尚衣’,不是‘莫言’。”莫言的那双清澈的眼眸仿佛失去了颜色,变得黯淡无光,说完她便不愿再看曹丕一眼。
  “不,你一定记得那些事的!莫言,你始终是阿言,你不会忘记你与朕是如何相识的,你曾经唤朕‘子桓’!你好好看看朕,朕还是以前的‘子桓’!”曹丕将莫言强行拉入怀中,右手紧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幽深的眼眸霎时而红,不是盛怒,而是他无法相信这些回忆不过是他一人的执念,二十二年前的他们也曾有过欢乐的回忆。
  “相识?”莫言的双手抓着曹丕的手臂,她想要奋力挣脱,但在曹丕面前是那般的微乎其微,莫言自知徒劳,她从喉中发出一声讥笑,“呵呵……曹子桓,若能回到建安四年,我希望自己从没遇见过你!这二十二年来,你做过什么事,你心里清楚!”
  “莫言!难道在你心中,朕就这么可恨吗?可恨至连你与朕的初见都要弃舍?莫言,你可曾给过朕辩白的机会吗?可曾想过朕对你的心意吗?哪怕是分毫!事到如今,你还在想着他么?阿言!今日你已嫁给朕了,你只得留在朕的身边!二十二年前你离开朕,二十二年后朕不会再让任何人夺走你!你是朕的人!”曹丕赤红着双眼,他的神情是爱而不得的悲痛与挣扎,也是曹丕因无法真正地从刘协的身边夺走莫言的心而徒生的不甘与愤恨,曹丕与莫言是咫尺之隔却如天地之远,纵横交织的一切令曹丕失去了理智,他将莫言压于身下,扯其衣领欲俯身强吻。
  “你放开我!”莫言的衣领被曹丕猛力扯开,她的白皙玉颈暴露无遗,压于莫言身上的曹丕也已失去了理智,他疯狂得像头猛兽在她脸上一阵啃噬,但曹丕面对的是一个对其心生憎恨与厌恶的女子,她心里爱得藏得都是另一个人,不是他曹丕。莫言与曹丕的后宫嫔妃根本是不同的,无论嫔妃是何缘由,是否受宠,她们都愿意与君交欢,可莫言不会,曹丕想要强吻莫言,莫言则是扭头躲避,拼尽全力对曹丕又推又打。
  “唰啦”一声,莫言身上的桃红色裙衫被曹丕撕裂了,曹丕亲眼看着莫言因为受辱而露出惊恐、怒恨的眼神,那双清澈眼眸红得简直能流出血泪,像极了建安四年那一夜清醒后的眼神。曹丕忽然停手了,他迟疑了。莫言趁曹丕停手失神的时候捂着撕裂的裙衫向一旁逃去,她从发间取下了固定流云髻的鸾钗,一头青丝倾泻而下,她站在曹丕的身后用鸾钗指着他的背后。
  “阿言,酒里你下了药。你想杀了朕?”曹丕停手的时候,顿感头晕目眩,体内忽冷忽热不说,又觉心神恍惚,他全身的力气仿佛被人倏然剥离,他缓缓地转过身来正视着手拿鸾钗的莫言。
  “是,你说得没错,我下了药,但不是在酒里下的,我给你下的是‘五行散③’。曹丕,你生性多疑,这宫中又有太医令,所以我只是让你服了短短三日,每次少量,但三日下来,你已经服了不少了。而你方才饮了合卺酒,这‘五行散’便会借着酒力发挥药性。现在的你根本不能对我做什么,它会让你的身体变得忽冷忽热,让你心神恍惚,不受控制。我本还在担心若是给你服下‘五行散’会被太医令查出,但多亏了你宫中的嫔妃,既然有人想要害我,那我便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你信我是无辜的,又替我换了寝宫侍奉的人,因势利导④,我这才能给你下‘五行散’,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服了三日。‘五行散’并非毒药,是不会要你性命的,我确实很想杀你,但我的夫君被你囚禁在宫中,我不能杀你。自我以‘陈尚衣’身份入宫后,你数日都要陪在我的身边,我他妈就像是有无数个蛆从我身上爬过,我真觉得无比恶心,我好几回都想杀了你,为我死去的承儿报仇。可我想着,若是直接杀了你固然是报了仇解了恨,但我觉得太便宜你了,根本折磨不了你。所以我选择扮演一个看似柔情的嫔妃,与你互换了条件,为的就是今日……三月三日。曹丕,你知道为什么我要选择今日吗?”
  莫言的左手紧紧地攥着胸前被曹丕撕碎的桃红色裙衫,此时露出了左手的白玉手镯,那是黄月英送她的义结金兰之礼,莫言一直贴身戴着,莫言与黄月英离别时,黄月英说白玉手镯就像是她陪着自己去洛阳,它会替她守护自己。莫言左手的无名指上缠着红线,她与刘协说好的一生一世,永不分离。莫言的第一个孩子刘承,他那么聪颖过人,孝顺善良,最后却为了保护自己,死于亲生父亲曹丕之手,不过十二岁。莫言曾想离开这个乱世,但正是因为与刘协约法三章,与其成了协议夫妻,后生下长子刘承,最后她爱上了刘协,决意永远地留在他身边,与他真正地成为了恩爱夫妻,又生下他们真正的骨肉刘瑜、刘瑕。莫言想要为刘协改变历史,而刘协却为了保护妻儿放弃重振汉室的机会,他们会为了彼此而舍弃心中最重要的一切,可是那个口口声声说深爱莫言,说刘协懦弱无能,说他断送汉室江山,说他没有好好保护莫言的曹丕又为了她做了什么?莫言红着双眼,右手拿着鸾钗指着眼前的曹丕,她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又向曹丕走近了几步,她清澈的眼眸早已被仇恨吞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