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一百零二章 他的放手 下

第一百零二章 他的放手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着藏青色衣裙,头戴幂篱,黑纱掩容的莫言站于卞太后的寝宫外。卞太后特意派了贴身宫人来请她一见,莫言本有些犹豫,是刘协在旁劝说无妨,让她早去早回,莫言这才随了宫人前去卞太后寝宫。
  宫人从寝宫内走出,向莫言行礼后便带着她踏入寝宫,宫人随后而去,殿内只有卞太后与莫言二人,想来是太后屏退了所有的宫人。这样的情形竟与二十二年前的一日有些相似,只叹一别数年,日新月异,早已是物是人非,莫言不再是那日府中的侍女,卞夫人也成了当今的太后,是魏国皇帝曹丕的“生母”。
  莫言俯身跪拜,微低着头说道:“莫言拜见太后。”卞太后移步至莫言身前,伸手将她扶起,她面容温和地笑着说:“快起身吧,不必多礼了。”
  “多谢太后。”莫言起身言谢。莫言虽是头戴幂篱,黑纱遮掩了她的面容,令人看不真切,但站于莫言身前的卞太后还是看清了她的右脸上有一道伤痕,这道伤痕是前几日的新伤,尚未结痂,看着仍觉触目。卞太后看着眼前的莫言,她伸出了手想要触碰莫言脸上的伤痕,但终是一声叹息后放下了手说,“我知道你与山阳公二人被迫分离多年,我亦是明白你想要早些去封地过上一家团聚的日子。可你脸上有伤,虽只是一道伤痕,但若不好好养着,怕是要留疤的。”
  “太后如此有心,莫言不胜感激。但我与夫君分离多年,彼此深受思念之苦,比起一家团聚,这脸上的伤又算得了什么,即便是留疤了,我亦是不悔。只怕是要辜负太后美意了。”莫言先是俯身行礼,后又说道,“如今我已恢复身份,不宜在宫中久留。太后今日找我,又屏退左右,想来就是为了此事吧?”
  “那时的你就很聪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样聪敏,一点都没变。既然你知道我为何找你,那我不妨直言。你有幸逃过一死,活了下来,本就不该来洛阳,更不该以良家子身份入宫。你隐瞒身份入宫无论是为了什么,陛下决意放你出宫去山阳郡,这就证明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可你借着‘陈尚衣’的身份入宫,成了陛下最宠爱的嫔妃,却令后宫嫔妃心生不满,以致陛下为了你险些赐死甄氏。”卞太后敛容沉声地说着。
  卞太后之言,莫言心中明了,太后这是为了曹丕才特意派了宫人来请她一见的。莫言顺着卞太后的话说道:“太后是想让我做什么?”听她说起甄宓,莫言心生愧疚,甄宓被曹丕下令禁足,说到底还是因为莫言连累她的。
  “其实不难。你既然能以‘陈尚衣’身份入宫,那你便以陛下的妹妹‘曹节’出宫吧,与你夫君一同去山阳郡好好过日子吧。”卞太后一想到曹节,不禁悲痛地叹了口气,“此事你或许不知,但你总能猜到几分的。”
  “曹节……她死了?”除了这个原因,莫言想不到别的可能了。根据正史记载,伏寿被曹操幽闭而死,所生之子皆赐毒酒,至于曹操的女儿曹节……本该被刘协立为第二任皇后的。但正因莫言活了下来,而莫言与刘协所生的骨肉刘瑜、刘瑕也都平安长大了,这一切都与正史不同,可以说是刘协强行改变了正史的既定结局,也或许这才是世人都不曾知晓的真相,但这些终究是要他人的牺牲才能换来的,除了中箭身亡的刘承,曹节也为此牺牲了生命。
  “是的,节儿死了。她的死成了宫中密事,连我都是在半年前才知道她早已死了。节儿并非我的亲生女儿,可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节儿容貌昳丽,温柔明慧,又善解人意,所以她被自己的父亲选中,送去曾经的天子身边,成了曹贵人。即使后来天子立她为皇后,但终究……终究是……立一个死去之人为后罢了!”卞太后看着眼前的莫言,她红着眼眶地说着这些。
  “太后……”莫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话来宽慰卞太后,她犹豫了会儿,又说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还请太后顾念身体,万分保重。”
  “保重?呵呵。”卞太后轻笑一声,她说道,“我老了,活不了几年了。不过是留在世间一日则少一日。我知道子桓放不下你,但他已是天子了,他不该为了自己的私情将你收入后宫。你虽是借着‘陈尚衣’的身份入宫成了嫔妃,可你曾是东汉天子的皇后,是不该出现在宫中的!子桓为了你不惜一意孤行,我身为他的母亲,当今太后,我不能看着他因你而受天下人的唾骂!那次他坚持护着你,我无计可施。直到他愿意将你送出皇宫,让你去往山阳郡。诶,这一切都是孽缘啊!”
  这时,莫言突然跪于卞太后身前,她抬起头望着卞太后说道:“母后,请恕节儿不孝。节儿日后便不能入宫常伴在母后身边了,不能尽孝了。”事已至此,卞太后又言尽于此,莫言除了接受“曹节”的身份,她别无选择。
  “这是做什么,节儿……快起身。”卞太后连忙伸手扶起莫言,她见莫言不愿起身,仍是跪于自己身前,便只好紧紧握着莫言的手说,“你与他此生无缘成夫妇,若能以兄妹相称也不失为一种因缘。节儿,在你出宫前,我还有一事相求。”
  卞太后是一心为曹丕着想,莫言即便是再恨曹丕,却也不想为难卞太后,更何况她本就是欠了曹植与曹节兄妹二人的恩情,曹节在许都皇宫牺牲了生命,曹植为了救莫言擅闯邺城司马门,若莫言再答应卞太后一件事,她心中或许能好受些。莫言颔首回道:“母后请说。”
  “你们还不快来见过母亲。”卞太后见莫言答应后,遂起身向着殿门拊掌说道。像是约定好的暗号,殿门这就被人推开,踏入殿内的是两位袅娜娉婷的女子,她们轻移莲步至卞太后与莫言身旁,俯身跪拜道:“拜见太后,见过母亲。”
  “这两位姑娘是?”为了看清这两位袅娜娉婷的女子,莫言终是解下了幂篱,露出她真正的面容,此时她脸上无法掩饰地露出惊诧,右脸上的那道伤痕亦是清晰可见。
  当两位女子抬起头来看着“母亲”莫言,莫言这才看清了二人的长相,一个生得嫣然楚楚,容仪艳逸,恰如“那红妆二八年①”。另一个则不过是十二,三岁的年纪,粉妆玉琢的小脸虽有稚气尚未脱尽,看着娇憨,却也是婉约绮媚②。
  “请母亲宽心,我会在宫中好生照顾妹妹的,既已入宫为妃,我与妹妹定会谨记父亲母亲的教诲,必是言行得当,恰如其分。”这年长的“姐姐”答话则是不疾不徐,从容自若。
  闻言,莫言便明白了卞太后所说的另一事是什么了,除了让莫言以“曹节”的身份出宫外,她还寻了这对姐妹,要以山阳公夫妇之名将其献与曹丕,而这对姐妹很快就会成为曹丕的后宫嫔妃。
  “我知道你不忍心,但如此做对谁都好,她们入宫后会过上好日子,无论是否受宠,她们都是你与山阳公的女儿,是前朝东汉的公主,亦是陛下的外甥女,宫中之人绝不敢怠慢她们。节儿,‘陈尚衣’在宫中‘病逝’并不难,可这宫中的流言却很难消散,若让宫闱之事传至宫外,朝臣一旦知晓,必定是上奏天子!到了那时,那真是覆水难收啊!”卞太后看出莫言有所不忍,她道出了原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