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五章 司空府

第五章 司空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章司空府
  
  这一回,莫言睁眼所见的不再是醉梦阁那个阴冷的柴房了,而是一间简单整洁的屋室。古代的床榻自然不能与现代的相比,但比起那间柴房而言,莫言觉得身下的床实在是柔软舒适,不禁攥紧了被褥,喃喃道:“以前从未觉得睡个好觉是这么幸福啊。”
  
  莫言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先前被人施刑折磨的身体仍在隐隐作痛,疲惫感再一次席卷而来。“好困……再睡会儿吧……”
  
  没过一会儿,莫言就像是上学睡过头一样从床上顷刻惊醒。“我这是在哪儿?难道又被抓回醉梦阁了?”莫言焦躁不安地挠着头,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她这是又回豺狼窝了?低头一看,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衣衫早已被人换成了素净的贴身寝衣,是谁给自己换的?莫非是要自己洗干净了去服侍别人睡觉了?
  
  就在莫言细思恐极的时候,屋门被轻轻地推开了。莫言听见声响后,忍着身上的酸疼将整个被褥抱在怀中,拿过软枕充当武器地躲在床旁屏息以待。对方的影子越来越近,莫言心里也愈发地紧张了。“人呢?怎么不见了!”竟是女人的声音!方才的脚步声已经让莫言隐约地感到进来的人只有一个,没想到进来的还是一个女人。
  
  莫言立即拿手中的被褥盖住来人,趁其不备地用软枕狠狠地砸向对方,只听得她闷闷不断的反抗声。“想要逼良为娼?做梦去吧!要不是本姑娘没时间,我非得把这几天的账好好地跟你们算算!”一想起这几日在柴房受的苦,莫言真是又委屈又气愤,即便她没能出生在温馨幸福的三口之家,可到底是在妈妈、阿姨跟姨夫的呵护下长大成人的,哪里受过这些侮辱委屈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莫言虽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绝不是个任人拿捏的软包子!只要给她点时间,一定会有机会去醉梦阁一雪前耻的!眼下还是先离开此处为好!
  
  莫言的身体尚且虚弱不说,后因昏迷在床躺了一日有余,双脚没沾地气的她险些一软跌倒在地。“头好晕啊……”感到头昏眼花,手足疲软的莫言根本无力逃出这间屋室。
  
  “姑娘!你还不能下床走动。若让公子知道了,公子会怪罪奴婢的。奴婢这就扶姑娘回床上躺下。”
  
  莫言侧首一看,说话的哪是什么鸨母雪姨,也根本不是醉梦阁的娼妓,而是一个衣着朴实,看似僮仆的年轻女子,她身上有一摊明显的水渍,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翻在衣衫上了。女子见莫言站不稳,连忙出手搀扶。
  
  莫言蹙眉看着她,清秀白皙的脸上满是疑问。女子虽被莫言无礼相待,手中的汤药也被她打翻了一身,可瞧这姑娘一脸惊惧迷茫,心中不免对她的遭遇表示怜悯。女子温柔地扶着莫言回到床边说道:“姑娘莫怕,此处是司空府,没有人会欺侮你了,你就好好地歇养吧。奴婢去为姑娘重新煎药。”
  
  “你你你……说说说什么!这这这……里是司司司……空府?”一听到“司空府”,莫言吓得是目瞪口呆,舌头仿佛打了结,话都说不利索,抓过女子的手臂急切地问道。
  
  女子见她这般惊异倒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如此幸运,能被司空的“公子”带回府内的。于是,为了解其疑惑,女子将事情的原委详细地说与她听。
  
  当莫言从醉梦阁逃出后,两脚蹒跚地行走在许都道路上,经过酒舍之时,不小心撞上了一人,随后就不省人事了。之后,莫言就被人带回了司空府,还发烧昏迷了一日多。莫言本想问一问好心的公子是何人,是司空的哪个儿子,能被女子称之为公子的除了曹操的儿子们还能是什么人呢?
  
  女子离开屋室前却告诉莫言,只要姑娘养好病了,就会知道公子是谁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好好地歇养,等身体康健了,莫言才能去醉梦阁拿回紫玉佩,顺便一雪前耻!还记得刚入许都的时候,莫言险些因得罪曹操而丢失小命,眼下她留在司空府,不知是福还是祸?虽是欣赏曹操,但一想到那日的情形,不禁心有余悸。而醉梦阁的遭遇,更让她感到活于乱世的恐惧,无论如何,司空府都会是她目前最好的庇荫之地。
  
  回想起穿越后的种种,再加上未知的身份,便是这般倔强的莫言也忍不住蜷缩起身子蒙着脸低声啜泣。“阿姨,姨夫,我好想你们……我想回家……”
  
  不出五日,莫言的身体已恢复得差不多了,身上的瘀伤也在慢慢消退。在侍女的精心照料下,莫言吃喝不愁,只管养病。整日闷在屋中,简直是把莫言活生生给憋死了,她好说歹说求着侍女,侍女这才勉强答应了允她一人在府中走走。侍女担心莫言不懂府中规矩会惹祸上身,左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她哪里可以去哪里不可以去,而莫言一想到之前的遭遇,都是因为自己人生地不熟引起的,她还是很愿意,很耐心地听着侍女说得话。
  
  “这司空府未免也太大了吧。这里到底是在哪儿?出来得有一个小时了吧?一个小时就等于半个时辰了。”莫言一边走着一边抱怨,早知如此,她就不应该离开屋室。这下可好,她竟然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偌大的司空府怎么连个可以问路的人都没有啊?其实,莫言刚走出屋室的时候,还是能见到行色匆匆忙碌不停的僮仆们,只怪莫言像个刘姥姥似的,被这司空府弄得看花了眼,走错了路,自然就见不到那些僮仆们了。
  
  “贱人!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这身衣裙可是司空亲自送于我的!别以为你儿子深得司空喜爱,我就不敢罚你了。今日我且要看看,有谁可以救你。”
  
  “母亲!你不许欺负我的母亲!等父亲回府,一切自有定夺!”
  
  “瞧瞧你这儿子,年纪尚小便知道心疼母亲了。小公子,要怪就只能怪你有个懦弱无能的母亲了。你们把小公子拦下,不得让他靠近。”
  
  “贱妾恳求夫人放过我儿!稚子无知,无意冒犯夫人!求求夫人放过我儿!贱妾愿为夫人磕首赔罪!要打要骂,全听夫人的,只求夫人放过我儿!”
  
  “母亲!”
  
  “好,今日我便要好好地教训你!为我那尚未出世的可怜孩儿报仇!”
  
  跪地的女子缓缓地闭上了双目,想象之中的巴掌并没有打在她的脸上。“打人巴掌算什么本事呀?哟,还以多欺少咯?”
  
  闻声后的女子睁开了双眼,站在她身前的是个素未谋面的少女,少女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臂,替身后的她拦下了这一掌。突然出现的少女让在场之人皆是面面厮觑,错愕相顾,被两个侍女阻拦在旁的稚子趁此用力挣脱二人,直扑向母亲的怀中,担忧地说道:“母亲,你没事吧?她有没有弄伤你?”女子回以微笑,眼含热泪地将他拥入怀中说道:“母亲没事。”
  
  “你是何人?竟敢拦着我?”想来女子平日里骄横跋扈惯了,未曾受过这等羞辱之事,竟是恼羞成怒地瞪着面前的少女。见身边的侍女还愣愣地站在一旁,女子怒道:“你们这两个蠢笨的!还不快来帮我?”
  
  “何人?我是你姑奶奶!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我实在是讨厌你这样恃强凌弱的人!你没听见她向你道歉了吗?何必再为难他们母子二人?你如此蛮横,小心老得快!”莫言不惜为这对母子挺身而出,面对女子的盛气凌人,她毫无惧怕慌乱,眼见两个侍女要出手抓自己,她果断地将女子重重推向了二人。侍女始料未及,女子则因重心不稳与二人一同跌落在地,莫言见她们狼狈的模样不禁做了个嘲笑的鬼脸回道,“略略略。”
  
  莫言回身去扶还在跪地的女子,柔和地说道:“夫人别跪了,我这就扶你起身。”在女子怀中的稚子一脸惊讶又崇拜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姐姐,忍不住叹道:“姐姐好厉害呀!”
  
  莫言得意地一笑,回了个ok的手势说道:“小朋友,不用这么崇拜我哦。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