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十章 未遂

第十章 未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0章未遂
  
  正如曹丕所忧,莫言确实遭遇了不测,她前脚刚离开司空府,后脚便被人打晕掳劫。等到莫言混混沌沌地醒来后,睁眼所见的是一间陌生又粗陋的屋室,她的双手双脚还被人用麻绳紧紧捆住,嘴里塞着的布条只能让她发出毫无意义的唔唔声。莫言一边奋力挣脱手脚的束缚,一边回想着自己最近有得罪什么小人吗?为何要绑她?
  
  这时,屋门被人重重推开,屋外明朗的霞光刺痛了莫言的双眸,还未看清匪徒的脸,她的下颌便被厚实粗糙的大手捏得生疼,嘴里塞着的布条亦被他抽去。“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莫言终于看清了匪徒的脸,对方是个身形彪悍,满脸横肉的男人。看着如此面目狰狞的匪徒,莫言不禁心生畏惧,想要逃脱却苦于手脚的束缚。
  
  匪徒见莫言想逃,残暴地抓过她的手说道:“问我是谁?我可是你的‘夫君’!”
  
  即便手脚不得自由,心有畏惧,莫言仍在负隅反抗。“我是司空府的人,你岂敢动我?想要活命还不快放了我!”
  
  闻言,匪徒脸上突然露出可怖的冷笑,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哈哈……别说你是司空的女人,便是皇帝的嫔妃,不也是落在我手里?我虽是个屠夫,不能让你安享富贵,但你若乖乖依从,做了我的夫人,你便不必再过那些任人使唤,受人欺凌的日子。”
  
  这是陷阱!莫言不过是个普通的侍女,是谁对她如此不满愤恨,竟不惜将她卖于一介屠夫,思来想去,除了那位秦夫人还能是谁?莫言当日为救环夫人与曹冲不惜得罪秦氏,后又想起曹冲“智救库吏”之事,借由曹冲之口替他们母子二人出了一口恶气,秦氏被曹操禁足后不敢轻易找莫言、环夫人母子的麻烦,再加上莫言一直谨言慎行,又有人替她撑腰,莫言在府里过得相安无事,甚至还寻回了遗失的紫玉佩。想不到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秦氏依旧“贼心不死”,她不能动环夫人母子,便想了个办法除去莫言这根眼中钉。女人心,海底针,深不可测啊。
  
  屠夫见莫言若有所思,以为她在想办法逃脱,故又蛮横地抓着她手臂威胁道:“你既已来此,休想离开!”
  
  与他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想要逃脱,还得支他离开。上次莫言能在郭嘉面前装柔弱骗他,这一回重施故技,应能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吧?莫言努力装出楚楚可怜,眼含清泪的模样,用娇滴滴,可以掐出水的嗓音说道:“你弄疼我了!这世上哪有捆人做夫人的道理?就不能……先替妾身解开绳索吗?妾身不过是司空府里卑贱的侍女,父母早已双亡,还能去哪儿?”若不是莫言真心喜欢唱歌,或许她还有做演员的天分呢?
  
  莫言前后判若两人的变化让屠夫微微一愣,毕竟从未碰过女人,这一哭二闹三撒娇的,他哪受得了这些,心头一软忙解开她手脚的麻绳。“我……我这就替夫人解开。”
  
  当屠夫彻底解去麻绳后,双手双脚得以自由的莫言仍不忘在他面前故作楚楚可怜。“我……有些饿了。你能替我做些吃食来吗?”
  
  听见自己的“夫人”说饿了,屠夫抚摸着莫言的脸颊说道:“那我去给夫人做些拿手好菜。”莫言乖巧点头,应了声:“恩。”
  
  “我眼里容不下这样一个惑主的狐媚留在司空府,正好又听说你请了媒人四处说亲,你想要娶妻,我要她离开,各得其所,有何不妥?只要你答应,我愿赠你钱财,让你好好置办昏礼。先别急着谢我,我再赠你一言,千万别被她那双眼骗了,这贱婢真不知骗了府里多少人。”
  
  屠夫的耳边忽然响起了秦夫人对他的告诫,再想一想她清醒后从负隅反抗变成柔弱乖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实在是可疑,若真的依她之言去做吃食,她还不会趁此逃脱?送上门的女人,他怎能轻易放她走呢?
  
  郭嘉再随性风流,终究是温润如玉的多情君子。屠夫则是日日杀生,双手沾染血腥,这般蛮横粗暴的他又怎会懂男女之间的温存?自私无知又有**的男人一旦精虫上脑,便是色令智昏,如同疯狂无情的恶魔在辣手摧花。屠夫满是横肉的脸上再次显露出狰狞又猥琐的笑,用强壮彪悍的身躯压制着身下的少女,厚实粗糙的大手撕扯着少女的衣裙,伴随着衣裙的撕裂、少女淡淡的体香,低头见至莫言身上单薄的帕腹①、肌肤若冰雪,他愈加兴奋、血脉偾张。“择日不如撞日,你我今日就行了周公之礼!”
  
  “你放开我!救命!”那双清澈灵气的眼眸充满了恐惧,莫言竭力拍打、试图推开对她施暴的屠夫,然而她的力量实在微弱渺小,屠夫始终是泰山压顶,屹然不动地咬吻着她的玉颈。
  
  “性子够野,我喜欢!”屠夫得意地一笑,正想一解帕腹、一吻樱唇时,却发觉身下的少女停止了反抗,她微微仰首,清莹澄澈的双眸噙着晶莹的泪珠,双手缠上屠夫的熊背,带着少女独有的腼腆柔情对其喃喃细语,“你再近些。妾身有话想说。”
  
  此时的屠夫已将秦夫人的告诫置之脑后,只见他鬼使神差地凑近莫言的嘴边。“你去死吧!”莫言恶狠狠地咬上了屠夫的耳朵,鲜血沿着他的耳边缓缓滴落,莫言的嘴角亦染上一道血迹。“啊!”屠夫立即捂住受伤的耳朵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莫言见屠夫倒地在旁,已顾不得身上撕裂的衣裙,慌忙逃向屋门。闻声而至的曹丕正要抬腿猛踹紧闭的屋门,本该是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岂料变成了“英雄未遂”。
  
  就在莫言推门的一瞬,曹丕急忙收腿,险些误伤了她。眼前的少女衣不蔽体,嘴角还有一道清晰的血迹,见莫言这般狼狈,曹丕怒不可遏地抓着她的肩膀问道:“阿言!你……他对你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他!”
  
  屠夫痛苦地用手捂着鲜血直流的耳朵,见莫言要逃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咬牙道:“我的……耳朵!好你个贱婢!看我怎么收拾你!”
  
  曹丕的出现就像是一场及时雨,又好比一剂良药,刹那间便湮灭了莫言心中的恐惧,令其逐渐平复。这还是莫言第一次看到如此愤怒的曹丕,幽深的眼眸似是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他手上之力竟让她感到些许疼痛。是的,曹丕为莫言彻底失控了,不再是那个冷漠孤傲、谦和有礼的二公子,而是一个会为了心上人怒发冲冠的少年,就在他拔剑欲杀屠夫之时,莫言及时拦住了他。“子桓,我没事。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动手,若为此杀了他,只会更棘手。我们快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