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十二章 醉酒

第十二章 醉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2章醉酒
  
  曹丕无视莫言的挣扎,强行将她带至司空府的偏门,此时的日暮余晖将他们的身影拉至极长。
  
  刚踏出偏门,莫言终于忍无可忍地向曹丕呼喝:“曹丕,你再不放开我,休怪我无礼了!”见曹丕置若罔闻,莫言一怒之下咬上了曹丕的手,齿间立刻充斥着血腥。
  
  经莫言这一咬,曹丕不由得蹙紧了两道墨黑沉眉,随后放手,不再抓着莫言的手臂,而他的右手则被莫言咬出了两排带有血迹的齿痕。
  
  莫言揉了揉被曹丕抓疼的手臂,正想责问他为何如此,曹丕却一改方才的霸道,又变回那个谦和有礼的二公子,他温柔地问道:“手还疼么?”
  
  曹丕前后判若两人的差异让莫言一时答不上话。“阿言?”等曹丕再次唤她,这才回过神摇首道:“我哪有这么娇弱。倒是你,被我反咬一口。手伸出来让我看看。”
  
  这一回,是莫言不顾曹丕的反对,执拗地拉过他的手察看伤势,带着歉意柔声说道:“是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子桓一定是担心我出事,这才赶来的吧?又为了我故意说那些话。其实,即便你不出现,我也会与她解释其中的误会。”
  
  莫言从怀中拿出随身携带的白净手绢,小心翼翼地为曹丕包住伤口,若不是咬伤了他,她都不知道曹丕的双手竟有数之不尽的伤痕,掌心爬满了重茧,她不禁微蹙柳眉,倒抽了一口气叹道:“你的手……有好多的伤痕……”
  
  当曹丕再一次触碰着少女温暖柔软的纤手,他幽深的眼眸尽是眷恋,而一想起她在卞夫人面前的坚决,眼中又失去了她曾经为他带来的明媚。曹丕随即甩开莫言的手,淡漠地回道:“治兵习武的人哪有不受伤的。阿言不必见怪。”
  
  “你不对劲。”莫言似乎察觉到曹丕眼中的异样,如果他真的是为了让自己脱身才故意说那些话,为何现在说话还要带着刺呢?她疑惑地凝望着那双幽深的眼眸,想在其中找到真正的答案。“子桓,你该不会生气了?难道是……在气我婉拒她?”
  
  “我……”被说中心事,曹丕难免语塞,偏又不敢在莫言面前坦露心迹,他双手紧攥成拳,有意地避开莫言的目光。“我说过的,不会再让人伤害你。听冲儿说,你被她的侍女带走,我一想起昨日……便不敢来迟,故而闯门。”
  
  明知曹丕这是在顾左右而言他,不愿正面回答问题,莫言仍觉得有股暖流在心田流动,无论穿越至今遭遇了多少不公与委屈,可至少她遇到了能真心实意关心她的人,莫言不再多想,而是俏皮一笑地伸出手轻拍曹丕的肩膀。“安啦安啦,我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反正我们都出来了,不如请我喝杯未来的喜酒吧?呀,你们这时候的酒尝起来不知是何滋味?”
  
  “未来的喜酒?”这一次,在曹丕的眼里,莫言的笑容却不如以往那般和煦温暖,她对自己与任氏定亲之事无动于衷,更不惜婉拒养母,他低声而失落地重复着莫言的话。
  
  见曹丕迟迟未动,莫言忍不住催促道:“你怎么还不走?不是吧?子桓,你连杯酒都不愿请我喝?”
  
  酒舍,一间雅致的上房。
  
  食案上肴核既尽,杯盘狼籍。莫言虽能饮酒,与曹丕推杯换盏后,已然不胜酒力,微醺耳赤,清秀白皙的面容染上一片绯红,她又一次为自己斟酒,晃晃悠悠地举杯至曹丕面前说道:“子桓。我不能在你成婚之日讨一杯喜酒,只好在此敬你一杯。”
  
  自至酒舍后,莫言言笑晏晏,曹丕愁眉不展,无心饮食笑语,见莫言再次举杯饮酒,他不悦地伸手阻拦。“阿言,你醉了,不可再喝了。”
  
  “我没醉!”不肯服输的莫言连忙与曹丕争辩,但曹丕不想让她再沾一滴酒,想从她手中夺过酒樽,二人你夺我拿,不慎将其打翻,莫言更是一个踉跄,扑入曹丕的怀中。
  
  事发突然,两人皆是猝不及防,尤其是清醒的曹丕,温香软玉在怀,他该如何当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冷漠孤傲的少年此刻也是心头撞小鹿,面上起红云,往日拿惯兵器的双手竟变得如此迟缓僵硬,始终无法推开怀中醉酒的少女。
  
  醉酒后的莫言意识逐渐模糊不明,行为不受控制,身子柔弱无骨地依偎在曹丕的怀中。少年英姿俊秀的面容忽而迷离,忽而清晰,眼前愈加晕眩,她微眯着眼儿说道:“诶?子桓,你啥时候有个双胞胎兄弟了?跟你长得一模一样哦!”
  
  莫言温热的鼻息,如墨的青丝直让曹丕呼吸急促,迟缓僵硬的双手不知是何时搂上她的纤腰,他微低着头伸出被白净手绢包裹的手,慢慢地抚上她绯红的脸颊,沉声问道:“为何不愿入府为妾?做我的妾室就如此委屈?难道在你心里,我只是那个不为父亲所喜的二公子?若今日问你之人并非卞氏,而是我,你也一样如此坚决?”
  
  莫言昏昏沉沉得厉害,她依稀见到曹丕嘴唇翕动,正与自己说些什么,可她努力地摇头晃脑却依旧听不清楚他说的话,只觉头痛猛烈,眼皮沉重,眼下唯有好好睡上一觉方能解酒醉。莫言缓缓地闭上双眸,含含糊糊地说道:“什么妾不妾……二公子的……我们是朋友……是穿越古今的朋友。要不是太想家了……或许……或许我还会……留至你……与任氏成婚之日。”
  
  曹丕俯身凑至莫言的嘴边,如同梦呓的醉话,仅能听清“妾”、“想”、“家”这几个字。曹丕忽然想起昨夜,莫言对他言道:“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他从未听她说起过双亲,家在何处,少女的身世虽是可疑,但他相信她与她都曾失去过至亲,渴望家人的亲情关爱。
  
  曹丕身不由己地将怀中昏昏欲睡的少女搂得更紧了,一如昨夜两人的亲密倾诉,他本想拿出玉镯亲手为莫言戴上,却改了主意。“阿言,父亲为我与任氏定亲,是为了秦晋之好,笼络人心。待任氏嫁入府中,为我正室,我便纳你为妾,请阿言安心留在我的身边,日后我定待你如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无人敢伤害你半分。”曹丕虽未提爱恋二字,但此番许诺,不难听出他的真心,可惜莫言没能听见,而曹丕亦非站在莫言的角度所言,他更不知她是来自一千八百余年后的穿越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