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莫言,天下 > 第十三章 别有深意

第十三章 别有深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3章别有深意
  
  入夜的司空府,卞夫人的内室传出一阵断断续续的琴音。
  
  曹操趁着月色来至卞夫人的屋室,挥手屏退了屋中的侍女,悄悄踱步至夫人身旁,扬眉笑道:“夫人今夜真是好兴致啊。”
  
  “妾身不知司空今夜来此,是妾身失礼了,侍女怎不通传一声……”闻声的卞夫人仰脸看着站在身旁的曹操,正欲起身施礼,却被曹操一双宽厚的大手揽住了肩膀。
  
  曹操狭长的双目难掩温情,将夫人轻轻地揽入怀中说道:“你我夫妻二十载,何须如此多礼?是吾不让侍女通报,夫人要责怪该是怪吾。”
  
  “阿瞒……”阿瞒乃曹操的小名,卞夫人在外不会唤丈夫小名,唯有夫妇独处时,她才称丈夫一声阿瞒。
  
  “许久未见夫人抚琴了,吾还记得当年在谯县,一见夫人绝世姿容,二见夫人轻歌曼舞,令吾心驰神往,难以忘怀!而今已过二十载,夫人丝毫未变!吾已老了诶!”见夫人依旧满头青丝,容华端丽,曹操不禁一声喟叹。
  
  卞夫人温情脉脉地倚靠在曹操厚实有力的胸膛,抬头凝视着他的双目,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她的模样一如二十年前的温婉娴静。“阿瞒说笑了,这世上岂有朱颜不改之人?朱颜易得易逝,风骨气魄一生难求,二十年过去,阿瞒的风骨气魄犹在,仍是妾身心中的英雄。”
  
  闻言,曹操遂大笑,在卞夫人的脸上落下一吻,说道:“夫人啊,你真是深得吾心!今夜不弹琴,不弹琴!吾与夫人该好好叙叙旧情了!”曹操将夫人拦腰抱起,虽说夫妻二十载,但妇人的矜持仍让卞夫人羞红满面,软语温言。曹操妻妾众多,卞氏能得以扶正,要说是凭着容貌、性情与生养只能说答对了一半,最重要的还是她善于察言观色,知情识趣,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而且一点都不善妒。曹操每逢出征打仗,无论输赢,一旦回朝,他回府后要见的第一个女人一定是正室卞夫人,美人易得,善解人意的美人最难得。
  
  有人沉醉于妻室的温情密意,也有人沉浸在醉梦阁的温柔乡。
  
  与此同时,曹操的军师祭酒郭嘉正慵懒地枕于美人膝上,美人低眉垂目地为他捏肩捶背,真是十分惬意。
  
  良久,郭嘉缓缓睁开一双桃花眼说道:“怜月,两件事情查得如何了?可有眉目?”
  
  郭嘉眼前的这位美人正是醉梦阁的“花魁”——韩怜月,她既有出尘绝艳的容颜,又弹得一手好琴,恰如其名:我见犹怜,月明如水。即便身边有许多拜倒于她裙裾之下、待以殷勤一掷千金的男子,她的眼里始终只有郭嘉一人,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们可享一时欢爱,却不能谈及情爱,相守一生。
  
  “如你所料,伏将军的女儿果真离府出走,将军派人暗中搜寻多日,至今未得女儿的下落。”韩怜月如实而答。自古道,英雄难过美人关,莫说世间英雄,那些寻花问柳的好色之徒又有几个能受得住温玉软香的枕边风?经此一夜风流,早已将不可告人之事悉数泄露。
  
  “哦?”郭嘉遂坐起身,满面含笑地问道,“此事当真?”
  
  纵然二人如此亲密,面对心上人勾魂迷人的笑容,韩怜月不禁满脸羞红,低声回道:“当真。”闻言,郭嘉脸上的笑意渐浓。“我听闻伏将军的夫人因遇难产险些殒命,诞下一女未久便已离世,将军断弦未续,独身抚养幼女,视如明珠,不曾让外人看见独女。”郭嘉从未见过伏将军的女儿,但低头一想只觉事有端倪,将军之女离府出走,恰好司空府也来了一位身份可疑的侍女,而她身上的紫玉佩更非黎民所能拥有,若说两人之间并无联系,未免过于牵强,不尽合理。
  
  韩怜月见郭嘉一脸笑意,又听他提及了伏将军及其独女,以为郭嘉有意与其结亲,虽知他从未将儿女私情萦怀于心,而她深陷章台已非清白之身,岂能奢求与他相守一生?但一想到心上人会娶旁人为妻,韩怜月不免心如刀割,肝肠寸断,为了不让郭嘉发觉异样,她连忙佯装不知,故作好奇地问道:“奉孝让我探听伏将军的女儿,莫非已知她在何处?”
  
  郭嘉先是别有深意地一笑,后慢条斯理地回道:“知,亦不知。”似是察觉到美人神色有异,郭嘉轻柔地将韩怜月揽入怀中,低头吻其额间。
  
  望着那双黑白分明、似笑非笑的桃花眼,韩怜月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缠上郭嘉的脖颈,静等其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