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万历新明 > 第五十章 血色

第五十章 血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场众人哪有智商在水准线以下的?此时都明白了皇帝所欲,各个被朱翊钧的城府吓了一跳,再不敢以少年君主视之。朱翊钧未等杀人,立威目的已经达到。
  罗万化今天说了两句话,众臣都无一言回之,心底暗暗得意。刚要乘胜追击时,见张居正在上首给他使个眼色。他乃心思剔透之人,立即知道自己今天有些得意忘形,闭嘴退了回去。
  朱翊钧见众臣对罗万化的提议都不反对,拍板发话道:“将吴继爵夺去爵位,贬为庶民!其余京营掌营的都斩首!”礼部尚书陆树声上前承旨退下。
  英国公等人此时心知皇帝要在军中立威,不敢再做声。
  没想到皇帝话题一转道:“杨炳、王遴虽有大罪,但于定襄王病重时承接重任,这心思虽说没在正地方,但也有可悯之处——特准杨炳长子袭爵!王遴么,免其死罪,夺其出身,流云南!”陆树声和吏部尚书王翰上前承旨。
  杨炳流泪满面,高声道:“谢皇上天高地厚之恩!臣死无憾!”王遴逃得一命,也高声谢恩。李环、顾寰等人抖做一堆,做不得声。
  朱翊钧又道:“为存勋家体面,李环等人家祭田不予抄没,子女不发教坊司,仍叫他们守田度日罢了。”李环等听了,情知不免,但妻子儿女不至于流落贱籍,也都哽咽谢恩。英国公等见皇帝这般处置,大写一个“服”字。
  朱翊钧道:“京营把总以上,俱抄家、免职、流边,发各处军前效力!”谭纶上前承旨。
  朱翊钧顿了顿道:“锦衣卫已查明,陈蕖巡视时收受贿赂,置军国事为儿戏,和这些丑类一起杀了,传首天下!”
  葛守礼听皇帝还要杀陈蕖,又跪下道:“皇上,不可杀言官也!臣请皇上开恩,饶了陈蕖性命,以利言路。”
  朱翊钧听了冷笑道:“此丑类仍可称之为国而忘家、忠而忘身之台谏乎?”
  葛守礼摘下帽子,磕头道:“若皇上仍要杀,臣请乞骸骨。”朱翊钧心道你个老狐狸,你不就是想趁机落跑么?想瞎你的心了。
  原来葛守礼这番做作,乃是为了日后平安降落所用。他心里明镜似的,皇帝杀陈蕖情理法俱足,自己倚老卖老没啥用。
  但他此时力保言官,相当于给自己加上强力护盾。在日后众官攻讦时,其他言官不可能不想到他此番张致。在大明朝,只要言官不群起而攻,其他渣渣老葛表示不在乎。
  朱翊钧见他耍起心眼,憋住表情严肃道:“乞休所请不许,朝中有一老,如有一宝,葛总宪还是勉为其难罢。陈蕖么,拿下去一起斩首,祭纛!”
  锦衣卫不管老葛在旁边磕头流泪,直喊皇上开恩的表演,将几位勋贵和陈蕖堵了嘴,拿了下去。
  一圈儿亲军把大纛的绑绳松开,将大纛斜放。稍作准备后,旨意下来。一声号炮响,鬼头刀落,杨炳、李环、顾寰、赵祖征、李应臣、郭应乾、陈蕖七颗大好头颅人头落地,腔子里的血喷出丈远,将大纛上的丝绸飘带染得通红。——朱翊钧此时也不知自己将原时空未来的户部尚书给杀了。
  台下张罗着杀人时,朱翊钧将那腿上流血仍坚持行阅的兵叫上来,问他道:“汝何名?居何职?”
  那兵二十岁左右年纪,腿上包着绷带,颤抖着叩头答道:“小人叫赵万里,乃彰武伯亲兵。”
  朱翊钧道:“你今日所为,为京营中唯一可观者。可愿继续当兵?若愿意,可入禁直。如你不愿,仍可扶保彰武伯家,他家长子回头袭爵。”
  赵万里万万想不到皇帝是这般好说话的,闻言颤抖声音道:“谢皇上隆恩!小的愿仍跟着小伯爷。”朱翊钧闻言不以为诩,温言赏了他十两银子,让他回营。众臣见皇帝举重若轻,以一个彰武伯亲兵安抚住京营底层军心,心中叹服。
  此次大阅兵,朱翊钧杀人施恩,情理法三面占得足足的。手腕高超,群臣悚惧。此次共杀候爵二人、伯爵四人、给事中一人,流放侍郎一人,把总以上军官一百余人,加上附着在这些人家吃饭的人等,影响所及几万人不止。大明百年以来,未有如此大案。
  当这次阅兵的消息跟着人头一起传遍天下的时候,这天下官、民人等都知:一个叫做“万历”的时代,以血色拉开了帷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