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 第十章

第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全部不符合。”方青说。
  
  简瑶一怔,望向薄靳言,而他神色清淡不语。
  
  这时方青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说:“简瑶,死者傅伟的家人赶过来了,情绪很不稳定。你是犯罪心理专家,又是女性,能不能过来协助我们安抚一下。”
  
  简瑶立刻说好,挂了电话,薄靳言朝她点点头。简瑶想了想,又说:“你一个人好好呆着,不要乱跑。”
  
  薄靳言非常淡然地一笑,指指自己的脸颊。简瑶踮起脚亲了他一下,他才答:“好。但是我从不乱跑。”
  
  简瑶:“……”好吧,随便吧。
  
  简瑶很快出门打车走了,薄靳言一个人慢慢踱上楼。今夜星空晴朗,天气温凉。他走到二楼,抬头看着那个庭院。几乎被树挡住,不见端倪。
  
  一般情况下,薄靳言是很听简瑶的话的。回房间后,关好门窗,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
  
  而他的大脑,却在高速运转着。
  
  一夫多妻的畸形家庭,长期的压抑和怨恨。
  
  狂妄,占有,收集癖?相对弱势好控制的对象,金钱和地位带来的膨胀。
  
  ……
  
  “傅伟……有点好色吧,大学时他玩过小姐、谈过网恋。”
  
  “攒了年假……还说兴许能有一段艳遇。”
  
  “他还给我留了qq号码,当时扫地大妈和其他服务员还笑我呢。”
  
  ……
  
  尸体被砍了四十多刀,刀刀见骨。脸也被剁烂,疯狂无比。
  
  冷静又愤怒,克制而疯狂,源自长期压抑后的极度精神扭曲。
  
  ……
  
  扫地大妈脸上的新鲜伤痕。
  
  张菊芳举起扫帚狠狠打下去。
  
  静默的、仿佛死井般的庭院。佣人们相对无言。
  
  赵霞站在鱼池边说:“老板今晚不会去我的房间。放心,他不会再打你。”
  
  ……
  
  “噢。”薄靳言抬起头,赤脚就下了床,走到窗边,拿起方青留在这里的望远镜。
  
  庭院静静,又熄灯了。
  
  他看了一会儿,移动望远镜,落在另一个地方。
  
  厨房。
  
  客栈的厨房,跟姚家院子是共用的。此刻已接近12点,那里早熄了灯。是个很大的独栋屋子,在客栈背后。
  
  薄靳言感觉到体内的血液,有些许沸腾了。每次接近真相时,他都有这样的感觉。他从包里拿出样东西,亦是从方青处拿来的——一瓶发光氨。
  
  刚推开屋门,他忽的一愣。因为厨房那座屋子外,隐约竟有黑影闪过。他立刻拿起望远镜,却看到那里空无一人。薄靳言迅速想起,今天警方找姚家人名曰“消毒”,实则取指纹。那人心思敏锐,又有反侦查意识,说不定已经被惊动,会采取行动。
  
  薄靳言立刻快步跑下楼。
  
  很快到了厨房外。里头黑漆漆的,只见柜桌轮廓。淡淡的月光照耀着。而周围只有安静的几棵树。
  
  薄靳言又看了一圈,并未见人影。或许刚才只是有人经过。
  
  他推了推门,没锁,只搭了个门栓。薄靳言侧身进入,虚虚掩上。
  
  抬头四顾,二十余平米的空间,大长桌、碗柜、水槽,整齐而普通。薄靳言的目光首先落在水槽边,那里有两个大刀架,放了十来把刀。有菜刀、水果刀、斩骨刀。视线再往上移,墙边挂着几件厚工作服。应当是从姚家工厂拿来的,供厨子们穿用。
  
  薄靳言拿起发光氨,非常谨慎地选择了一些细节处,喷了上去。
  
  静了几秒钟,薄靳言抬起头,笑了。
  
  ——
  
  傅伟的父亲叫傅大凡,已经五十多岁了。这次他是一个人过来的,因为老婆瘫痪在床多年,根本无法带过来。就这样,他安顿好家里才过来,离儿子死已经有几天了。
  
  他是当地工厂的一名技师,干了一辈子。此刻就穿着件半旧的外套、西裤,旧皮鞋,坐在刑警队的接待室里,双眼通红,狰狞又憔悴。
  
  简瑶看到这老父亲的样子,也觉得心酸。尽管温言安抚,可谁又能真的感同身受,抚平老来丧子之痛?
  
  傅大凡的双手深深插进头发里,刚才他终于看到了儿子的尸体,现在还在微微发抖。他想不通,儿子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他含辛茹苦带大的孩子啊,那个调皮、聪明,让他骄傲又让他思念的儿子。他知道儿子并不是足够听话。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但从小他就没亏待过他,甚至比旁人还要宠孩子。
  
  儿子长大之后,就不太亲父母了。念大学之后,寒暑假也很少回来,电话也打得少,除了要生活费。工作之后,他每次打电话过去,也说不了多久话。可那也是他深深爱着的孩子啊,这世上唯一的骨肉啊。可知道只要他能幸福,父母愿意用一切去交换啊。
  
  可他却死了,死得凄惨又痛苦,只余一堆血肉白骨,还给爸爸妈妈了。
  
  傅大凡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掉下来。
  
  简瑶轻声说:“叔叔,您保重自己身体。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
  
  傅大凡发出一声痛哭的嚎叫,猛的抬头看着她:“凶手?听说凶手是个精神病,我都听他们说了,街上每个人都在说。可你们警察,怎么能让精神病出来杀人?怎么连个精神病还没抓住?为什么!”
  
  他一下子扑上来,简瑶下意识倒退两步。旁边的两个刑警立马拦上来,抱住了这位情绪激动的父亲。简瑶的脸有点发白,也有点难受。刑警示意她先避一下,她又看一眼痛苦绝望的傅大凡,转身离开。
  
  夜晚,树静风止。
  
  简瑶站在警局走廊里,望着寂静的山和城。
  
  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尽管现在,她都快要记不住他的脸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