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阳光灿烂,晨风轻拂。静谧的林荫路,安岩骑自行车飞驰而过。路旁有女孩惊鸿一瞥,却只见白衬衣和清俊面容。
  
  他背着个黑色电脑包,戴着耳机,脚踩运动鞋。看起来就像是个大学生。许是今天天气太好了,他的动作显得格外轻快。以至于停好自行车、走进公安部大楼时,保安还问了一句:“今天心情很好?”
  
  安岩这才察觉玻璃门上的自己,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
  
  他立刻抿了嘴,恢复扑克脸。
  
  保安:“嘿……”又装老成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
  
  他们还没到。
  
  安岩把包丢在桌上,看一眼时间还早,打开电脑玩游戏,顺便黑掉游戏里的几个恶霸玩家。
  
  门再次被推开,带着清凉的风进来。高个男人一脸淡然,用手臂撑着门。娇小的女人轻轻盈盈走进来,说:“啊,安岩已经到啦!”
  
  安岩一分神,游戏里被人干掉了。他抬起头,看他们一眼:“嗯。”
  
  哦耶,再干掉对方一盘。
  
  天知道他这些天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有多无聊,薄靳言不在,就不能接案子。他几乎把部里的系统黑了又进三四回,人生孤独寂寞冷。
  
  尽管眼睛盯着屏幕,眼角余光却瞥着他们。薄靳言脱掉西装,挂在架子上,挽起袖子,去泡咖啡了。
  
  安岩:“给我来一杯。”
  
  薄靳言:“我只给简瑶泡。你自己没手吗?”
  
  简瑶在桌前坐下,立刻喝止:“靳言,你就给他泡一杯怎么啦,举手之劳。”
  
  薄靳言便不说话了。
  
  安岩微微一笑。
  
  一盒桃花饼送到他面前,简瑶笑着说:“你怎么这么喜欢吃甜的啊?”
  
  安岩拆开,拿出一块就丢到嘴里:“谢谢嫂子。”
  
  薄靳言在旁笑了笑,自言自语般道:“我就不喜欢吃甜食。”
  
  安岩直接把一整包都收进自己抽屉里。
  
  上班铃响了,咖啡的淡香弥漫整个屋子。阳光从窗口安静地洒进来,又是平静而充实的一天。没有案子,薄靳言看卷宗;简瑶写古城案的后续分析报告;安岩统计今年最新的犯罪数据。
  
  公安部犯罪心理研究室特案组成立于今年年初。在薄靳言回国侦破了系列大案后,上级专门为他配备了这个组。简瑶和安岩都相当于他的助手,身份都暂时定为刑警。平时出动时,由市公安局的一支刑警队配合。
  
  “鲜花食人魔”案后,算上古城案,他们已经破了三个案子了。
  
  “对了,严局长上周说,会给我们再配一名刑警,从外地调。”安岩说。
  
  “有资料吗?”薄靳言问。
  
  “还没发过来。”
  
  薄靳言“哼”了一声:“我可不要什么庸才。”
  
  安岩和简瑶都各忙各的事,没理他。过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不过,我的手上的确没什么像样的刑警。”
  
  安岩:“嫂子,让他闭嘴。”
  
  简瑶:“闭嘴。”
  
  与此同时,方青拖着行李,走出北京火车站。他抬起头,看着不太蓝的天,和厚厚的云。5月的天,就热成这个鬼样子。垃圾气候,哪像古城四季如春天高云阔。看着看着,鼻子痒了,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嘿,谁在惦记他呢。
  
  他拖着箱子,挤上了开往公安部的公交车。
  
  ——
  
  晚上,薄靳言去跟老友傅子遇吃饭。
  
  傅子遇开着那辆切诺基,行驶在去往公安部附近的路上,他觉得很奇怪啊,为什么薄靳言回来了,自己就得开着他的车,替他去洗?薄靳言现在除了简瑶,不是还多个叫安岩的跟班吗?上次周末,他还看到安岩在薄家蹭吃蹭喝呢。
  
  为什么洗车这种佣人活儿,还是他做!薄靳言既然交了新朋友,他不应该晋升为高vip好友吗?
  
  尽管这样愤愤的想着,结果昨天接到薄靳言“我即将归来”的电话,傅子遇还是任劳任怨地去帮他把车洗了,甚至还自己掏钱替他换了车里两块新的地垫。
  
  远远看着薄靳言就站在饭店门口,双手插裤兜里,清冷的、与周遭人群格格不入的模样。傅子遇看着看着,忽然又笑了。
  
  或许薄靳言说的对,他就是老妈子的性格,老妈子的命。
  
  一定是他心中温柔的爱太多,无处可用,才用到薄靳言身上。
  
  两人落座,照旧点了一条鱼、一份青菜和一盘小炒五花肉——肉是给傅子遇吃的。
  
  吃了几口,傅子遇问:“简瑶呢,怎么没一起来吃饭。”
  
  薄靳言像是没听到似的,低头用筷子精细地剔着鱼刺。
  
  傅子遇:“问你呢!你老婆呢?”
  
  薄靳言这才放下筷子,喝了口茶,淡淡答:“她去参加同乡聚会了。”
  
  “同乡?”傅子遇有点明白过来,笑了,“那个青梅竹马也在?”
  
  “呵……”薄靳言答,“如果按人生100岁的长度算,我才是简瑶的青梅竹马。那个,只不过是幼年同乡之一。”
  
  ——
  
  简瑶下了车,远远就看到李薰然站在饭店门口,身旁还站了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薰然!”简瑶走过去,他俩都露出笑容。
  
  “瑶瑶,我给你介绍一下。”李薰然拍拍身旁男人的肩,“这也是我们潼市人,大律师洛琅。小时候他还带我们钓过鱼呢,不记得了吧?”
  
  简瑶见那男人长得高高大大,眉目端正,穿一身做工精良的西装,三十余岁,浑身上下都透着文雅的精英气息。洛琅看着她,也微微一笑:“简瑶,你好。”
  
  孩提时还一起钓过鱼?那简瑶可真记不得了。她也笑着跟他握手:“洛律师你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