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要寻找的,是一位35-45周岁的男子。他身材高挑、结实。经常健身锻炼,因此具有非常强壮的体魄。这样他才能完成徒步搬运尸体至山顶的目标。
  
  他曾练习过搏击或跆拳道等,并且是个中高手。心思缜密、善于谋划。他有渠道接触到警方的办案消息,并且非常熟悉刑侦技巧。所以才能成功追踪到多名通缉犯,并实施杀戮。
  
  他拥有优秀的经济条件。家境优秀,或者拥有一份收入颇丰的职业。
  
  他是潼市人。目前无法判定他是否与当年的简翊案有关。但他在少年时必然遭受巨大精神刺激,而后开始杀人。他的杀戮经历了从混乱到成熟的过程。起初他选择受害对象全无规律,皆以乱刀砍死,只在背后绘制蝴蝶。后来逐步转变,专杀罪犯,乃至罪大恶极的悍匪,并且以铁钉形式执行,完全转化为’执法者’。
  
  他的作案时间,不呈现明显周期性规律,且中间有数年断层。我怀疑可能被其他原因打扰,譬如入狱、出国、住院等都有可能。
  
  现场的香炉,和对两类尸体不同的处理方式,也证实了他对早期受害者的歉疚心理。他虽然变态,却始终在挣扎,且有良知。在成为’执法者’后,我想他得到相当大的解脱,精神状态也趋于稳定。因为他终于找到一种平衡杀戮需求和良知的方式。
  
  但从心理学的角度,这种稳定只是表面化的、暂时的。杀戮越多,变态程度越深。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可以肯定他的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只是需要一个爆发口。
  
  而最近,那个爆发点出现了。他终于以公开的方式,杀死了仿冒自己的蝴蝶杀人案的帮凶。”
  
  薄靳言做完这一番推理,所有刑警都沉默着。简瑶却莫名有些不安,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总觉得有什么内容,似曾相识;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人和事呼之欲出。可因为人就在网中,又看不清晰。
  
  她望着薄靳言,再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心却又慢慢平静下来。
  
  不要害怕正视伤口。
  
  因为真相永远存在,就在我们的伤口之下。等待我们去发掘它。
  
  之后的几天,关于这起案件的一切,都是轰轰烈烈、掷地有声的。必须上报公安部,且被列为今年头号大案,震惊全国。加派更多警力直赴南方,成立专案组、下设多个工作小组。而薄靳言的特案组,成为专案组的核心和顾问。刑警们从多个方面开始追查:12名受害人背景调查、现场精密鉴定、嫌疑人排查……
  
  而薄靳言却在这时,直接将特案组的第一个目标定为洵市、20年前的简翊案。
  
  他从不做无用之功。
  
  他只走捷径。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他心中早已认定,蝴蝶杀手,与简翊案有着隐秘的关系。
  
  ——
  
  秋风起,监狱外的高墙灰黑而绵延。方青与安岩拿着一叠资料走出来,看到他们,方青就说:“当年的案件,事后追查出的凶手一共8人。其中3人主犯被判处死刑,1人无期,4人有期。其中又有2人在服刑期间过世,出狱的3人中,有2人都在10年前死去,只有一人还活着,叫徐胡强。”
  
  ……
  
  这是一间汽修厂,最普通不过,员工四五人。
  
  徐胡强已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身形佝偻,却还跟年轻人一样在洗车,可见生活之艰难。简瑶远远地看着这个昔日的杀手凶手之一,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
  
  “你会原谅他吗?”薄靳言忽然低声问。
  
  “可以放下,但是无法原谅。”简瑶答。
  
  被带到警察面前时,徐胡强明显有些战战兢兢:“我没有犯事,为什么抓我?”
  
  方青冷道:“老实点,找你问点事。非常重要的事,不认真答就得再跟我们回警局。”
  
  出来的人,是绝不愿意再进去的。何况徐胡强也害怕丢掉这份工作,连忙点头。
  
  可是,从哪里问起呢?
  
  当年的案件,已被当年那些优秀又愤怒的刑警们,来来去去问过千百遍,所有细节都详细记录在案。只怕徐胡强也招认过无数遍。
  
  却见薄靳言平静地对着徐胡强的方向,墨镜下的双眼无人可以看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