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石头仔。
  
  简瑶等人只得到了这一个外号。无论再怎么问,徐胡强也记不起、不知道有关于那个“石头仔”更多的一切了。他的真名是什么、家住哪里,隐隐约约只记得石头仔个头挺高,脸也记不太清了。
  
  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当年的人死的人,散的散。石头仔不过是混了几天的小弟,街头巷尾自然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段过往了。
  
  线索看似中断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离真相,已经很近很近了。
  
  薄靳言在潼市的第二个走访目标,是一户失去儿子已经有十多年的家庭。
  
  平心而论,这户人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坏。他们住在城市中心的一个小区里,当门打开,简瑶等人看到两张苍老而憔悴的容颜。他们已经得到消息,知道儿子的尸体找到了。但是并未能亲眼看到。
  
  他们的儿子,是蝴蝶杀手杀死的第一个少年。
  
  他们已经等到麻木,但是当他们知道儿子十多年前就被人残忍杀害,这些年的等待其实都无意义,还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李枝津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简瑶柔和地问。任何受害者在她的面前,总是能得到抚慰,放下心防开口。
  
  “枝津他……是个好孩子啊!”母亲哭道,“又懂事,又听话,还懂得孝顺父母……”
  
  任何孩子,在父母眼中都是纯洁无暇的。
  
  更何况是失去的孩子。
  
  与此同时,方青和薄靳言正在那个孩子当年的房间里寻找,寻找他成为第一名受害者的原因和特点,是什么触动了杀手开始作案。
  
  家具、摆设全都是上个世纪的,自从孩子失踪后,一切都保留原样没有动过。方青打开老旧的衣柜,看到里面属于少年的衣服。除了校服,球服外,他意外地看到一些……怎么说呢,很街头风格的无袖衫、t恤。
  
  墙上贴的全是古惑仔电影海报,都老得发了黄。抽屉里有仿真玩具枪,方青拿了一把出来,往自己大腿上打了一枪。卧槽,虽说是塑胶子弹,还挺疼的,一打红一个坑。
  
  最后,方青居然在床底下的储物箱底部,找出了一把长锈的砍刀。看来李枝津的父母,对于这把刀的存在,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都当成孩子的遗物,保存起来。可见宠溺之深,哀恸之切。
  
  ——
  
  结束潼市之行,特案组返回位于隔壁洵市警局的案件指挥总部。
  
  薄靳言单独和安岩谈了一会儿。
  
  “当年的现场照片,已经全部整理好了吗?”薄靳言问。
  
  安岩:“当然。”
  
  “做成现场三维仿真图了吗?”
  
  “是的。当年警察们拍了非常详细的每个角度的照片,我已经全景还原到电脑上了。你想要找什么?”
  
  薄靳言静了一会儿说:“你看看我的岳父,从各个角度看一看。躺在血泊中的他,像不像一只蝴蝶?”
  
  安岩大吃一惊。抬头望去,却只见人的破碎肢体,扭曲弯折。而血如花纹,在人的背后,蔓延着,蔓延着。
  
  ……
  
  薄靳言站在窗前,暮色中的清风拂过他的脸。
  
  他的脑海里,想起的却是很久很久以前,也曾有另一个人,替他查简翊案。甚至有些图片,还是上次那人找到的。那人总是心善,含笑说:“你以为我干嘛多管闲事要替她租房子?我也是有点心疼她。”
  
  “靳言啊,你说简瑶的母亲是不是看上我了,想让我做女婿。她总是对我笑。”
  
  “哦,对哦,有你在,看上我不合逻辑。”
  
  ……
  
  子遇,兜兜转转,命运又让我们回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
  
  ——
  
  简瑶一个人坐在一间办公室里,过了一会儿,听到有拐杖轻触地面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到薄靳言推门走进来。
  
  “简瑶。”
  
  “我在这里。”
  
  他走到她对面坐下:“我已有结论了。”
  
  简瑶心头一紧:“你说。”
  
  “蝴蝶杀手就是石头仔,石头仔长大后成了蝴蝶杀手。”
  
  尽管心中已有了这个猜测,听到薄靳言如此肯定,简瑶心中还是涌起一种难言的感受:“是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来偿还的。”薄靳言说,“偿还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当年的杀人现场,他一定到过,并且还动过刀。这件事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刺激,从此成为他的噩梦。
  
  你的父亲,他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在他心中,被想象成了蝴蝶。蝴蝶杀人,自此开始。
  
  一个非常有力的的证据,就是他杀的前几个人,都是乱刀砍死,而后绘制成蝴蝶。这正是他的心理映射。
  
  第一个被他杀死的少年,几乎就是他的翻版。他痛恨那样的自己,所以杀死了李枝津,于他而言,就像杀死过自己一次。
  
  可是杀的人越多,他的愧疚、痛苦和快乐越多,他越陷越深。所以在最初的几个受害者尸体旁,会有香炉,作为祭奠和愧疚。后来,他找到了平衡的方法,他开始杀犯人。这样既能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又不致于造成心理负担。他也开始享受杀人,从一开始的模仿、乱砍,变成了更残忍精致的杀人方式。
  
  我想他选择用杀死你父亲的凶手之一的身份去租那片山区,也有赎罪的意思。以你父亲之名,赎罪,杀死那些穷凶极恶之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