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豪门私宠:拒嫁腹黑总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没办法跟他再生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没办法跟他再生活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一十八章我没办法跟他再生活下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柔到底还是没忍住趴在床边睡过去了。
  
  而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则是躺在床上的,原本躺在床上的姜柳恬已经不知去向。
  
  苏柔睁开眼睛看着外面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拿手机看几点。
  
  已经快一点钟了!
  
  手机上面显示了好几个未接来电,而她的手机也被设置了静音模式,难怪她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苏柔看见有好几个都是韩沐清打的,而还有几个则是薄母,薄慕爵的名字她没看见。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苏柔还是有些失望。
  
  她正想把手机放下的时候,却又看见有一条未看短信。
  
  犹疑了一下,还是点开看了。
  
  上面只有寥寥的几个字,但是却在苏柔的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下午三点,彼岸咖啡,你父母的事情,我有答案。
  
  她父母的事?
  
  这么多年来,她心中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父母的事情,她不相信父亲是个诈骗犯,更加不相信父亲会贪污!
  
  当初苏家一夜之间从云端跌入深渊,没有人肯伸手帮助,就连她这个薄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还是父亲去求来的,这就是为什么薄慕爵一直都不喜欢她的原因。
  
  他总认为苏柔为了嫁给他,连自己父母的性命都不顾了。
  
  因为让薄母最后答应苏柔进门的,是她父母的车祸。
  
  那场车祸来的突兀,甚至离奇,查不到任何原因,只说是刹车失灵。
  
  车上连同母亲,双双毙命。
  
  一直到现在,苏柔都还记得那一场车祸。
  
  可是现在,这个陌生的号码竟然说,她父母的事情,他有答案?
  
  莫非,他的手上掌握着苏家出事的真相吗?
  
  想到这苏柔就觉得自己浑身一阵颤栗。
  
  苏柔急忙从床上起来,简单洗漱一下换好自己的衣服后便出了房间去,外面姜柳恬正在厨房做饭,看到她起来后便道了一句:“诶,你起来了啊,怎么不多睡会儿。”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苏柔直接走到玄关去换鞋子,姜柳恬看到她这个动作微微愣怔了一下,而后从厨房离开:“你好歹吃饭再走啊,什么事那么急啊。”
  
  可是姜柳恬这句话才说完,回答她的便是一阵关门声。
  
  苏柔已经离开了。
  
  姜柳恬愣了一下后,嘟囔了一句,又转身回了厨房。
  
  而这边的苏柔,她下了楼后便直接打车去了刚才那个人说的咖啡厅。
  
  一路上她都在想着,他究竟要跟自己说什么,要说当年父亲是怎么被冤枉的吗?会吗?
  
  苏柔不敢去想,因为她只要一想便会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一样。.org雅文吧
  
  这种浓浓的激动感,已经好久都不曾出现过了。
  
  明明从这里到彼岸咖啡厅的距离并不远,可是苏柔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一样。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还坐在车上怔愣了半晌。
  
  “小姐,小姐”司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苏柔才猛地一下回神。
  
  “啊?什么?”
  
  “我说已经到目的地了。”司机像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苏柔这才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然后歉意的对司机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路费递给了司机:“谢谢。”
  
  道了谢后她才开门下车。
  
  彼岸咖啡厅就在眼前,她抬起头去看的时候,好像还看见了坐在窗边卡座中,一个穿着连帽衫的男人,他戴着帽子,从苏柔的角度并看不到他的长相。
  
  可是没来由的,苏柔就是觉得,那个人就是给她发短信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后,苏柔便抬脚上了楼。
  
  她掏出手机拨了给她发短信的那个号码,果然看见坐在窗边的那个人接了起来。
  
  苏柔没说话,那个男人也没说话,他只是将手机放在耳边,然后抬头看了苏柔一眼。
  
  苏柔抿了抿唇,随后将手机收起来,抬脚朝他走过去。
  
  “你是谁?”
  
  坐下来后,苏柔便冷着脸问他。
  
  “一个知道你父母车祸事件的人。”那个男人说这话,突然抬手,将头上的连帽衫帽子取了下来。
  
  那是一张十分陌生的脸,而且长得很平凡,没有任何一点出彩的地方,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却又亮的渗人,如果说唯一能让人记住的,就是那双淡然的让人觉得心悸的眼睛了。
  
  他淡淡看着苏柔,面上没有一点表情。
  
  “我父母车祸事件?”苏柔皱眉,“你的意思是,我父母的车祸,不是意外造成的?”
  
  男人淡淡笑了一下:“如果你认为是意外造成的,那么这么多年了,又为什么不放弃?”
  
  这句话让苏柔心中一滞,确实,她从来都没相信过父母车祸是意外,所以才会这么多年都还记在心上。
  
  可是此时坐在她面前的这个陌生男人,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换句话说,他为什么要关注自己家的事情,她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有过这么年轻的一个朋友。
  
  “抱歉,我并不认识你。而且,就算你知道我父母的事情,那我又该怎么相信你?”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男人淡淡说,“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是受友人之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