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豪门私宠:拒嫁腹黑总裁 > 第两百四十章 我会告你到死!

第两百四十章 我会告你到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两百四十章我会告你到死!
  
      容子扬直接去了元家,他以前是元家的常客,所以下人一看见他便将门打开了。
  
      可容子扬进去后他们才发现,他的脸上布满了阴鸷以及滔天怒意。
  
      元父知道后从楼上下来,正好看见容子扬冷着脸准备往楼上闯。
  
      元父顿时捏紧了拳头怒斥:“容子扬,你当这里是你容家吗想来就来!”
  
      “元灵呢?”容子扬冷冷的问,“把她交出来!”
  
      “我女儿不在家,你走吧。”元父咬着牙说道。
  
      “放屁!”容子扬猛地爆粗口,“滚开!”
  
      他一把将元父推到了一边,他的力气惊人,再加上元父没有准备,竟然真的被他直接推到,要不是及时扶住了栏杆,就要那样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而容子扬则是已经迈着步子朝楼上元灵的房间走去了。
  
      元父急忙跟上去:“容子扬,你给我站住,你不许进去!”
  
      元灵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见人,尤其不适合见容子扬!
  
      可是元父根本跟不上容子扬,等他好不容易跟上的时候,容子扬已经打开元灵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彼时元灵正蹲在房间的墙角,抱着自己的双腿,长发凌乱的披在脑后,脸上布满了泪痕,还有不少发丝黏在了她惊恐的脸上。
  
      看到这里,容子扬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原来你也会怕啊……”
  
      “我不是故意的……”元灵抱紧了自己,双目惊恐的瞪着容子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容子扬,你给我滚出去!”
  
      元父冲进去抱住元灵,然后对容子扬怒吼:“我女儿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她的车为什么会停在那里,为什么会有血迹!”容子扬走上前了两步,“你当我傻还是当她傻!”
  
      容子扬的声音吼的很大,惊得元灵浑身又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我不会开车撞她……”
  
      元灵自己将全部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即便元父说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也没用了。
  
      再说了,在来的路上容子扬便已经打电话查过了。
  
      元灵打电话约了姜柳恬出去,却又在姜柳恬起身离开之后,报复的开车去撞了姜柳恬。
  
      现场被不远处的摄像头照了清清楚楚,甚至还将元灵撞了人后,从车上下来大步逃离也录了下来。
  
      元灵这个牢狱之灾,是坐定了!
  
      “元灵,我会告你,我会告你到死!”容子扬阴冷的说。
  
      “有我在我看谁敢让我女儿去坐牢!”元父也吼红了眼睛。
  
      容子扬只是冷笑:“人证物证那么多,我就不信你还翻得了身。还有,至于元氏公司,你也别想再让它回天了,不管是姜家还是容家,随便一家你都对付不了。”
  
      容子扬的话彻底让元父奔溃,他大吼着:“容子扬,你忘恩负义,你们家当初还是靠我救济才有了今天的地步!”
  
      而容子扬却残忍的扬了扬唇角:“哦,是啊,可,那又怎样呢?”
  
      话到最后,他又看了一眼元灵,随后才转身离开。
  
      他会让元灵得到她应得的。
  
      谁也不能阻止。
  
      ……
  
      容家夫妇听到消息赶到医院来的时候手术都还没结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让人的心里十分没有底。
  
      就在姜母以为没有希望了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熄了。
  
      医生推开门走了出来,他满脸的疲惫之色,可还是扬起笑脸:“手术很成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病人的身体损伤很严重,她的脑部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姜母听见医生的前半句很是高兴,可是突然又听见了这后半句话,脸上的笑容又僵硬了下来:“医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女儿醒不过来了吗?”
  
      医生表示有些遗憾:“暂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也许一天,也许一个月,但也许是半年或者一年。”
  
      姜母听见这句话差一点晕倒在姜父的怀中,眼中强忍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柳恬……我的女儿……”
  
      容母也握紧了丈夫的手,红着眼睛安慰姜母:“医生只是说也许,也许明天柳恬就醒过来了呢。”
  
      她说的毫无底气,或许她自己都觉得只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吧。
  
      容子扬始终都没说话,只是在医生离开之后同众人去了病房。
  
      此时外面已经天黑了,他们站在病床前,看着姜柳恬浑身伤过得像个不木乃伊的躺在床上。
  
      姜母在看到的那一瞬间便直接扑到床边痛哭了起来。
  
      姜柳恬从小就是个怕疼的性子,她之所以不做菜就是因为手曾经被刀切过,那一次流了很多血,所以她从此以后都不碰厨房的东西了。
  
      可是这一次,她浑身上下几乎就没一个地方是好的。
  
      身体被裹成这样,该有多疼啊……
  
      姜母的哭声渲染的容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是她认可的儿媳妇,可是怎么才谈好婚事就发生了这等子事情呢。
  
      当天晚上,容家夫妇回家去了,容子扬劝姜母也回去的,她几度伤心的昏迷,他不想让姜柳恬醒过来后看到自己母亲这样一幅面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