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算命的说你五行缺我 > 第43章 缺小师姐?

第43章 缺小师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你轻一点……”她泪盈于睫,小声的哭求。
  
      “放松,肯定不会痛的。”他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耳垂上,动作轻柔小心。
  
      “嗯……”关小柳好像掉进了一片棉花里,意识迷糊,身体也变得不像自己,越来越轻……越来越软……
  
      “小柳!起床吃饭!”关妈的喊叫声隔着一层楼都无比清晰,原本卷在被窝里已经有一半悬空在床外的人被这喊声惊醒,睁开眼左右看了看,意识回笼之际那种梦里身体变轻的感觉也回来了。
  
      她惊慌的往床里边滚,跪坐起来拍着胸口后怕——这要是掉下去摔傻了可怎么办!
  
      当害怕淡去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弱弱的尴尬,刚才的梦里……呃……
  
      “咳咳咳……”关小柳拍着自己的胸口,摇摇头把那些旖旎的梦境都摇走,“一定是林陆太想我了所以才会跑到我梦里来的!”
  
      哼,果然是流氓,跑到她梦里来也不干点儿正经事!
  
      完美的把这个锅甩给林陆后,关小柳心情轻松的洗洗刷刷换了条卡其色格子背带裤下楼去吃饭,吃着关妈做的盐放多了的番茄鸡蛋面都没皱一下眉头,吃完了一边喝水一边夸关妈,“妈妈厨艺进步很大嘛!”
  
      关妈看着女儿,一脸说不出的疑惑,林陆离开了十天,关小柳的心就跟着飘了十天,虽然她嘴上不说,可关妈身为一个过来人,关小柳眉毛一挑嘴巴一撇她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怎么今天这么高兴?”关妈不跟她绕弯,直接把疑惑问了出来。
  
      “梦见林陆了~”梦的可清楚了~
  
      “啪”关爸把筷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被关小柳那话尾听得出来的波浪号语气气的不行。
  
      关小柳被关爸这一声吓了一跳,身子都不自觉的颠了一下,“爸?”
  
      关爸有气不能冲女儿撒,“面太……”想说面太咸了,说了半句又想到不能把气撒在老婆身上,只好硬生生的拐成,“面太好吃了,我气自己做不了这么好吃。”
  
      说完这诡异的理由,他不想看妻女的表情,直接起身去楼下门外抽烟去了。
  
      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没法理解他心里的那种失落。他想起来第一次从护士手里接过软乎乎皱巴巴的女儿的情景,关小柳生下来的时候还没足月,皮肤长得不够开,关妈总说她像只小猴子一样。他记得女儿乖乖的依偎在他手臂里吐泡泡的样子,他从没有跟女儿说过一句重话,她懂事又体贴,学习也不用他操心,他想用一辈子去呵护她做她世界里的小公主,想她无忧想她快乐,可他的一辈子还没用完,她就已经不需要他保护了。
  
      她有了别的骑士,比他年轻比他结实比他会讨她的欢心。
  
      他想起来初三那天林陆早早的牵着关小柳回家和他们一起吃晚饭,想着林陆跟他承诺的那些会好好照顾小柳的话。可是毛都没长齐的男生,谁知道他的话有几分几两的可信。
  
      他抽完了一根烟,扔在脚下碾灭,正要再点一根,身边伸来一只手把他嘴里的烟给拔走了。他扭头就看见自家妻子披着外套站在他身边,那根被拿走的烟此刻转到了她嘴里。她扬扬下巴,让他给她点上火。
  
      好多年没抽过烟了,关妈的那一口呛到肺里把自己难受的眼泪都出来了。关爸看她咳成那样,倒是笑了。曾经的叛逆少女,曾经莫名被拐跑了的年轻管家,忽然间就都生出了白发,连抽颗烟都会呛出眼泪。
  
      “别笑。”关妈飞了他一个眼刀,主动把烟掐了,转身回屋,“大清早的发什么疯呢,吓着你宝贝女儿,赶紧回来刷碗。”
  
      他看着妻子的背影,释然的笑的更开怀了,笑的眼泪都要出来。
  
      算了,年轻的爱情本来就是不可理喻又控制不住的。
  
      小柳高兴就好。
  
      **
  
      关小柳知道爸爸为什么不高兴,她拼命的撒娇卖蠢帮着刷石头,怯生生的眼神看得关爸都不忍心了,“想回学校就回去吧。”
  
      “不回去不回去,开学再回去!”关小柳狗腿的保证,看见关爸僵硬的嘴角扬起来时心里也是一松。
  
      c大的假期一向以长著称,还有将近二十天才开学,关爸就算想通了,可如果能把女儿多留在身边一天还是更开心的。
  
      关小柳哄好了关爸自己回屋子玩,从书包里拿出来本《黑格尔的客观哲学》打算提升一下自己时,发现乳白色的封皮上是沙尘一样褐色的一层,她抖了抖又凑过去闻了闻,一股咖啡味。
  
      “呀!”她又过去看书包,果然在底部看见一条破了口子的速溶咖啡,黑色的书包内兜里也撒了不少咖啡粉了。
  
      她嫌弃的把书包里的钱包和装卫生棉的小布袋子拿出来,提溜着书包在废纸篓上方抖啊抖的,想把那些咖啡粉都抖搂出去。
  
      “嗒”的一声,有什么物体砸在塑料筒壁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关小柳以为是钥匙,把书包放在椅子上,把散落的头发别在耳后,蹲在废纸篓前掐着兰花指把一张张废纸还有吃完的零食袋子给掀开,去看是什么掉在桶底了。
  
      一层层的翻开,在浅粉色的垃圾桶底端,一颗绿色包装纸的糖果就显眼的躺在正中间。
  
      她把那颗糖拿起来,放在掌心安静的看了几秒。
  
      呔!是一颗苦瓜糖!
  
      是那次是g市出差时从火锅店拿的苦瓜糖,不知怎么就顺手放进了书包里,又不知怎么掉进了书包的夹层里一直没被发现。
  
      她把糖纸剥开,绿色带着糖霜的小东西被放进嘴里。关小柳皱着鼻子鼓着腮,分分钟想把这难吃的糖给吐掉,可几次往外伸舌头几次又忍住了。
  
      这么纠结着直到整颗糖都已经融化了,她终于不必再想要不要吐这么高深的问题,拿起带着咖啡味的《黑格尔的客观哲学》倚靠着床头看书去了。
  
      她才不是因为林陆才把这苦瓜糖给吃完的,是因为她觉得这味道还挺好吃的,嗯,是这样的。
  
      而同一时刻,“完全没被她想”的林陆就不如她那么悠闲了,他有些焦躁的跟游戏公司的推广部第三次电话谈判。
  
      游戏已经做完了,要交工签正式合同的时候那家游戏公司忽然就出了问题,因为之前的两个主推项目都没达到预期效果,广告商撤资,资金链断了,公司为了保障主体的正常运行,只好舍弃了一些支流项目,连同林陆他们这一批新签的采购项目也都抛弃了。
  
      之前的合同是草拟的,因为林陆和公司的经理认识,这个项目也不大,双方都没想到会出问题。挂断了电话,林陆气的想摔电脑,整个屋子里都是低气压。
  
      因为是提前返校,他们几个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套四的公寓,一人一间屋子,客厅宽敞又方便,夏普就直接睡沙发。
  
      忙碌了一整个年,好不容易把游戏公司要求的都完成了,结果忽然面临着这么尴尬的局面,大家都有些郁闷。
  
      魏立春买了些炒菜回来,看见林陆闭着眼靠着沙发上气的不行,把饭摆开以后喊人吃饭,安静的饭桌上,秦辰建议道,“违约金不然就不要了吧,他们老板认识的人多,要不你让他帮忙找找哪家公司能接手买了也行。”
  
      林陆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每个公司有特定的受众群体,他当时选择这一家除了和老板认识比较放心之外,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公司最常推类似的游戏,现在要把给这家量身定制的游戏转手,一时真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
  
      可眼下似乎也就这个方法了,他喝水的时候看见夏普眼圈下黑黑的,苦笑着捶了他肩膀一拳,“你快去睡会儿吧,瞧你跟熊猫似的,咱们几个要是真混不下去了还得靠你出去卖艺吃饭呢。”
  
      夏普连反驳都懒得反驳,往沙发上一躺,拿脚踢了踢林陆的腰让他给自己让地方,闭上眼睛就睡起来。
  
      为了在截止日期前交东西,他们熬了好几天夜了,谁知道交过去的时候人家才告知公司运营出问题,因为是过年所以压着没报,打算出了正月十五再通知合作方的。
  
      他们都睡了,可林陆睡不着,这是他拉拢过来的人,他得为他们负责,大家的辛苦努力不能白费。他洗了个澡刮了刮胡子,换上一身正装,到路边刚要拦出租车,忽然想到留点儿钱晚上大家多吃个肉菜比较好,于是放下手走进了旁边的地铁站。
  
      或许是他真的受那家公司老板的赏识,老板让秘书领他去了办公室,他们谈了很久,老板似乎也对这次经营失误很苦恼,“大概过完这个年,老板也就换人了。”
  
      他只是个管理者,不是公司的所有者,裁决失误就面临着下岗。
  
      “有猎头最近在找我,你那个游戏放一放别急着便宜卖出去,我帮你联系,跳槽的话就带过去。”在秘书打电话来提醒十五分钟后有个会议的时候,老板跟林陆保证,虽然依旧是口头的,但林陆还是选择再相信一次。
  
      不然还有什么办法?
  
      他坐着观光电梯下楼,这个繁华的城市在他眼底一点点被放大,那些精致衣着、步履匆匆的小点点出现又消失,他忽然有些迷茫。
  
      秦辰开玩笑说,要是卖不出去,他们就自己开公司自己做自己卖。
  
      创业这个话题他们说起过几次,每次都没有个具体的结论。像这次这样一个财力丰厚的大企业,因为几次决策失误都有可能断了资金链,他们几个哪有那种雄厚的资金在这被垄断的产业里打出一片天。
  
      就在他迷茫的时候,电话响起来,备注是关小柳亲自输入的“我每天都萌萌哒女朋友”,他看着这一长串头衔,笑了笑,他跟她说过自己要赶工,日夜颠倒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她就很懂事的一直没打过电话过来,只在每天十点发个短信跟他说晚安。
  
      他接起电话,对面元气满满的声音传过来,“你知道么,黑格尔认为‘实践感觉’包含着某种普遍性和必然性,‘情’和‘理’实际上是同一在一起的,两者不能完全割裂开。”
  
      “嗯?”
  
      “所以你不能存天理、灭人欲!你都超过五十个小时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了!当然我并没有特别想你,只是看到精神学这一章的时候想要和你探讨一下人生哲学问题。”关小柳一本正经的在那边胡说八道。
  
      “我也很想你。”她的话逗笑了他,他从电梯门走出去时步伐轻快了许多。
  
      “我没说我想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