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1章 初遇

第1章 初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朝覆灭,大昭,南国,苗国三足鼎立。
  
  三国之间,势如水火,大昭雄踞北方,南方一分为二,为增强实力,三国各自争夺周边小国,然则,有一闭塞荒蛮之地,三国弃之如敝,此地乃叫苗蛮。
  
  黑漆漆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但月色却好,光辉朗照,滚圆明亮,不染纤尘,柔和的光洋洋洒洒银泻而下,在地上映出一团又一团的银光。
  
  苗蛮之地的一座破庙里,跃进来一个身手矫健的青年男子。
  
  如往常一样,为了省事,他直接破窗而入,慵懒散漫地迈着步子往前走,却在经过另一团棉絮旁时,脚步缓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今日这团棉絮之下,似乎有异样……
  
  青年收起了那派悠闲散漫,神色微凛间紧了紧手中的剑,他是大昭人,对苗蛮认识不多,但也知道,苗蛮毗邻苗国,毒虫毒物很多,夜色掩映之下的,也不知是什么?
  
  他取剑挥出,剑身折射出锋芒的蓝光,四周横溢凛冽之意,棉絮里的动静顿时就大了,只见月光洒下的银圈里,陡然露出一张惊恐的小脸。
  
  原来是个姑娘,还是个极其灵动漂亮的姑娘,他猛然收剑,但剑气仍带落了小姑娘的一绺发丝。
  
  小姑娘微微抬起了头,她的脸蛋圆圆的,那双乌黑发亮的眸子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茫然震惊里带了丝胆怯,像极了被人闯入家园的可怜小麂。
  
  那一眼,突然撞进了他的心,明眸灵气的大眼中透着怯生生的怜柔之感,像极了那句,细细桃枝竹,疏疏麂眼篱。
  
  青年拾起地上的发,满是歉意道:“姑娘,真是对不住了,我并无恶意,只是不知此处还有人在。”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只是警惕地看着他。
  
  青年人自知失礼,又见她不搭理,一时不知对面的姑娘是何意思?他又试着问了句:“此处可是姑娘的住处?”
  
  对面依旧寂静无声,只有那双清澈晶莹的瞳眸仍一动不动望着他,小小的,圆圆的一个姑娘,眸子里还带着怯怯的打量,这样子,完全没有半分杀伤力。
  
  他向前迈了一小步,想将手中碎发归还于她,小姑娘却往里缩了一下,他无声笑了笑,这胆子也忒小了点吧。
  
  几日前,花影卫左护法韩凉无端失踪,影子探到消息,这小子很有可能躲到了这苗蛮之地。
  
  大昭和苗国这块中间地段,虽说也有二三百个大小村子,但破破烂烂,瘟疫不断,没哪一国肯要。
  
  他刚来苗蛮,见这里实在破得可以,客栈都找不到一家,无意中寻到了这座破庙,虽然庙很破,但庙内还大,可巧物什一应俱全,几日下来,也没见到个人,想必是个遗弃的小庙,他便住了下来,白日寻人,夜晚便在此落脚。
  
  今日头一回见到人,还是个胆小楚楚的姑娘,他问什么她也不答,又想到方才又是割了她的发又占了她的地方,顿时觉得有些唐突了。
  
  “姑娘莫怪,我知道男女共处一室,是有些不合礼数,但眼下情形特殊,可否再叨唠几夜?”
  
  对面依旧没有回应,只是看了半天,小姑娘像确定了什么似的,将整个身体滑落到被窝里,稳稳睡了过去。
  
  半晌后,听着对面传来匀称的呼吸声,青年微愣后才想明白,这是,同意了?
  
  苗蛮是个荒蛮之地,而苗蛮人也以剽悍著称,虽然对面的姑娘看起来没什么威胁力,但在没有寻到韩凉之前,他不希望打草惊蛇。
  
  好好的晚上,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人,哪怕她现在睡着了,可要当做完全不存在,也不现实,睡不着,青年干脆起身到外面练剑。
  
  听着脚步远离的声音,姑娘这才睁开双眼,深深呼了一口气。
  
  次日清晨,天色未晓,姑娘醒来,发现青年已经离开,她大松了一口气,起身出门。
  
  刚至庙门,青年就笑吟吟走进来,迎面看见她,热情问道:“你要出去?”
  
  姑娘未做声,径直往外走,在擦肩而过时,她的手里突然多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是包子。
  
  姑娘似是诧异,嘴唇微微翕动,轻轻开口道:“谢谢。”
  
  很轻很浅的两个字,柔美细腻,带着少女特有的清醇嗓音,青年不禁笑了。
  
  她说的是地道的苗蛮语,他听的挺别扭,不过好在突击学了两周,基本的都没问题。
  
  昨天晚上一紧张忘了这茬事,自个儿傻愣愣说着大昭官话,不怪她一晚上都没搭理他。
  
  像往常一样,他白天依旧出去打探消息,不过还是一无所获,等到晚上回来时,不免有些心烦气躁,盖着被子胡乱睡了。
  
  等到四更时,似有轻微的声响传来,青年倏然睁开双眼,发现是对面的响动,他迷糊地揉了揉头发,准备接着再睡,却不料突然傻在了那里。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好,步月移阴,庙外的柳枝垂下纤细枝条,摇曳动人,庙内,姑娘背对着他,褪下圆润莹洁肩头上的一件件衣物,不一会儿,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皎皎月下。
  
  整个破庙中,那里是光亮最好的地方,少女借着月光,在……在洗澡。
  
  画面太过刺激,青年一下子忘了反应,只是那睡意立马就被驱散得七七八八了,他的喉结不受控制地滚了滚,火烧似的。
  
  这么多天以来,为着韩凉出逃的这档子破事,弄得灰头土面的,已经许久未曾碰过女人,突然见到这么一具活色生香的身体,难免心猿意马起来。
  
  只是,他虽然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但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等偷看姑娘家洗澡的事,要是传出去……
  
  还没等他想出个什么后果来,姑娘就洗好了澡,他居然…居然也这样跟着全程看完了……
  
  姑娘穿好衣服后,往对面的方向瞧了一眼,他吓得立马紧闭双眼,其实,庙里黑漆漆,什么也看不到,可他就是没由来的心虚。
  
  没过多久,他旁边的地面沉了沉,应该是姑娘放了什么东西,她的动作很轻,但他是习武之人,听觉比普通人灵敏太多,所以瞒不过他。
  
  除此之外,还有一阵似有若无的香气钻进了他的鼻间,像有根羽毛在挠着心尖,他想,莫不成女儿家不仅是水做的,还是香做的。
  
  之后耳边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微微睁了半眼,透着点缝的光望去,见她是要出门的样子,心下一紧,要知道,这天还没亮呢,她一个姑娘家的现在出去,该多不安全。
  
  他应该提醒她的,不过转念一想,又觉不妥,要是他现在醒来,那她岂不是就知道他偷看她洗澡了?
  
  不行不行,还是接着装睡吧。
  
  他闭了眼,无聊地干躺着,突然“咚”的一响,很重的倒地声,接着就是委屈巴巴的娇脆声音传来:“嗷呜,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