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3章 负责

第3章 负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连几日天空都是黑沉沉的,安锦身上的伤养得差不多了,他想也该是时候去大泽乡了,但走之前,他得向胧月告个别,想来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后山那里打猎吧!
  
  说起来,两人相处这么久,他还真没看过她打猎的样子,这样想着,不免有些期待。
  
  时节正值春季,漫山遍野的花朵开放,雨后清新的香味浓郁扑鼻,往山林深处走,不再是鲜美的花草,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密的树木和枝蔓。
  
  安锦持剑,不时拨开些挡路的枝条,不远处,胧月挽弓搭箭,几支箭羽射向毫无察觉的野鸡群中。
  
  没被射中的野鸡四下逃窜,一溜烟就钻进了茂密的丛林,胧月拾起被射中的几只,将它们放入身后的背篓里。
  
  “安锦……”胧月看见来人,笑得眉眼弯弯,“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的箭术不错。”安锦赞道,没想到她看起来这么小小的人儿,竟然能五箭同出,箭无虚发。
  
  胧月被夸得不好意思,腼腆的笑着:“给。”说着,她把身后的背篓取下来,热情地递给安锦。
  
  安锦被弄得一愣,他看着背篓里的野鸡,若有所思道:“这些,都是给我的?”
  
  胧月点点头:“嗯,三叔要我明天回去,我可能不能再留在庙里了……这些,你看够不够,还有,你看你还喜欢别的什么野物,我带了弓箭,都可以猎的。”
  
  安锦这才明白,她是担心走了以后他没食物,想到这里,他的心里顿时变得暖烘烘起来,那感觉就像是在严寒的冬日里,裹了一层厚实蓬松的棉被那般舒坦温暖。
  
  右手指关节微微弯起,忍不住在她的前额轻轻弹了一下,胧月下意识摸着额头,睫毛忽眨忽眨的,显然对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很是懵圈。
  
  密林叠影,落下点点斑驳,少女左手拿弓,右手摸着额头,微微仰头望着前面的青年,眼底的无辜中透着点委屈。
  
  青年面如冠玉,丰神俊朗,他瞧着少女,忍不住弯唇大笑,他笑得欢快洒脱,似是从肺腑里笑出,不一会儿,就从林子里传向四面八方。
  
  少女不明所以,也跟着笑了起来,她清脆悠然的声音,犹如敲冰戛玉,动听极了。
  
  “胧月,你待我真好。”安锦深情凝眸,两人相距咫尺,他情不自禁地抱住她,吻上了他肖想许久的唇。
  
  之后,相当有技巧地一步步撩拨下去……
  
  胧月何曾受过这种撩拨,不一会儿,就朦胧迷离起来,水雾蒙蒙的眼睛透着盈泽,双颊也泛着红晕,整个人被吻的晕头转向,呼吸急促得犹如溺水之人,只能不断向眼前之人汲取生的渴求。
  
  秀色当前,他沉醉地加深了这个吻,胧月全身发软,如一滩温泉汪水瘫软下来。
  
  安锦食髓知味,小姑娘青涩得没有半点技巧可言,很显然是第一次,但他不是,他如今都二十五了,要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真有点说不过去。
  
  安锦顺势将她放下,双臂撑在两侧,把她紧紧围在里面,她的背脊后是落叶堆积成的天然实地,他又轻巧地将那碍眼难看的荆钗取下,随手扔至一旁。
  
  那荆钗简陋至极,不过是一根由树枝削成的簪子状木条罢了,很快便和树桠散到一处,辨不出来,胧月乌黑浓密的秀发也柔顺如水般摊在脑后,她清丽精致的脸庞,不施粉黛,却让他着迷不已。
  
  他爱的向来是大胸细腰那类张扬外露的美人,而此刻,小姑娘这副文文弱弱纯纯良良的灵动中透着撩人的样貌,却比任何一个性感美人都来得勾魂。
  
  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全身仿佛燃烧着一把浓烈的旺火,只想着将她揉进自己滚烫的体内,渴望用她的身体去浇灭这场欲望。
  
  他火热的大掌贴上她温软的身体,突如其来的陌生侵犯感让胧月瞬间清醒,理智什么的统统都重新回到头脑里,她在慌乱中匆忙推开了他。
  
  急急把已不知何时溜至腰间的衣服拉上,但她的脑子仍是一片兵荒马乱,刚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她垂下视线,仍是半天找不到头绪。
  
  安锦被扫了兴致,有些失落,不过,也是他过于心急了。
  
  他抿了抿唇,扶着她的肩,专注深情地望着她,一脸认真严肃道:“胧月,你放心,我不会白白占了你,会对你负责的。”
  
  胧月的脑子有些发懵,她不知道安锦怎么会突然吻她。他说,负责?负什么责?
  
  她有些无措,视线也不知该落往哪里,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愣,好半天才扯出一个笑容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用负责…我不要负责…你相信我,我不会乱说,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这些天相处下来,她的笑容都是爽朗明媚的,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委婉假笑,安锦觉得这比哭还难看,他不知道她现在如何想他?怎么看待如今的这种关系?
  
  苗蛮之地偏僻荒芜,男女苟合之事太多,他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是否在乎名节,不过,他在乎,他如今脑子里只是一个念想,占有她,只要失了贞洁,她就永永远远是他的了。
  
  虽然这样的想法很荒谬,对她很不公平,但她这么好,这么乖,他控制不住地想把她放到自己身边,想把她好好的藏起来,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想要她,但就是很想很想要。
  
  他是万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浪子,从没想过正儿八经娶一个女子,但如今,他不知怎的,脑子里却只剩下这个念头了。
  
  他握着她的手道:“女子名节,事关重大,我刚刚犯糊涂冒犯了你,是我不对,我理应负责,而且,我是真心想娶你的。”
  
  娶她?胧月吓了一跳,虽然她也觉得安锦很好,可是娶她,是不是太快了。
  
  她头一垂,像一朵娇羞的水莲花。
  
  安锦不嫌弃她,还愿意娶她,胧月很开心,不过她瞧着,总觉得安锦有些奇怪,他的样子,不像真的想娶她,而像……
  
  她犹豫着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中蛊了?”
  
  安锦也不隐瞒:“是,前几日,我不慎中了情丝蛊,不过,我……”
  
  胧月大骇,真的是中蛊了,怪不得他如此奇怪。
  
  她虽然没有接触过苗人,但是身处苗蛮之地,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蛊的事情,情丝蛊她也是知道一些的,他方才那样,想必这是中了情丝蛊后的一时冲动罢,这样一想,她便释怀了。
  
  “既是中了蛊毒,我带你去看大夫罢。”
  
  安锦笑着说道:“我还要去找一个朋友,恐怕没有时间去。”而且,情丝蛊想必也不是谁都能解的。
  
  胧月不大了解蛊这种东西,觉得应该和病一样,又觉得不像是病,她分不清安锦的话里话外,是真心还是蛊毒催发的缘故。
  
  外人不喜苗蛮人,更不愿和他们多接触,她不认识能解蛊毒的苗女,也没什么好的法子,只是,有蛊在身上,终归是不好,她还想着劝安锦去看大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