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4章 苗蛮

第4章 苗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锦走了?
  
  胧月看着空无一人的破庙,愣了会儿神,之后她又里里外外把破庙翻了个遍,最终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安锦真的抛下她走了,可他,怎么会走了呢?他不是说要带她去燕京么?还说,要娶她呢?都是假的么?
  
  果然,是嫌弃她了吧……
  
  胧月越想越难受,明亮纯净的葡萄眼渐渐聚上了一层氤氲湿润的水雾。
  
  老大夫摇摇头,提着几只野鸡走了。
  
  胧月漫不经心收拾着东西,眼泪像不要钱似的大颗大颗往下掉,落在热气腾腾的白米粥上。
  
  她怕安锦吃腻了山里的野味,特意在镇上买了白米粥回来,白米粥是用大米炖熬的,还放了糖,香香软软的,分外甜糯,不知道安锦喜不喜欢,但她却没由来的喜欢甜食,可这会儿到了口里,却下不了咽。
  
  胧月双手捧着碗,小声呜咽着,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已经很久都没这么难过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叶大哥走的时候。
  
  她收拾好包袱,在回家的路上,思潮起伏,往事如浪般纷至沓来……
  
  自周朝破灭,天下三分以来,苗蛮就在昭苗两国之间夹缝生存。苗蛮荒芜,大昭不愿管,苗国也不愿,苗蛮之地就像蹴鞠一样,被人踢来踢去,任由几百个村子肆意生长,自生自灭。
  
  然鸡肋之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昭苗两国意在宰割天下,分裂山河,为此连年争战不休,而战死的百万伏尸无处安放,两国便决定在此挖大坑,建修罗,焚尸体,葬亡魂。
  
  累累白骨,座座青冢,是大国以强横的姿态碾压本土苗蛮生存空间的侵夺标志,再加上苗蛮之地本就虫蛊乱生,疾病蔓延,周朝灭后,再无人监管此地,长此以往,三国人听到苗蛮二字,便是轻之,谩之,欺之,辱之,贱之,厌之。
  
  胧月的家乡温柔乡,是个穷乡僻壤的山沟之地,很不幸地同周围的几百个村子被外面的人称作苗蛮。
  
  苗蛮之地,无有城郭,无有界限,环境恶劣,闭塞破败,苗蛮二字,其实是一种带侮辱性的称呼,就像垃圾,污垢一样。
  
  没有人喜欢垃圾和污垢的,胧月一直都知道,外面的人不喜欢苗蛮人,觉得碰到了就不干净,所以阿姐出嫁后,那边的人就再也没让她回来过。
  
  三国征战不休,势力也渐渐趋于稳定,但它们的教化和富庶从不润泽苗蛮,为求生存,什么茹毛饮血,鬻儿卖女,在苗蛮都不算什么稀奇事。
  
  国破百姓哀,很多和胧月差不多大的女孩,都被卖出了村子,胧月那时候才十一岁,那段时间,每日都担心受怕,宛如惊弓之鸟一般,三叔虽没卖她,但却把她打得半死后给扔了出去。
  
  天可怜见,最后有一人救下了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胧月,那人叫叶秋白。
  
  叶秋白不仅收留她,给了她遮风避雨的港湾,还教她捕猎的技能,胧月才不至于饿死。
  
  但教会了她生存的本领,叶秋白却打算离开。
  
  胧月很难过,一直悄悄跟着他走了几里路,后来叶秋白还是发现了,将她送回了破庙里。
  
  当时胧月哭得抽抽搭搭,一直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后来为了等叶秋白回来,她也一直将破庙里的所有东西都保持原样,直到安锦住进了破庙。
  
  安锦不是叶大哥,但胧月还是很高兴,因为她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她虽然能自食其力,但终究只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长期独居的孤单凄苦,让她一直想有个人陪伴。
  
  安锦这个时候的到来,给她带来意想不到的温暖和慰藉,她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却异常高兴,那种兴奋劲儿,简直比看到叶大哥回来还要高兴。
  
  她没怎么和其他人相处过,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安锦的好感,只是一个劲的想要对他好,安锦说烤鸡好吃,她就很乐意每天都给他抓野鸡,烤野鸡。
  
  她还很喜欢看安锦慵慵散散的样子,喜欢安锦把很多事情都看得风轻云淡,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骄傲劲。
  
  甚至,连他有时无意地撩一下桃花眼,她都觉得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春意浓浓,明艳无比起来。
  
  可即便是这样,安锦最后还是不留只言片语就离开了,就像她喜欢的那样。
  
  走的,云淡风轻。
  
  安锦离开了破庙,她也无所谓去哪里,三叔要她回家,她也就回来了。
  
  此刻站在院子前,胧月捏着包袱,心情有些微妙的复杂。
  
  前段时间,三叔突然找到她,让她回来住,她其实心里特别抵触,毕竟三叔曾经打过她伤过她,但叶大哥走了,安锦也走了,没人能替她出头,就算不回来,他们也会去破庙抓她的。
  
  她刚踏进草屋的院子,就看见到处都是一派迎亲嫁娶的阵势,家里的兄弟姐妹一向众多,她也不大清楚是哪位堂兄要娶亲。
  
  “胧月回来了!”温余氏热情地迎了上来。
  
  胧月有些不习惯她的热情,只是礼貌回道:“三婶好。”
  
  温余氏身材肥胖矮小,脸上全是肉,走起路来左右摇晃,一双单吊小眼不停地打量着胧月,这越看越是欢喜,连带着又尖又细的嗓音也提高了几分:“胧月呀,这次回来了,就好生在家里呆着,别再去那劳什子破庙了,省得那些杂碎子在外面乱嚼舌根。”
  
  胧月温顺地点了点头,安锦不在,她回那里也没什么意思了。
  
  温余氏看她柔弱好欺的样子,不像难对付的主,顿时喜逐颜开,一个劲推搡着让人赶紧进门。
  
  屋里有五六个妇人,胧月对她们有点印象,却不大能认全,那些妇人看见胧月进来,全都放下手里的针线活,一齐围上来,拉着她嘘寒问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