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10章 泔水

第10章 泔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桶里的泔水处理的差不多了,胧月用手背随意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沫子,然后提着一桶泔水往前走,才走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一双镶着金丝的黑色皂靴。
  
  她提着泔水桶想要绕过去,那人像是偏不如她意,也跟着过来,胧月急得满头大汗,只好开口道:“不好意思,劳烦您让……”
  
  她微微抬头,对上那张熟悉的面庞,整个人瞬间僵在那里。
  
  他站在对面,不言不语,温柔含笑,在阳光下显得迷人夺目,长长的睫毛下是深邃的桃花眼,那一身干净绮华的装束,更衬得周围之景黯然失色。
  
  胧月视线落在他身上,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安锦那么亮眼美好,可她全身脏乱不说,空气中的泔水味肯定也不好闻。
  
  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分外拘谨窘迫,面前的空气仿佛也变得稀薄起来,那窒息般的感觉让人实在难以忍受,一股强烈想要逃开的冲动涌上心头,胧月逃也似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安锦从大老远跑过来,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她走了。
  
  “胧月……”他伸手想要挽留,却只碰到一片衣角,最后还滑落了。
  
  他迷恋地望着她,心中有千言万语,恨不能诉尽衷情,可到了嘴边,却成了最普通的寒暄:“你最近还好吗?”
  
  胧月脚步一顿:“嗯,我很好。”
  
  很好,每天起早贪黑倒泔水,这也叫很好,安锦不觉眉头微蹙,胧月也不知道留下来要再说什么,站在这里实在尴尬,她提了泔水桶就要走。
  
  再次相见,小姑娘一点也不似之前的热情,见她要走,安锦慌张地叫住她:“你别走呀,我……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胧月没有动,她不知道,如今的她,能和安锦说些什么:“这里不能说吗?”
  
  这里?看着那一车令人作呕的泔水,安锦强压住心里反胃的冲动,虽说这里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不过既然她喜欢,那就这儿吧。
  
  “我说,带你去燕京,要娶你,都不是假的。你还愿不愿意跟我走?”
  
  胧月微讶,没想到他都记得?只不过……
  
  “不了,我现在不想去燕京了。”
  
  “可我想娶你。”
  
  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表明心迹,胧月微愣,有些不解:“那时候你生病了,生病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那我现在没生病,你愿不愿意?”安锦问得轻松,可没人知道,他比谁都紧张。
  
  胧月愣了好一会儿,阳光投下的树影婆娑,映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眯了眯眼,嘴唇微微翕动,话在齿间淡淡流转了几番,却硬是说不出一句。
  
  “可是我……”她提着泔水桶的手紧了紧,心脏也猛然收缩,低着头落寞道,“我已经嫁人了。”
  
  万籁俱寂,偶尔几片树叶唰唰落下,胧月低头抿了抿唇,涩意不觉爬上唇边。
  
  她自然是想嫁给他的。只是……她配不上他了。
  
  “呵。”安锦慢慢靠近,胧月不觉往后退,安锦在两步开外站定,眼波一撩,顾盼流转,最后轻笑出声。
  
  胧月有一种错觉,现在的安锦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在暗自好笑着什么,胧月懵了,他是不是气傻了。
  
  她又认真的重申了一遍道:“我嫁人了,所以不能嫁给你,你走罢。”
  
  她的表情极其认真严肃,不带半点含糊,可安锦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嫁人了,莫名感到想笑。
  
  好在他还有几分理智,知道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他清咳一声,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戏谑问道:“你觉得,那样就算是嫁人了?”
  
  她不大明白他的意思,只呆呆望着他。
  
  其实安锦来合川县之前,早已把胧月这些天的行踪查了一遍,说来也并非有意,只是习惯使然。常年在花影卫活动,说他有意去调查,不如说是一种欲将所有事掌控其中的本能行为。
  
  她的所有资料,干净纯粹得一目了然,他根本用不着费什么心思去搜罗,而略带点复杂的,不过是她的那个姐姐。
  
  视线落到胧月的脸上,瞧着她一头雾水的模样,安锦笑道:“这样不明白?那我换一个问题,你那名义上的夫君,有没有和你做过?”
  
  话一脱口,安锦就后悔了,胧月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他这样问,是不是太直白了些?
  
  胧月全然不懂他在说什么,带着疑惑道:“做……做什么?”
  
  他就知道,小姑娘天真懵懂不谙世事,实在是太讨喜了,他唇边添上一抹笑意,不过笑意里裹着层层嗜血的杀气,很淡,却不容忽视。
  
  “那夏思远呢?”
  
  他走的那么些天,可都是夏思远护着她,男人对女人,可不就那么些意思么?
  
  胧月觉得他的这些问题都好奇怪,挠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没怎么整明白,最后讪讪道:“夏思远是谁?”
  
  安锦被她一脸无辜迷茫的表情弄得心痒痒,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果然和想象中的柔软触感分毫不差。
  
  胧月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任由他捏着,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安锦,你的情思蛊解了么?”
  
  她的眼睛里掩不住事,满满都是担忧,安锦本想随便找个理由给盖过去,可一对上她的眼睛,莫名就说了真话:“还没……”
  
  情思蛊没解,那就还是在说胡话了,见她一副怀疑的表情,安锦有点头疼,极力解释道:“但这不影响我们成亲。”
  
  “成亲?”胧月一惊,“不,我……唔……”
  
  后面的话被他的唇封住了,滚烫炽热,一如他的人一样,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他的右手扣在她的脑后,轻咬着她的唇,然后往下吮吸着她柔软的下唇,极尽温柔,她的呼吸慢慢变得有些紊乱,男人接着又舔了舔她的上唇,她的骨头都酥软了,无意识地揪紧了他的袖口,仿佛溺水之人抓的最后一根稻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