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11章 谩骂

第11章 谩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赵陈氏家中,胧月一直魂不守舍的,兰儿和她说起铭初最近的事,她也没什么反应。
  
  “兰儿……”赵陈氏将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兰儿也笑眯眯的有样学样。
  
  “娘记得床头边放了两根糖人,你……”
  
  “我知道,不吃会化掉的。”兰儿想起上次的糖人,全都被蚂蚁吃了,感觉好可惜。
  
  赵陈氏微笑的点点头:“所以,兰儿拿出去吃了吧!”
  
  可以吃呀,兰儿开心地直吐舌头,蹦蹦跳跳就往外跑去。
  
  赵陈氏看见兰儿出去了,这才回过头轻轻叫道:“胧月。”
  
  胧月从发呆中回神,愣愣回道:“大娘。”
  
  “你今天是怎么了?一回来就跟丢了魂似的,难道是碰到了夏府的人?”赵陈氏紧张地问道。
  
  胧月摇摇头,想了想还是将今天的事说了出来:“大娘,我没有告诉过你,其实在进夏府之前,我私自许过人,今日,我又见到他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要娶我做娘子,我……我不知道要不要答应?”
  
  其实嫁人这事,她当时只是随口应付二少爷的,可安锦他好像很当真了。
  
  赵陈氏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段故事,闻言惊讶:“娶你?那他知道你做夏府侍妾这事了吗?”
  
  胧月轻轻点了点头。
  
  赵陈氏皱眉,毁了婚还愿意继续娶她,莫不是鳏夫要娶继室,亦或者是……不是说胧月不好,只是没有几个男人会不介意自己的妻子做过别人侍妾这种事,那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是怎么说的?你确定他是说要娶你为妻?”赵陈氏顿了顿,犹豫道,“还是为妾?”
  
  “这有什么不一样么?”胧月那时也问过二少爷,但二少爷说的含糊不清,之后她也未曾放在心上,此时赵陈氏提及,不免心生疑惑。
  
  见她懵懵懂懂,赵陈氏拍着她的手,耐心道:“这里面区别可大着呢,男人三妻四妾,娶妻自然是要三媒六聘,遍请亲朋好友,跪拜天地父母,祭先祖,入宗谱。要是纳妾,那就简单多了,一顶花轿抬过去,人去了那里,丢了就丢了,死了就死了,所以夏府少了一个侍妾,他们也没有报官。下回你要再见到那男人,可要问清楚了,这事可不能糊涂。”
  
  原来是这样,胧月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她这般乖巧温顺的模样,赵陈氏内心一阵感慨,这才刚从夏府逃出来,要是再碰到什么居心叵测的男人,那可如何是好?这孩子也没个爹娘,不管怎样,这事她得替她好好把把关。
  
  赵陈氏握着她的手,叹了口气劝道:“胧月,你这还没及笄吧,其实嫁人这事也不急于一时,你年纪还轻,既然都从夏府出来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还可以慢慢挑,后面还有好的呢,婚姻大事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儿,可不能再弄错了。”
  
  胧月知道大娘是关心她,感激道:“谢谢大娘,我知晓了。”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胧月就出了门,来到许记客栈后院,她才刚打起一桶水,一个窈窕身姿就走了过来,胧月认出了她,就是昨天和安锦坐在一起的姑娘。
  
  “你就是温胧月?”许碧如看着她,一脸不屑。
  
  胧月轻嗯了一声,当做回应,绕过她从左侧进了前堂,拿着抹布擦桌子。
  
  许碧如尾随而至,不停地摆弄着身上那条水蓝色金丝软烟罗裙上的饰物,疑惑问道:“你和安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许碧如昨日老远就看见他们抱在一起,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二表姐来找她,她怕二表姐觊觎上安公子,便匆匆拉着二表姐走了,等到回来时,安公子却早就不见了踪影。
  
  而自昨日见了他之后,她就一直茶不思饭不想,一个夜上都没睡好,听客栈的伙计说,温胧月每日都是第一个来店里的,所以她就早早赶来,特意在这里等她。
  
  胧月以为她和安锦认识,问道:“你是他的朋友吗?”
  
  许碧如叹息,她倒是想结交安公子,可也得再碰的到呀,回想起昨日,还真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呀……
  
  昨天的时候,因为一条水蓝色金丝软烟罗裙,她和二表姐大吵了一架,那可是燕京大表姐捎给她的,王佳佳那不要脸的小蹄子,居然敢偷偷拿走!
  
  带着满腔怒火来老爹的客栈瞎转悠,抓了两个伙计胡骂一通,表面上解了气,可心里还是不甘心,越想越气,烦闷地喝着茶,可茶水也压不住心中的愤怒。
  
  这时,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进来的那一刻,许碧如就发现他和合川县人不一样。
  
  他身上穿的淡紫绸缎金丝边袍,用料考究,做工精致,根据她对京装多年来的痴迷,一眼就看出了这是燕京城里比较低调奢华的时装,更别说他腰间那块莹润的羊脂白玉,一看就是价值连城。
  
  燕京来的呀,她壮着胆子上去和他攀谈,那男人兴趣乏乏,慵懒邪魅的样子勾住了她的心。
  
  她和他说话,男人却一直心不在焉,好像在找什么人,后来这男人就撇下她,径直往后院去了,她悄悄跟着,惊呆地看见他和店内的杂役抱在了一起。
  
  还没过多久,又来了一个女人,那女人也是一身贵气,衣服都是上乘的用料,看得她心里酸溜溜的,那女人后来扔了一个果核,砸得她生疼,她不敢大叫,眼看着就要泄露行踪,还好她机灵,当时学了声猫叫才把事情掩盖过去。
  
  不过后来头上还是肿了一个大包,今儿个早上她拿胭脂水粉敷了好几层,也不知遮没遮住,要是安公子再来,她可得要好好表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