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15章 取乐

第15章 取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排妥当,安锦在人群里搜寻着他渴望的身影,可小姑娘刚才一溜烟就跑进了后院,他颇为无奈,目光深情缱绻,却无处安放,又想到花影卫的事不能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了身。
  
  隐在暗处的许碧如眼瞅着人要走了,心急如焚,一方素帕搅成了皱菊花,在临门的地方,她佯装不适,脚下一拐,就要往前扑去。
  
  安锦轻蔑地扫了她一眼,恰如其分地退避开来,许碧如始料不及,在地上跌了个大跤。
  
  这回真扭伤了,许碧如痛得冷嘶了口气,有看客朝这边指指点点,她碍着颜面强忍着。
  
  连片衣角都没碍着,还出了个大糗,许碧如心里顿时对这不解风情的安公子略含埋怨,但脸上却仍是粉晕纷生。
  
  “公子,可否……”开口便是酥化了的声音,全然不似以往的趾高气扬,许碧如揉着脚踝,抬眼,饱含羞怯地勾着,只是对上眼的人,眉宇间尽是冷漠疏离。
  
  “不能。”安锦冷漠淡定,口吻中是毫不掩盖的厌恶。
  
  女人这样的把戏和伎俩,他见的太多。
  
  偶尔的小心机,是情趣的调味剂,但太过明显的刻意为之,就会惹人厌烦。
  
  儒雅是扮给他心爱的小姑娘看的,但招来苍蝇,那就有些恶心了,他不想招惹的,连目光都吝啬,更何况是停留,挥了挥袖子,决然离开。
  
  背影风清月白。
  
  奉命留下的影子坐在方才的那桌,看着这一幕,心里暗暗想道,少主真是愈发无情了,不过,似乎……也不尽然?
  
  望着他离去的方向,许碧如又纠结又怨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遭受这样的待遇,明明他对那个小杂役不是这样的,还笑得那么……
  
  对了,那个小杂役,小蹄子,准是她勾走了安公子的魂。
  
  徐碧如咬牙切齿,一瘸一拐的扶着门框站起来,暗恨恨地往后院方向走去。
  
  影子警觉,紧随其后。
  
  到了后厨,胧月才发现小武今天走了,她跑去问张师傅,张师傅说得很含糊,只是说小武出师了,去了更好更远的地方做菜。
  
  胧月很失落,不过转念一想,小武那么棒,出师了就可以做大厨师,可以做更多好吃的东西给别人吃,她又觉得没那么难过了。
  
  “小姑娘,到了这里就别忙活了,你的饭菜在那里装着,先吃饭。”张师傅掸下最后一勺菜,装盘好,拿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然后指着旁边的饭盒对胧月道。
  
  “好。”胧月欢欢喜喜打开饭盒,惊呼道,“菜好好哦!”
  
  张师傅正拿铲子翻着锅里的肉,听见这话,乐不可支,积年累月的在厨房干活,浸了油的褶子似乎也舒展不少:“你喜欢就好,以后每天都给你做。”
  
  每天都有?胧月有些不好意思了:“张师傅,你人真好,那……可不可以再多给我一个碗?”
  
  张师傅伸手就从左边橱柜上排拿下一个碗,递给胧月道:“给。”
  
  “谢谢。”胧月接过来,想着等下能和安锦一起吃饭,就觉得好开心。
  
  这时,端菜的跑堂,有些懒散地走进来,看见胧月也在,朝她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外面的客人都是大爷,整个人都快累虚脱了,到了这后厨,能稍微轻快些,也就随心所欲了。
  
  没成家的小伙子,家里穷得叮当响,也没几个能将他们看尽眼里的姑娘,新来的小杂役长得像朵花,脾气又好,整日乐呵呵的,说什么也不见气,也就习惯了与她打趣。
  
  胧月扑闪着眼睛,学他吹了下口哨,吹不响但还是冲他笑道:“真好玩。”
  
  “回来之后,哥哥我教你。”听见外面在催菜,跑堂的小伙子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催嘛哪催,催菜催死个人嘞!
  
  他斜靠在灶台边,轻轻捏了捏胧月的脸蛋,真他妈的软,比东街那家卖的豆腐脑还滑溜,张师傅一个没留神,让这小子钻了空子,拿着铲子就要打过去。
  
  小伙子嬉皮笑脸,端了张师傅刚炒好的菜,脚下像踩了风火轮,跑得飞快。
  
  “丫头,防着那臭小子点,别总让他占你便宜!”张师傅拿着铲子愤愤道。
  
  占便宜?胧月眨了眨眼,有点迷茫,不过张师傅是好人,应该是为了她好,很迷糊地“哦”了一声。
  
  看她这副傻乎乎的模样,张师傅不禁摇摇头,真是个缺心眼的丫头。
  
  不过说起来,也是穷人家的闺女,他还能护一辈子不成,也就能提醒时提醒一下。
  
  张师傅忧心忡忡,可胧月却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拿着碗和筷子,就往前堂去。
  
  迎面走来一个人,一瘸一拐的,胧月想着真可怜,便主动让了道。
  
  许碧如一见是她,刚才受的气,一下子就找到了宣泄口:“温胧月,原来你躲在这儿,可让我好找!”
  
  “是你。”胧月也认出她来了。
  
  许碧如打量着,觉得这女人全身上下,无一可取之处,真不知道安公子到底看上了她什么,给她玛瑙,用金刚石给她做珠子玩?玛瑙耶!金刚石耶!!就她这样的,懂什么是玛瑙?什么是金刚石吗?!
  
  保不住转头就拿去当弹珠弹了?真是白瞎了那些好东西!
  
  想到这里,她没好气道:“把东西拿出来。”
  
  “什么东西?”
  
  见她还舍不得,许碧如一肚子火,撸了袖子,伸指质问道:“你少在这儿给我装糊涂,我可都看见了,光天化日之下,和男子卿卿我我,亲亲抱抱的,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
  
  又想骂人,胧月朝她吐了吐舌头,才不想理呢,转身要去前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