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19章 隐瞒

第19章 隐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缕阳光穿透窗户,照入室内,随意挽起的床幔半遮半掩,轻纱里若隐若现的美好引人遐想。
  
  等了一会儿,都没见安锦醒来,胧月有些百无聊赖地将他的墨发圈在手指间,打着卷,编着辫,缠缠绕绕在手心,缠缠绵绵在内心。
  
  这样折腾了一小会儿,安锦还是没反应,胧月玩心更甚,她拿手覆上了他的眼睛,又立马缩回来,闭眼装睡。
  
  然而除了铜壶滴答滴答的流水声钻入耳中外,什么也没有。
  
  她又大着胆子爬起来,目不转睛盯着他瞧,心里不住纳闷,安锦怎么还不醒,她都饿了,他难道不饿吗?
  
  胧月托腮望着安锦,他的睫毛又长又翘,让她心痒痒,情不自禁就摸上了他的眼睛,然后一路向下,英挺的鼻梁,嘴巴……
  
  他的嘴唇,抿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胧月似乎都能看到,他醒来时令她目眩的笑容。
  
  “摸够了?”安锦实在是忍不住了,在睡梦中笑问出了声。
  
  胧月被逮个正着,顿时大窘,吞吞吐吐道:“够……够了。”
  
  “既然够了,那该我了。”不待胧月再说,安锦翻身在上,将刚才“作威作福”的小人儿压在身下。
  
  胧月从来没有像方才那样仔仔细细地看过他,陡然发现,他的眼如一片望不见底的深沼泽,仿佛直接要将她吸进去,她的心跳得很快,有一瞬间都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安锦单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乘胜追击道:“小美人儿,等不急啦,嗯?”
  
  胧月被他挑逗得瞬间涨红了脸,安锦波光粼粼的桃花眼半眯着,她这样子,还真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吃吞下肚,古人诚不我欺,果然是,食,色,性也。
  
  胧月的脸蛋红通通的,脑子里完全是一团浆糊,但还是很实诚地说道:“安锦,你也很美。”
  
  男人正要调戏的手顿时僵在半空中,试想一下,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在床上,以这样的姿势,很纯很天真的告诉你,你!也!很!美!
  
  他美不美他不清楚,不过,这种感觉真的是很直突心脏。
  
  安锦放弃了单纯摸脸颊的想法,从她的额头,到眼睛,到鼻子,到嘴巴,沿路吻下,最后在她的唇瓣上咬上一口,方觉痛快。
  
  胧月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气嘟嘟道:“不是这样的,我没有亲你。”
  
  安锦一摆手,无所谓道:“好啊,你要是觉得吃亏了,那就亲回来呗。”
  
  他闭上眼,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胧月脸红心跳,想着不要理他呢,起身要下床,安锦从后面圈住她,依恋道:“别动,让我抱会儿。”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温热气息,胧月脸红得更是热烈,像极了盛开的胭脂花。
  
  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亲昵地亲过她,抱过她,她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是对是错。
  
  安锦很神秘,她看不透他,总觉得是雾里看花,不过,那个人是安锦呀,是她喜欢的安锦呀,只要是安锦的话,她想,她是可以完全信赖的。
  
  起床后,安锦牵着胧月的手,带她逛集市。
  
  合川县街市繁华,两边有饭馆、杂货铺、当铺、首饰铺、油行、米行、盐栈、衣庄,店肆繁多,应有尽有,让人目不暇接,但两人只顾着往溢满香味的小吃店逛,安锦不时拿些小吃给胧月,到后来就是……
  
  “胧月,这个炒银杏果子不错,你快尝尝……”他拿给她,看她吃得开心,男人继续塞食。
  
  “还有栗粽,快趁热吃……”
  
  “还有这个这个……”
  
  “霹雳果,美容养颜哦……”
  
  胧月汗涔涔地接过道:“够……够了,我真的吃饱了。”
  
  安锦还在搜罗中,随口应道:“没关系,你先拿着。”这么瘦,不多吃点,大婚的时候可怎么行?
  
  “安锦,糖葫芦!糖葫芦!”
  
  安锦闻声从铺子里走出来,就看见她兴奋得直跳的样子,一时有些想笑,这一路走来,基本上,他给什么她就拿什么,也没有特别喜欢的,可没想到一串糖葫芦就让她激动成这样,安锦颇有些无奈,她对糖葫芦的执念未免太深了点吧。
  
  顺手挑了几串,看着上面鲜红欲滴的糖皮,他忍不住叮嘱道:“糖葫芦不能吃太多,会长蛀牙的。”
  
  胧月笑道:“不会啊,我每天都有刷牙。”说完,她就张开嘴,给男人看她的牙。
  
  上下两排整齐瓷白的牙齿,安锦惊叹,还真是没有一颗蛀牙。
  
  胧月看他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小吃,有些惊奇道:“安锦,你怎么会有银子买这么多东西呀?”
  
  这个问题,她昨天晚上就想问了。
  
  安锦自得道:“我看起来像很穷吗?”
  
  胧月还真仔仔细细看了看他,然后摇摇头,可又觉得奇怪:“既然你有银子,之前为什么要住破庙呢?”
  
  安锦面色一顿,压下心中千回百转的玲珑心思,望着她深情道:“不去破庙的话,怎么能见到你呢?”
  
  胧月害羞,头一垂,心里甜甜蜜蜜的。
  
  “不过,再多的银子也有花光的时候,我想,不如我出去找个活干罢。”
  
  安锦捏了捏她的脸蛋,轻笑道:“还做杂役?”
  
  胧月想了想,犹豫道:“要是你不喜欢,别的也行,我……”
  
  “别的?”安锦眼尾一挑,想她一个姑娘家,还能找到什么活?有些戏谑道,“你要找什么样的活,或许我可以帮你。”
  
  胧月歪着脑袋想了会儿道:“嗯……什么样的都行,只要能吃饱就好了……不行不行,要两个人能吃饱的活。”现在有安锦了,她不能只想着自己。
  
  安锦一愣,随即笑了,笑得愈发灿烂,原来她还存了养他的心思:“胧月,你是不是弄反了。”
  
  这样的主权,他没有理由退让,靠近她,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道:“记住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我养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