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20章 洞房

第20章 洞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裹着红绫的聘礼一箱箱抬进了赵家,赵陈氏拉着胧月到一旁问道:“那安锦到底是哪家的公子?”
  
  胧月也是一头雾水:“我不知道。”
  
  赵陈氏疑惑道:“你们在一起这么些天,他什么都没跟你说?”
  
  快要出嫁前几日,安锦将胧月又送回了赵家。为了遵照那成亲前不见面的礼俗,也是为了让赵陈氏多教她一些未出阁女儿家的事宜,所以,现在只有到了成亲那天,两人才能相见。
  
  胧月摇摇头,他没说,她也不喜欢多问。
  
  赵陈氏本来还挺高兴的,现在看着那一箱箱丰厚的聘礼却有些发愁起来,她起初以为不过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现在看来,这安锦指不定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少爷呢,高门大户是非多,胧月嫁过去,也不知是福是祸。
  
  不过媒人来说,安锦是独子,上面也只有一个母亲,人口倒也不复杂,一闻此言,赵陈氏倒也放心了些,对胧月叮嘱着要多孝敬婆婆之类的云云。
  
  赵陈氏也稍微教导了一些关于洞房事宜,让她不要紧张,夫妻之间,忍一忍就过去了,胧月倒也神色坦然,赵陈氏一看,这不对劲呀!
  
  出嫁前的女儿家听着不都应该耳红面赤才对嘛,莫非两人早已…一想到这里,赵陈氏也就没有说太多,只是把避火图悄悄压在箱子底下……
  
  时间敲奏着紧锣密鼓,踩着欢快的步子终于迎来了成亲的日子。
  
  日至黄昏,迎亲的队伍从赵家一路到安家,周围绿树成蔚,花轿悠悠荡漾,鼓乐鞭炮飞扬,孤松盘桓为贺。
  
  远观,锄者脱戴笠,倦鸟忘其还;近看,新娘娇羞颜,风吹流苏晃。
  
  十里红妆犹可盼,未晚红绫办;满天花气袭人暖,朵朵争香瓣。
  
  进了安家,一路随着牵娘的牵引,伴着最后一声礼成,胧月被送进了新房,她忐忑紧张的坐在新床上,安锦推了外面的酒筵,佯扮醉意进了新房。
  
  他用秤钩掀开胧月的盖头,望着她被喜服衬红了的半边脸,恍然如梦,好不真实。
  
  胧月也抬头看了看他,然后又娇羞低下,颇有一点新娘子的羞涩之感。
  
  安锦拿起喜桌上的卺,将里面倒上桃花酿,然后递给胧月。胧月伸手要接,安锦却迟迟不松手,胧月不明所以,便松开了手,安锦从晃神中瞬间变成了慌神,忙又递给她。
  
  胧月觉得好笑,这是闹什么?她接过来,和安锦喝了合卺酒,意喻夫妻二人从此合为一体,永不分离。
  
  喝完酒后,门外却十分闹腾,是有人吵吵嚷嚷的要闹新房。安锦不觉皱了眉,搂着胧月,轻声道:“别理他们,咱们睡觉。”
  
  说着,他就开始动手解胧月身上的喜服,喜服繁重,安锦却极有耐心,直到胧月身上被脱得只剩下一件单薄的中衣时,他的嘴角才勾起一抹笑意。
  
  说时迟那时快,房门“砰”得一声被撞开,七八个汉子同时摔倒在地。安锦在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将怀里的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看见闯进来的人时,凌厉的眼风一排扫过去……
  
  吓得来人惊汗狂流,将想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洞房恶作剧,全都不约而同麻溜地吞进了肚子里,顺带着轻手轻脚关上了门……
  
  “等一下!”随着安锦的一声叫唤,所有人全都竖起了耳瞪圆溜了眼凝住了神,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安锦抬头瞥了一眼“草木皆兵”的众人,这才慢悠悠开口道:“出去说一声,闹洞房不要紧,但说好了,谁要是扰了本少爷的洞房花烛夜——”
  
  “懂懂懂!”不待他说完,七八个脑袋就像排练好了似的齐齐点头应道。
  
  安锦心想,这默契度,训练得不错嘛!再接再厉哦!
  
  他眼神略微示意,七八个汉子一溜烟全跑没了,在“雷厉风行”地带上房门的那一瞬间,新房之外,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都——静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