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24章 复仇

第24章 复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出院子,安锦就见胧月着急慌慌往这边赶,他长臂一伸就将人勾进怀里,这样静静抱着她,感觉整颗心都找到了归属。
  
  胧月拍着他的背,疑惑道:“怎么了?”
  
  安锦依恋地倚靠在她纤弱的肩上道:“没什么,就是一天没见想你了,很想很想…”
  
  胧月嘴角荡着笑:“我也想你,很想很想。”
  
  她的回应让男人的心变得柔软起来,抱了良久,安锦牵起她的手道:“走吧,咱们回家。”
  
  胧月才要跟着他走,突然想起正事:“等等,母亲说了,要请冷小姐去家里吃饭……”
  
  安锦拉着她的小手,头也不回道:“不用管那女人,她不饿,咱们回家。”
  
  不饿吗?胧月摸摸肚子,她还真有点饿了。
  
  回到家中,安锦让胧月先吃饭,然后又疾步去了书房。
  
  本想让他们培养感情,如今见安锦一人怒气冲冲的回来了,安母奇怪道:“这是怎么了?屏丫头呢?”
  
  安锦也不和她绕弯子,将脖颈间的钥匙直接扯了下来,往书桌上一扔。
  
  哐啷声吓了安母一跳,她揉了揉凸起的太阳穴:“简直胡闹,这东西是你能随便扔的吗?”
  
  安锦不说话,抿着薄唇一言不发,脸色冷冽的可怕。
  
  安母心下明了,敛神道:“你都知道了?”
  
  安锦冷声道:“是,我都知道了。”
  
  眼下这种状况,安母也不再隐瞒:“此事,也怪我没有和你提过,你们的亲事是在你五岁那年定下的,这两串钥匙就是信物。”
  
  顿了顿道,“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你贸然去闯月老阁,我是不会同意你娶那个苗蛮丫头的。”
  
  五岁?那时的他在做什么?一个人在潮湿寒冷的洞邸,每日对着那些生涩拗口的剑谱,胆战心惊地忍受着背错一字就是二十银鞭的惩戒,就算是这样还不够,母亲竟然还背着他,帮他定下了未婚妻。
  
  安锦攥紧袖中的手,直至指间泛白,才缓缓开口道:“所以,母亲您要说什么?”
  
  安母敛眉:“我同意你娶那个苗蛮丫头,不过,屏丫头,你也得娶!”
  
  她容忍他胡闹,娶一个苗蛮的野丫头回来,但屏丫头,也必须以平妻之礼迎进安家。
  
  安锦怒了:“我不会娶她!”
  
  安母知道不能和他硬碰硬,柔下了声音道:“我知道,你刚娶到那丫头,热乎劲还没过,一时间自然也是不愿再娶,不过屏丫头那孩子心实,不在乎什么名分,此后两人不分大小,你可以尽享齐人之福……”
  
  “齐人之福?”安锦像听到了什么笑话,“母亲,如果是那人,你也会希望,他尽享齐人之福吗?”
  
  安母脸色微沉,安锦轻笑,坚守道:“总之,我不会娶冷画屏,这一生,我只要胧月一个妻子足矣。”
  
  一生?一生有多长?他就敢许下一生的承诺?真是年轻不知所谓,想来这么好生劝说都不成,安母也怒了,额头泛着青筋:“屏丫头有什么不好,她难道还配不上你?!”
  
  安锦无奈:“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就不喜欢她……”
  
  安母听他说喜欢,面色顿变:“喜欢,你说喜欢?现在你也学会那负心汉的一套,开始和我谈喜欢了?”
  
  安锦知道,那人对母亲的伤害深入骨髓,以往每每谈到那人,不管如何开始,母子俩最后都会闹得不欢而散,久而久之,他也就不愿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于是便打算离开,安母却突然叫住他:“等等……锦儿,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那个人?安锦顿时怔在那里。
  
  以前,不管他怎么追问,母亲永远只会说三个字,负心汉,现在,她似乎要告诉他,关于那个负心汉的事情了。
  
  “那个人,是这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也是天底下最尊贵的男人,更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男人。”
  
  安锦看着紧闭双眼的安母,指尖微颤,似乎是在回忆那些过往点滴,那些曾经美好。
  
  这次,母亲居然没有骂那个人,不仅如此,她的声音里还带着无比的尊崇和迷恋,安锦感到诧异,原来那个人在她心里,既恨过,却也是深深爱过,想到这里,他不由心生悲怆。
  
  他从没见过那个背负着他父亲名号的人,但是他知道,因为少了那个人的存在,母亲就没有真心实意地笑过。至少,因为那个人,他不止少了应有的父爱,还少了一个完整的母亲。
  
  安母睁开双眼,对着窗外轻轻道:“他就是大昭的天子——陆垚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