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42章 改革

第42章 改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韩凉心下诧异,三箭连发,且箭箭毙命,不错呀!看来这个少主夫人,并非他想象中的那般无用,不由向她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胧月把地上的箭都抓完了,才蓦然惊醒自己干了什么,她死死咬着唇,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可腿脚却忍不住发抖。
  
  韩凉正忙着应对大敌,才一会儿功夫,就见胧月这边不对劲,他看了眼地上,没箭了。
  
  他完全可以再抢些箭过来,让她继续参加战斗,可瞧见她的模样,他又不知该不该抢?
  
  正在犹豫间,赤面郎君已经来到他面前,韩凉轻笑,好啊,他们也该好好打一场了。
  
  胧月抱着膝蜷在那堆兵器旁,为了不让韩凉分神,尽量让自己这个目标变得小一点。
  
  可赤面郎君的目的,就是让士兵偷袭胧月。这会儿,几个士兵已经悄无声息来到她的面前,胧月惊得连忙往相反方向跑,士兵在后面穷追不舍。
  
  胧月跑得急,脚下被绊了一下,包袱里的画像滚落了出来。她慌忙去捡,这会儿功夫,那些士兵已经追了上来。
  
  她抱着画像要跑,士兵齐齐上来死死拖拽着她。胧月因常年捕猎的缘故,力气相比寻常女子要大一些,但一连面对几个身强力壮的士兵,依旧挣脱不开。
  
  她张开嘴,对着其中一个士兵就狠狠咬了下去,那士兵痛得呼天号地,另外几人一见此状,都愣了会儿神,手中的劲儿也没使足,在这转瞬即逝的空档,胧月寻着缝隙就飞奔跑走。
  
  “快追!”一个反应过来的士兵大叫道。
  
  几枚柳叶镖齐刷刷钉进了这几个士兵的体内,正是赶来的韩凉,他望了眼后面穷追不舍的大军,带着胧月就往一条幽僻小径躲去。
  
  赤面郎君在后面气得那把美髯一抖一抖的,不行,今日要是让他们逃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抓到。他顺手拿起了旁边士兵的一把长弓,瞄准了方向,眼看就要射中,一个大喝声传来:“右护法,你这是在做什么?”
  
  冷流年一把夺过赤面郎君手里的长弓,满脸韫色,发问道:“你为何偷我的令牌?”
  
  赤面郎君眼看着人影已经跑没了,颇有一种错失良机的扼腕之感,他不想和这个蠢货多说废话,表面上却还是耐着性子道:“冷副将,我这是事急从权,刚才我就差点射中韩凉了。”
  
  冷流年今天一起来,就发现自己的令牌不见了,当时那个火大啊,找人一问,才知道是被右护法拿着去找那个小兄弟去了。
  
  那小兄弟看起来就是个文弱书生,哪禁得起右护法这样穷追猛打,指不定已经被扔到哪个山沟沟里去了。他就闹不明白了,那个小兄弟和他有什么仇什么怨了?
  
  “右护法,我不懂你们花影卫是怎么做事的,不过,那个小兄弟昨日也算是帮了我一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如此欺辱他。”
  
  赤面郎君也是急啊,再不追人真的要跑了,冷流年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他拱手道:“冷副将,影使派我来相助,势必要将少主夫人和韩凉带回去,恕我冒犯了。”
  
  他一摆手,一群影子上来就要擒住冷流年,冷流年也不是吃素的,双目一横,呲牙咧嘴,对着那些影子就是一拳。
  
  旁边的士兵虽然方才受令于赤面郎君,但到底谁是自家的将领还是一清二楚的,一时间,两队人马楚河分界,干戈相向。
  
  赤面郎君没想到会闹成这样,他本来只是想要暂时把冷流年绑起来,等到将少主夫人和韩凉抓起来后,定会放了他,可谁知道会这样?
  
  他好言道:“冷副将,您冷静一点,如今大敌当前,你我不该兵戎相见,合该同仇敌忾,一起擒贼。”
  
  冷流年冷哼道:“擒贼?你刚才那样,是把我当贼防着吧!”
  
  赤面郎君道:“冷副将,方才是我不对,我这厢给您赔礼,但韩凉身边的那女子,可是少主的女人,夺您妹妹夫婿的女人,您,还不追吗?”
  
  冷流年再是草包,也知道赤面郎君是花影卫的右护法,两人当然不能真的打起来。这会儿听他一说这边的情况,才知道事态的严重。丫的,这家伙咋不早说?完了完了,放走了那个女人,他老妹可不得和他拼命。
  
  “大军听我命令,务必找到那个女人。”
  
  *************************
  潮湿的山洞,水珠子还在滴答滴答的掉落,而外面也是乌云压境,恐怕不久就会下雨。
  
  虽然山洞条件不好,但有胜于无,将胧月安置好后,韩凉出去捡拾柴火,胧月叫住他:“韩大哥,你的伤……先处理一下再出去吧!”
  
  韩凉抬头看了眼天色:“不碍事,我马上就回来。”
  
  胧月还想说什么,他已经出了山洞。
  
  山洞晦暗,只有一点微弱的光,胧月挪了一下,一滴水珠就落在她的额上,她轻轻擦去那水渍,然后出了山洞,就近找了些干草铺在地上,又把包袱里的被褥衣物拿了些出来,这时,韩凉也已经回来了。
  
  很快,他就生起了一堆火,火光摇曳,洞内一下温暖了起来。通明火热的光亮照在胧月脸上,就像跳着欢快的舞蹈。胧月的五官很美,每一份独看都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合在一起,更是融合完美,浑然天成。
  
  之前安锦说她没长开,现如今她及笄了,又已通人事,出落得愈发水灵雅致,在这火光映耀之下,却又多了一番别样妖娆的生机。
  
  但这份生机并不让人觉得媚俗,而是一种轻灵中透着烂漫动人的生机。
  
  韩凉跟着安锦多年,不能说是万花丛中走过,但也相差不多,世间女子,环肥燕瘦,争奇斗艳,她这样的,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似乎觉得自己观察得太过专注,韩凉别扭地别开了眼,又恢复了往常那闲淡的语气道:“你刚刚,不该回去捡那画的。”
  
  胧月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动了动嘴唇,然后把包袱解开,拿出画儿递给韩凉道:“画,好好的,没坏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