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46章 救人

第46章 救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嶙峋假山,葡萄架下,秋千座随风飘荡,胧月瞧着有趣,上前摸了摸藤蔓,后面的丫鬟吓了一跳,急急拦住她:“夫人,您现在怀着身孕,可不能荡秋千。”
  
  胧月笑笑,慢慢收回了手,丫鬟瞥见她那如葱白般的指尖,又从房中拿出一副皮裘手套给她戴上,胧月不习惯旁人的触碰,缩了一下。
  
  那丫鬟是个练家子的,手劲也大,强行就给她套上了。
  
  “少主夫人,您若是着凉了,倒霉的就是我们,希望您能理解。”
  
  胧月也奈何不了她,乖乖任由摆布,垂下头,露出段纤白脖颈,低眉顺眼,看上去颇为沮丧。少主夫人这又是不开心了?不开心就会影响肚子里的小主子?这可如何是好?
  
  恰逢此时,另一个丫鬟端来一碗安胎药,瞧见黑漆漆的药汁,胧月不觉蹙了眉尖,这都第五碗了,怀孕了真的要这么补么?她咬咬唇叹道:“我真的不想喝,你们去和母亲说说好么?好姐姐们,要不然,你们领我去见母亲,让我自个儿去说可好?”
  
  丫鬟不为所动,依旧将药碗递了过去,捧着浅花瓷碗,胧月一口闷下了喉,苦味在味蕾间瞬间蔓延,她下意识要去擦拭嘴角,一旁的丫鬟拿了一方绢帕,悉心周到的为她擦抚流出的药汁,然后教导叮咛道:“少主夫人可是又忘了?擦嘴是要用帕子的,影使说了,夫人记得一次才能给一回蜜饯解苦。”
  
  正午的阳光已慢慢爬上了枝头,丫鬟仍在喋喋不休,单薄的身子骤然倒下,方才喝出的药全都如数吐了在了地上,胧月阖上眼皮的最后一刻,映入眼帘的是两个丫鬟惊恐的样子。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两个丫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前的人就没了呼吸,丫鬟顿时吓得哆哆嗦嗦,放在鼻尖试探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没……没气了。”
  
  这边的动静太大,引来站岗影子的警觉,稍瞄了一眼情况,那些影子都大惊失色,连跑带飞到了近前,而另一边,前去叫人的影子也如数归回,赫赫煊煊一排精卫瞬间包围了这里。
  
  前后不过半刻钟,雷霆万钧的气焰就吓软了刚才还强悍无比的两个丫鬟。
  
  上来一个影子像拎起两个鸡崽似的将两个丫鬟往旁边一扔,后方所有影子又齐齐让出一条道路,正是闻讯赶来的安母。
  
  她望着地上那滩混着血迹的药汁,端起碗放在鼻尖闻了一下,然后拔下头上发簪,簪子瞬间变黑,安母的脸色比那黑色更甚。
  
  冷冽如寒风般的气势席卷整个庭院,她如隼般犀利的目光死盯着那两个始作俑者,一脚踹向那两丫鬟的肚皮,恶狠狠道:“你们这些个混账东西,竟然敢谋害主子?!”
  
  两个丫鬟早就被吓破了胆,蓬头垢面,浑身抖个不停,花影卫的酷刑她们早就知晓,所以之前才会对少主夫人那般小心行事,不料还是出了差错,这会儿,还不只是差错,而是一尸两命,人都没了,接下来影使定会生剥了她们的皮。
  
  安母看着地上那滩血迹,强大如她,却还是忍不住留下泪水,她不敢相信,老天爷会这么残忍,就这样夺走了她的孙儿?
  
  良久之后,她从巨大的痛苦中理好思绪,才想起料理整件事,抬步走向那两个丫鬟,几尺之遥,掐着一人的喉咙道:“你们,果真是好的很!告诉我,是谁?到底是谁要害我的孙儿?”
  
  是谁?她明明做好了一切防范,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事情?一剂毒药直接毙命,让她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
  
  没有了这个孩子,让她怎么向锦儿交代?她越想越悲痛,手上力道加紧,直掐得那丫鬟面皮青涨,眼珠冒出血丝,像要冲破血管般骇人,也不曾停手。
  
  旁边的丫鬟被震得三魂七魄俱散,扯着安母的袖子就大声哭泣道:“影使饶命,饶命啊!”
  
  安母不耐烦踢开她:“滚开!来人,将这个贱婢给我拉下去关起来,到时候给我的孙儿陪葬!”
  
  影子动作迅速,唰唰就将丫鬟拉了下去,另一具尸体也一并拖走了,只是在面对少主夫人的玉体时,他们有些犯难。
  
  安母似乎没发觉他们的难处,只是一直沉浸在失去孙子的痛楚里不能自拔。
  
  见素来冷血无情的影使大人如此悲痛,影子们面面相觑,也不知是否该提醒一下影使。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安母虽然悲痛,但理智仍在,她见不得那惨状,从那具尸身上慌忙挪开眼,颤抖着发声,“赶紧把人……抬回厢房吧。”
  
  *************************
  一行人乔装打扮成商旅,日暮西山之际,落宿在一家客栈。
  
  霞光渐渐退了下去,月亮却没有出现,无月无光的夜,最宜活动,果不其然,客栈的一窗棂被人从外面敲了三下,里头的女子开窗探头问道:“有事?”
  
  窗外的韩凉,一身夜行衣,斗篷遮了半边脸,担忧问道:“木神医,你的方法,当真没问题?”
  
  木神医自信道:“韩护法,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决不能质疑我的医术。”
  
  听听,这哪是一代神医会说的话?韩凉无奈地摇了摇头:“等到戌时,天完全暗下来,我们就会出门,你一个人在客栈,要多加小心。”
  
  原来他是来说这个的,木神医顿时心情大好,还算他有点良心,拍着胸脯得意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出什么事的,要知道本姑娘独自闯荡江湖多年,说到逃命这项技能,我在江湖上称第二,绝没人敢称第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