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48章 魔怔

第48章 魔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子如流水般一天天过去,胧月的肚子已经八个多月大了,她时常会回忆和安锦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好像一场绚彩的梦,短暂虚幻却美好绮丽。
  
  她任由记忆为缰,拂过随风飞扬的一缕缕秀发,试图寻找安锦用手抚过的痕迹。
  
  绾发,描眉,亲吻,拥抱,她贪恋那些曾经的温热。此时此刻,似乎仍旧能感受的到,那温暖的掌心所留下的炽热,可梦里的他,却不见踪影。
  
  她时常在想,倘若那日,她能再坚决一些,安锦是不是就不会离开她?是不是就不必忍受情丝蛊毒所带来的蚀骨之痛?
  
  或许想的更远一些,如果安锦没有遇见她,是不是就不会遭遇这诸多的磨难坎坷?是不是还能一直是花影卫里那个嬉笑怒骂恣意张扬的少主?
  
  可世间从没有如果,从破庙初见的那眼起,她和他的缘分就已定下,她认识了他,也爱上了他。他宁愿将生命丢置一旁,也要告诉她,她永远在他心底最重要的位置,她亦如此,热忱的奉出了一颗真心。
  
  她爱他,离开他的时日越久,她就越能确定自己的这份心意,年少懵懂不知爱,她只是单纯的喜欢他对她的好,后来才发现,原来这就是爱。
  
  胧月抚着心口,慢慢平复激动的情绪,她绾好发就踱步出门,只因稳婆告诉她,越到临产期就越要出来多走动走动,到时候生孩子的时候才不会吃力。
  
  此时是酣春之际,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景致也别有一番风韵,怕大家担心,她也不去别处,就在院子里四处走走。
  
  “安家娘子,可是在家?”一个妇人朝院子里探头探脑张望。
  
  陡然听到这个称呼,胧月有些不习惯,后知后觉回了声:“在的。”
  
  此时人已经来到了院中,瞧着胧月高高隆起的肚子,捏着帕子上下打量着,笑逐颜开道:“安家娘子,你这也快要生了吧?”
  
  此人是村寨的媒婆,胧月也见过她几次,听她提起孩子,不觉弯了眉眼笑着,抚摸着肚子,轻轻点了点头道:“嗯,大婶,进屋里坐坐吧。”
  
  媒婆看着这小娘子,见人总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真是任谁瞧了都欢喜。
  
  虽说这群外来人,不怎么和他们打交道,但人却个个都是不错。
  
  之前这院子住的女大夫,偶尔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都能给治,另几户院子的那些汉子,也时常帮着干些重活。
  
  这小娘子和韩小哥,更是不用说的妙人了,长得都跟入了画似的。
  
  进了屋内,胧月给媒婆倒了水,媒婆道:“怎么不见韩小哥?”
  
  “他出去了,大婶找他可是有事?”
  
  媒婆甩了甩用帕子,喜上眉梢道:“是有事儿,还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呢。”
  
  胧月问道:“什么喜事?”
  
  既然要上门促媒,媒婆也不藏着掖着,把话也说通透:“那日桥头上,寨子南边的孙家姑娘,打巧碰上了恰好经过的韩小哥,安娘子你也知道,韩小哥那相貌俊俏的呀,啧啧,只要换个女儿装,说是姑娘家都有人信,这孙家姑娘可不就上了心么?就这么一面的缘分,戏文里叫什么……一见钟情,对,就这么一见钟情啊,孙家就差我媒婆子来说媒了,只要韩小哥肯应承,那就是喜事一桩。”
  
  这么一说,胧月倒是明白了,原来是孙家姑娘喜欢韩大哥,特来上门说媒呢。
  
  她不知道韩大哥是否也同样喜欢孙家姑娘,是故不好贸然答应,只是弯唇一笑道:“那好,等韩大哥回来,我问问便是,若是他有意,我再给您答复。”
  
  媒婆见她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说要去征问韩小哥的意思,不由面露难色道:“韩小哥的婚事,安娘子做不得主么?”
  
  这话就让胧月纳闷了,婚姻之事,不是应该两情相悦才可以么?她做主有什么用呢?她又为什么能做韩大哥的主呢?她张口欲问,这边媒婆已经忍不住问了另一番话:“这韩小哥不是叫你夫人么?仆人婚事难道不是由夫人做主?”
  
  胧月忙摆手道:“不是的,您误会了,韩大哥不是我的仆人,他是我夫君的朋友,叫我夫人,那是韩大哥客气来着。”
  
  原来不是仆人,是朋友,媒婆细细琢磨着:“那既然是朋友,安娘子你也要多劝劝韩小哥,韩小哥如今也二十又一了吧,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这个年纪的男子,也该成婚了。”
  
  经媒婆一提,胧月猛然察觉,韩大哥也到了该娶妻的年龄了,只是这段日子,因为她怀着孕,韩大哥一直都在忙她的事,同时还要四处打探安锦的下落,这样一来,倒是把他自己的婚姻大事给耽搁了,想到这里,她就不免愧疚起来。
  
  媒婆见眼前的小娘子有所动容,继续趁热打铁:“虽说韩小哥相貌好,脾性好,但人孙家姑娘条件也不差,在村寨里,那样样也是拔尖的,这男人啊,不管怎么说,到最后都是要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的,这好姑娘,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得赶紧抓紧时间哪,安娘子,这事儿,你可得要和韩小哥好好说说,明儿我再来问信。”
  
  胧月起身道:“我送送您。”
  
  媒婆见状,忙扶着她坐下道:“不用,这才几步远哪,老婆子走得动,倒是安娘子你怀着身子,可得事事仔细番,切莫磕着碰着了。”
  
  胧月绽开笑颜道:“那大婶,您慢走。”
  
  胧月现在行动都有些艰难,但好在韩凉将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每日只须吃喝养好身体,而为了她生产那日,韩凉连稳婆都找了四个,还是特意从外面接进来的,院子都单独准备了一个,其中的面面俱到,体贴细腻,胧月不说,但都看在了眼里。
  
  韩大哥对她太好,她总觉得过意不去,告诉他不用如此费事,而韩凉每每都会拿安锦压她,说倘若没有照顾好她和小公子,到时候少主不仅不饶他,连院子里的一众良影也会受到惩处。
  
  胧月半信半疑,随他们去了,但也不能全然的心安理得,毕竟安锦在花影卫里再厉害,那也只是安锦,不是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