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64章 谈谈

第64章 谈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她听话的进了马车,安锦心情也顺畅不少,这才扬鞭出发。
  
  离开白云阁,车马不徐不疾地行驶着,山脚之路不似山上弯曲陡峭,都是一些矮灌树木,易于行路,偶见山岚灵雀翩翩飞,时闻青鸟仙鹤声声唳,路途两侧又有不少瑶草香卉,倒也让人惬意。
  
  这样漫步行至了十几里时,植物鸟兽渐渐少了,四周荒凉寂静,悄无声息。
  
  太安静了,出乎诡异得静。
  
  安锦勒马停下,影子也察觉到了异常,个个面色肃然,瞬间进入到了戒备防御的状态。
  
  果然,面前的芦苇丛猛烈晃动,方才还死气沉沉的河水突然白浪翻滚,夹着秋天的肃杀之气迎面袭来。
  
  四面八方涌进了一群黑衣人,手中的刀面在水光和天光的双重光叠下愈发银寒气凌,顷刻间就将车马团团围住。
  
  这群黑衣人目标明确,出手很快,但花影卫里的影子也不是吃素的,两方人马迅速展开了打斗,一时间刀剑交锋。
  
  花影卫实力不俗,可这群黑衣人也不知出自何门何派,刀法诡异,出手狠辣,且招招致命,最后竟和他们打得不相上下。
  
  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干倒了一大片影子,最后竟杀出来一条血路,走到安锦所在的马首前。
  
  杀手微微仰头,看着马背之人,深蓝锦袍,宝冠束发,神情凌绝万物,浑身散发着天生的贵气,他想到江湖上那些似是而非的传闻,不由为之一震。
  
  这样的人,真的是他们能杀得了的?
  
  安锦也在观望,恰好看到了前方那名犹豫不决的杀手,他锁定了视线,似带引诱又似威胁道:“不想死得太难看,就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
  
  杀手看着马上这个居高临下,横刀相指却无半点慌乱和畏惧的男人,心底莫名发怵,但转念一想,如今他们拥有比这群影子多一倍的杀手在,又有何惧?手腕一动,挥刀出击,往马头处砍去,带动一阵飒然劲风。
  
  刃如秋霜,催出一股夺人逼势,安锦淡淡撩了一眼银刀方向,唇角溢出一抹冷笑道:“不自量力。”
  
  说话间两指轻松地夹住了刀面,他往左一转,长刀那头的杀手瞬间感觉手中的刀如坠千斤。
  
  刀扭曲得厉害,杀手用尽浑身的力,仍是感觉吃力不已,额头也已经冒出了细汗,这样下去,手怕都快要断了,他惨喝一声,最后不得不被迫放手。
  
  安锦夺了刀,整个人不慌不忙,神态自若,他也不去碰那被杀手碰过的刀柄,左手指尖灵巧自如地绕在冷寒的刀刃周围,咻咻挥了几下。
  
  在黑衣人看来,那锋利尖利的刀刃在他手里就跟玩似的,滚了滚喉结,不由自主地想要往后撤。
  
  安锦陡然看向他,目光冷冽寒澈,拿捏好了最好的角度,掷出了手中银刀。
  
  一声惨叫震天动地,不过瞬间又消散在天际,那个黑衣人,从头到脚,被直劈成两半,且均匀对称得不差分毫。
  
  简直毛骨悚然!
  
  那些还在厮杀的黑衣人望着这一幕,手下一顿,只觉浑身发冷,背脊发寒。
  
  就在此时,有悠悠口哨声荡过芦苇,穿进了这个包围圈,这是撤退的暗号,黑衣人纷纷找准时机想要摆脱这群可怕影子的纠缠,可阎王要人三更死,决不留人到五更。
  
  今日他们遇到的是比阎王还要无情的花影少主,想走,绝无可能!
  
  只见安锦扫了眼这群不自量力的鼠辈,冰冷无情吐道:“杀!一个都不准放过!”
  
  一声令下,影子手中长剑挥舞,雪亮的刀锋映着河面,染红了这一片芦苇,妖冶的血气和那残酷的声音一齐冲进了马车,胧月胸口一阵恶心作呕,想吐却又吐不出,只是眼睛酸得难受,她想透透气,手还没碰到车帘就被人从外面掀开。
  
  安锦钻进马车,迅速放下车帘,不想让她看到外面血戾骇人的画面。
  
  他的身上总是一尘不染的,如今也是,尽管刚刚杀了人。
  
  杀了人?胧月心中悲凉,可这样的世道,谁没杀过人?她自己也杀过人,不是么?
  
  为什么会杀人?
  
  为什么要杀人?
  
  他们举着刀,杀招夺命,是坏人,是要置他们于死地的坏人,就算不想杀,坏人也会杀他们。
  
  因为都想活着,所以必须有人死啊,必须有人……死啊……
  
  “我在,不用怕。”她颤栗着,发抖着,虽然极力克制,可眼神满是不安,满是惊恐,这骗不了人,安锦轻轻揽过她的肩,让她靠在怀里,轻柔地说着。
  
  “我不怕,不怕坏人。”
  
  她虽这样说着,身子却抖得更厉害了。
  
  安锦的眼神暗了暗,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人搂得更紧了些,他没什么温情,这是他少有的温情。
  
  死不是唯一的方式,却是解决麻烦最好的方式,可是如果死对她造成的困扰太大,他更愿意做出一些其他的让步。
  
  至少在安锦看来,一具欢腾的身子比一具颤抖的身子摸起来,嗯?更舒服。
  
  队伍就这么往前行驶,不过途中,安锦已经做了极大的调整,到了最近的一家客栈,找来三十辆马车,又将所有的影子分成五列,每列队伍跟着六辆马车,往各个不同方向前行。
  
  正所谓狡兔三窟,雾阵迷眼,就算不玩死他们,也先找死他们。
  
  这一路上,各路人马都暗中处理掉了几波杀手,安锦最后也不急着赶路,神态悠闲自得,似乎把这当成一次游山玩水,队伍也随之放慢了速度,这样不徐不疾的,终于到了苗国境内。
  
  这日傍晚,苗疆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下榻之处。
  
  安锦掀开车帘,瞧见胧月倚在马车软垫上,正睡得香甜,他不想扰醒她,想将人轻手轻脚抱起,可手臂才刚碰到她,胧月就惊醒了,见是安锦,她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道:“我睡了很久吗?”
  
  安锦才想回答,就听见她惊讶的声音传来:“吖,原来天都黑了。”
  
  安锦觉得好笑,忍不住点了点她的鼻尖:“你才知道呀,真是个小懒虫。”
  
  晚膳吃的是地道的苗家菜,胧月还没来过苗国,对这里的菜很是稀奇,可全程下来,她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她眨着眼睛奇怪地看着他们,想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怎么了,不喜欢吃这里的菜?”安锦和长期密扎在这边的三十六坛贵州坛主探讨情报,还不时抽出空看看胧月这边,看见她放下了碗筷,疑惑问道。
  
  坛主汇报的动作一顿,也怕是准备的饭菜不合少主夫人的胃口,额上不免汗涔涔。
  
  胧月摇摇头,笑着道:“不是呀,很好吃,不过我已经吃饱了,想去休息,去哪个房间呀?”
  
  一听这话,就有专门的人连忙过来引路,胧月和安锦告别,便跟着上了楼。
  
  不一会儿房间就进来几个人,抬水桶,撒花瓣,那些侍女还要伺候她洗澡,胧月忙说不用,将人都谢绝了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