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65章 休弃

第65章 休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谈谈?胧月微愣,不太明白要谈什么,不过她还是支起了身子,那柔软的秀发柔顺垂下,遮住了她半边的脸蛋,安锦不喜她的脸庞被遮住,想要看看她精致的眉眼,想要看看她的脸颊,是不是真的红得如宝石般美丽,他鬼使神差地想要伸手将那发丝拨开,胧月很自然地往前靠了靠,好让他方便撩发。
  
  可安锦却猛然顿悟,停住了进一步的行动。
  
  这样是不对的,既然打算要放她走,两人之间就不该再有太多这样亲密的肢体纠缠。
  
  他稳了稳呼吸,讪讪收回手,胧月见状却不依了,她哼哼唧唧了两声,要亲亲要抱抱。
  
  安锦不为所动。
  
  胧月又郁闷又迷雾,她都表现这么明显了,安锦怎么就不上道呢?
  
  她倾了身子,使劲咽了咽口水,然后伸出两只白花花的手臂,安锦不明所以,微微偏过头看她,腰突然被她柔软的小手绕住了,随后,她温热的唇瓣也覆了上来……
  
  他脑子顿时响起了轰隆声!
  
  这是胧月第一次主动亲人,她很紧张,脸蛋涨得像个小番茄,一颗心都感觉快跳出了嗓子眼,那粉嫩的小舌头更是毫无章法地在他的唇上胡亲乱舔,安锦被她这稚嫩青涩的吻法弄得心痒难耐,喉结不觉滚了滚,胧月见他两片薄唇之间开了点缝,试探地伸了伸舌头。
  
  安锦眸色一深,几欲要把她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他按着她的香肩,拉远了几分。
  
  胧月也不恼他推开了她,还沉浸在亲到了他的欢喜中,她这会儿眉眼低垂,心头狂跳,感觉湿漉漉的唇上似乎还留有他的呼吸和余温,她唇角微翘,偷偷抬头看他,见他的薄唇上也是湿漉漉的,在柔和的烛光下,闪着异常莹然的光泽。
  
  是她吻的么?脸上红晕更深,一路红到了耳后根,她羞得无地自容,不过唇角盈笑,眸中含光,说不出来的娇羞粉嫩。
  
  安锦对此有些郁闷,眉峰高耸,面色凝重,沉着嗓音道:“你清楚,你现在亲得是谁吗?”
  
  虽然极力克制,但嗓音还是不可避免染上了磁性的情.欲。
  
  亲的、是谁?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问?安锦是不是发烧了。是她传染的吗?不对不对,她没发烧呢。是安锦糊涂了,她不懂,仰着头,眨巴眨巴着眼睛,一脸疑惑。
  
  他黑漆如墨的眼眸望着她道:“你听清楚了,我不是安锦,至少,不是你心里想的那个安锦。”
  
  这古里古怪的话让胧月更摸不着头脑了,安锦专注地看着她,将事情解释给她听:“我之前中了情丝蛊,如今蛊毒已解,但中蛊之事也随之忘了,所以当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并没有认出你。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喜欢你的我了。”
  
  胧月晕晕乎乎的:“蛊毒解了,这很好呀。”
  
  看着她一派天真的样子,安锦不知说什么,只能用最直白浅显的话道:“很好么?我忘了你,没了任何你的记忆。对我来说,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胧月这才有点反应过来,解了情丝蛊,忘了情,忘了……她。
  
  她一时间不能接受,想要问很多事,可心中有万千回忆,口边却不知从何问起,最后只是轻轻道:“所有的事,都忘了吗?”
  
  她的声音和神情都染了焦急,安锦仔细凝望着她,想要从这张脸上找到一丝丝关于以往的记忆,但遗憾的是,依旧一无所获,他镇定地点了点头:“是。”
  
  胧月十分紧张忐忑地等待着他的回答,她心底是觉得没有记忆什么的很荒缪,也很讨厌,可一直以来,她都很相信他,他说什么她都不曾怀疑,如今哪怕是这种事她亦是如此,只是她仍觉得不可置信,不死心地一遍遍问着:“那一点点呢,一点点都想不起来吗?”
  
  安锦抿了抿唇,神情黯淡落寞:“我有在尽力,可是,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来。这对你来说,可能有些难以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我几次想对你说,可又不知从何说出。但现在,我没有办法再瞒着你了。”
  
  那些密函上的资料他可以闭着眼倒背如流,可脑海里的记忆谁能篡改?又有谁能暗中将流年偷换?
  
  没有了就是没有了,爱意从浓烈到凉薄,原来只需一道蛊,听起来很可笑,可事实就是如此。此事他不想瞒她,也觉得没有必要瞒着。
  
  胧月有些呆,她怔怔望着他,望着望着眼角就湿润了,一幕幕回忆爬上心头……
  
  我叫安锦,安定的安,锦衣的锦。
  
  原来你叫胧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不是,是心动的感觉,是你喜欢我的感觉。
  
  在安锦这里,温胧月永远是正妻,永远都是。
  
  胧月,我想要一个家,你给我好不好?
  
  胧月,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你在我这里,永远都在。
  
  这些,忘了吗?真的全都忘了吗?
  
  安锦看着她一副黯然失魂的模样,心里也有些难受,他就知道,她还是介意这件事的吧。
  
  还是介意的吧……
  
  他理了理呼吸,涩然道:“过往之事,虽非我本愿,但的确都已忘记,温姑娘,你还这么年轻,没必要把一辈子搭在我这个忘了情的负心汉身上,若你想离开,便离开吧……”
  
  离开?
  
  胧月听闻瞪大了眼睛,身子抖如筛子,方才脸上那娇艳的薄红也尽数褪去,只余苍白:“你,你是要休弃我吗?”
  
  安锦沉默,虽说他是有此意,但被她如此质问,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不过,她这样的好容貌,就算再嫁,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此事你好好想想,我明日再来。”
  
  *************************
  第二日天还未亮,安锦又早早来了,不过胧月的状态并不怎么好,只见她呆呆坐在床头揪着头发,眼神空洞而迷茫,安锦心里微微发痛起来,就像她手里的那把头发,被揪得难受至极。
  
  胧月也看见他了,起先满是欣喜,后来又好像在害怕什么,她不时摸摸耳朵,又摸摸手,显得十分局促不安。
  
  安锦让影医给胧月检查身体,老影医把了脉,说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是感染了风寒,开了几副药后就退下了。
  
  安锦慢慢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摊开双手,将她的手放在中间,温声哄道:“等会儿影医把药端来,你乖乖喝了?”
  
  胧月没有应声,只同刚才一样呆呆地坐着,目光没有焦距,这么坐了一会儿,安锦将她的手放进被子,这一小小动作让她如惊弓之鸟一般瑟缩了起来,她慌慌张张道:“你要走了吗?”
  
  “嗯,等会儿要去香行。”苗寨之事要尽快解决,不能再拖了。
  
  胧月怯生生道:“可不可以带我去?”
  
  安锦平静道:“你生病了,需要休息。”
  
  胧月又开始抓头发。安锦平静的面容起了波澜,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还有这癖好?他想叫她别抓了,胧月果真没有再抓了,但却颤着声问道:“病好了,你是不是还要赶我走?”
  
  他眸子转暗,片刻后朝她微倾了身子道:“你听我说……”
  
  不料他才刚开口,胧月就捂着耳朵,拼命摇着头反对道:“我不要听,不要听!”
  
  他没想到她的反应会那么激烈,有一瞬的忪怔,讶然和惶惑,胧月后知后觉地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她极力平复了压抑,缓和了呼吸,然后挺直了身子,正视着他的眼睛,软和温情道:“我保证,我会乖乖的,决不会给你添麻烦,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