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66章 香行

第66章 香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锦今日还要去香行,不欲多留,可胧月眼巴巴瞅着他,那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他实在狠不下心说扔她一个人在这儿。
  
  “带你去可以,不过,等会儿你要一直跟着我,不许乱跑,知道吗?”
  
  说完他又觉得这话太多余了,她像个小尾巴似的,恨不得时时黏着他,怎么会乱跑呢?
  
  到了苗国街市,安锦先找了家雅致的酒楼,在包厢点了一桌菜,因着今日还有要紧事,也没打算多逛,吃过饭便去秋记香行。
  
  一条街道走来,秋记香行外面与其他商铺并未有多大区别,可才进到里头,一阵香气就扑面而来。
  
  入目的博古架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香料,见有客人登门,正在柜台后忙碌的伙计抬起头,恭敬问道:“二位,可是要什么香?”
  
  胧月歪着脑袋望向身后的安锦,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追魂香。”
  
  做江湖上的生意,没几个人不知道追魂香的,伙计摇摇头道:“客官这是在说笑吧。”
  
  对这样的说辞,安锦不甚在意,悠悠道:“我不与你说,将你们掌柜请出来。”
  
  伙计叹了口气:“这位客官,真是对不住了,我们掌柜早就有言,秋记虽是做江湖生意,但从不过问江湖中事,一概求取追魂香之客,秋记香行都无能为力。客官还是请回吧。”
  
  伙计隔着柜台遥遥抱拳,面上在致歉,实则觉得此人太过无理取闹。
  
  将胧月护在身后,安锦往前踱了几步,面上敛起了方才的笑,而眸中却聚了层冷意:“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将人叫出来了?”
  
  伙计很无奈,摆摆手,显得十分为难:“不是我不叫,而是掌柜如今不在香行,您让我……”
  
  后面的话被脖颈上突如其来的冰冷铁物一压,生生哽在了喉头,伙计整个人都焉了下去,来自对方不断逼来的压迫气场和加上命悬一线的恐惧感让他更是吓得面如土色,哆哆嗦嗦的,就差给跪下了。恰在这时,一道清朗的男声从布帘后传出:“慢着!”
  
  闻声望去,从布帘后走出的男子,青衣墨发,眉目温润清秀,给人一种儒雅之感,见店内伙计被挟持,他那漆黑温润的眸子流露出一丝不满之色。
  
  虽说来香行闹事的,不乏有些粗暴难缠之人,但也没有像这般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
  
  “二掌柜。”见男子出来,伙计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急急道。
  
  男子一扬手,伙计就噤了声,他顺着伙计后方,望向了那持剑之人。
  
  身挺如松,眼中是一副空灵万物的悠然神采,站在那里,也不见他如何,自然而然地形成一股强大凛冽的气场,这样的人,绝非是寻常的泛泛之辈。
  
  男子呼吸微微一滞,面上仍是不紧不慢道:“阁下既是来诚心配香的,那就是有求于我等,兵刃相指以求人,在下倒是第一次见。”
  
  男子声线平和,但不难听出里头怒意的指责,安锦剑眉斜飞,顺手收回那出了不到半边的剑,又翻转了下剑柄,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是秋记的掌柜?”
  
  一番变故,伙计吓得不轻,得了自由,如获劫后余生,男子朝他轻轻点了点头,伙计感激不已,遂进了后方布帘之中。
  
  待伙计走后,男子才作揖回道:“非也,在下夏兰轩,乃秋记香行的二掌柜,掌柜云游四方,如今不在香行,可是不巧了。”
  
  不在?安锦撩了下眼皮,玩味似的笑看着他:“那
  那你知道追魂香的下落?”
  
  他大老远赶来,可不是为了听一句……不在。
  
  听闻此言,夏兰轩微微皱了皱眉,要知道,追魂香是传说中的香料,莫说秋记香行了,普天之下,怕也没哪一个香行敢说有,也不知道这人到底为何那般笃定香就在秋记?
  
  但用这个理由打发眼前之人,恐怕是不行。他思忖片刻后才道:“制香之道,在下只是粗略懂得,若阁下执意要追魂香,怕是只能等掌柜回来才可。”
  
  安锦漫不经心的曲指扣着柜沿道:“那你们掌柜什么时候回来?”要是时间太久,他不介意用些极端的法子。
  
  “不知。”夏兰轩清清淡淡道。
  
  安锦手中动作一顿,随即发出散漫的笑声:“你这是耍我?”
  
  “在下真的不知。”夏兰轩这回是真的不知道,碰上这么个难缠的顾主,本就一个头两个大,偏偏掌柜此时还不在香行,实在头疼。
  
  “如果我说,今天非要见他不可呢?”
  
  面对如此强横无理的要求,夏兰轩无奈笑道:“阁下何必强人所难呢?”
  
  很好,敬酒不吃吃罚酒,若是今日屠了这里,想必接下来会很精彩吧,安锦冷笑一声,缓缓将剑抽出,可刚露出一丁点锋芒,却突然被一只小手挡住了迎面的白光,安锦在惊诧间将剑收回,收剑的动作迅速又利落。
  
  “别,别伤害他。”胧月求着情,声音有点小,不过很坚定,这听在安锦耳边,十分不舒服。
  
  刀剑无眼,更何况是锋利无比的冰魄剑,一点微芒都能造成不小的伤口,她这样冒冒失失,是想死吗?安锦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
  
  胧月见他面色阴沉,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刚才那剑离她不足一寸,她下意识用手去握剑刃,指头差点就要被削掉的恐惧仍在,又见他沉着脸,她是有点害怕了,不过……她还是又一次状着胆子,颤颤道:“他是铭初的阿爹,别伤害他好么?”
  
  她的下巴微微抬起,有点仰着头,眸子微动,希冀地望着他。
  
  铭初?那是谁?安锦略微思索了一下,才想起密函的那堆资料上说,好像是她阿姐的孩子,夏兰轩居然是那孩子的父亲,这可真有意思。
  
  当眼前女子说出铭初时,夏兰轩也惊了一下,他细细端详起来,发现这女子和朦月竟极其神像,尤其是那双眸子,生得分外好,满是灵动之感。
  
  “你是她的……小妹?”
  
  胧月清楚,她……是指阿姐,便轻轻点了点头。
  
  果真是朦月的妹妹,确定了眼前女子的身份,夏兰轩气血翻涌,激动到几乎不能自持。
  
  只要一想到,在病逝前的最后一刻,朦月也放心不下这个幼妹,他就心生怆然,今日在此相遇,想必也是朦月冥冥之中的保佑,不过,她怎么会和如此凶残的男人在一起?
  
  他狐疑地问道:“那你和他?”
  
  经夏兰轩一提,胧月这才想起刚刚安锦拿剑相指的事,满怀歉意道:“对不起,安锦不会故意的,他不知道,你…你不要生气。”
  
  等等?这个男人,叫什么?安锦?!夏兰轩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这天底下除了花影卫少主安锦外,还有其他的安锦么?
  
  诧异间,他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子,面如冠玉,眉目星朗,宽袖翩然若风,随意的一举手一投足,尽显清贵优雅,超凡脱俗,而花影卫出自宫廷,礼节甚严,像这样透在骨血里的高贵清姿,不像是能刻意模仿出来的。
  
  难道他真的是传说中那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花影卫少主安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