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那姑娘真软 > 第72章 委屈

第72章 委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了比赛最后一日,天气显得十分阴沉昏暗,不大一会儿,就已经完全被乌云遮住了,但这些并没有阻止比赛的进度,在如盐般的雨水纷纷洒落前,锣鼓也终于敲定了下来。
  
  在安锦的插手下,不出所料,夸送是最后胜利的勇士。
  
  比试结束后,很多人都躲在屋檐下避雨,胧月很欢喜这个结果,也很为他们开心,用从安锦那里学来的苗语,现学现卖地送上了一句真心的祝福。
  
  阿舒桑笑着相谢,含情脉脉望向夸送,顿时两人的双眸里都是情人的身影。
  
  见他们心心相印,胧月不由自主想到了安锦,他刚刚去拿伞了,现在也快回来了吧,她踮着脚朝檐外宽阔的草地上望去,猝不及防的,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那人渐渐近了,到了屋檐前,将头顶的伞拿开,靠在一边,雨珠顺着伞缝流下,聚成一圈水儿,没有了遮挡,那人的脸完全显现了出来,望着那张俊美阴柔的面庞,胧月的心脏猛地突突直跳,不知如何是好。
  
  而韩凉让随从将雨伞蓑笠分发下去,自己便走到胧月面前,单膝跪下,拜礼道:“属下韩凉,参见胧月夫人。”
  
  薄荷般清冽的嗓音,久久萦绕耳畔,胧月望着那身翩然白衣,她有一瞬的呆滞,到了最后,竟是莫名湿了眼眶。
  
  只有她知道,此时此刻,她的神经是有多么的动裂和激荡!
  
  虽然从不曾对人言明,但她心里很清楚,之前不愿意苟活,是因为安锦,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韩大哥。
  
  她存了死志,是希望的泯灭,亦是对韩凉深切愧疚下的沉重枷锁。
  
  最初,她明知道花影卫是龙潭虎穴之地,但为了心中那一点不切实际的微芒希望,仍自私地想要韩大哥去找安锦,以至于让他置身险境。
  
  在她分娩之际,韩大哥没有按照他承诺的那样带安锦回来,她彻底断了念想。她想,与其带着愧疚与痛苦活下去,不如奔赴黄泉以告罪。
  
  韩大哥不欠她什么,却为了她自私的念想而只身独闯花影卫,这段时间,她甚至都不敢去打听他的下落,怕一不小心,就听到了那个令她最害怕的答案。
  
  现见他平安归来,无法言明的情绪如他的声音一样,萦索心头,久经不散,更像阳光打进了心里,冲散了所有的痛苦,不安,自责,愧疚和罪恶感。
  
  想来那时有多绝望,如今就有多震撼!
  
  她平复了半天才哽着声音道:“你……韩大哥,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么?”
  
  韩凉跪在面前,她急急忙忙伸手要扶,可韩凉却早先一步起身,与她拉开一段距离后,面色平静道:“谢夫人。”
  
  她的手顿在半空中,愣了会儿才讪讪收回,笑着对韩凉认真询问道:“韩大哥,你最近过得还好么?”
  
  韩凉淡淡微笑:“嗯,我很好。”
  
  “真的好么……你不要骗我……”花影卫那么可怕,你说假话,我会过意不去的。
  
  她的唇儿抿着,眼睛里露珠滚动,似暴雨天红莲上溢翻的露珠,又似晨曦中绿草涨圆的露珠。
  
  一滴为他流的泪。
  
  韩凉觉得,不管曾经受了什么,都值了:“真的,影使有分寸,没有为难我。”
  
  胧月用袖子擦眼睛,把不争气的泪珠擦掉,傻乎笑道:“真的就好。”
  
  待她情绪平稳,韩凉缓缓道:“少主派我来接你。”
  
  他一个指令,三四个影子纷纷上前,支起一把四脚大伞。
  
  胧月乖顺的应了一声,刚要跟着影子们走,却见韩凉没有动的意思,不免疑惑道:“韩大哥,你不同我们回去吗?”
  
  韩凉道:“嗯,我还有点事,你先回去。”
  
  “好。”她露出了一个笑容,灿烂美好,韩凉望见她红红白白的脸庞,是健康的肤色,像苹果上薄薄的一层嫩粉,瞧着瞧着就偏开了头,目送她进了雨帘,才转身大步走向了阿舒桑。
  
  冷秋的雨,带了丝寒气,但好在没下多久便放晴了,万里净空,山染初俏,吊脚楼下带雨青竹亦冉冉,镌着凤栖梧桐的屏风,映出一道斜长优雅的身影。
  
  顶层临窗小轩旁,安锦斜倚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小几上薰炉升起的香烟,飘飘袅袅,撩过他好看的眉目,优雅迷人的如同一副上好精致的工笔画。
  
  但那微蹙的眉头,显出了他的烦心,不知何时,他睁开了双眼,摊开了手,只见掌心静静躺着一支精致的簪子,正是他为胧月买的那支雪莲发簪。
  
  查线索的时候,他派人去了圣阁交涉,圣阁为表诚意,还特意附赠了这支雪莲簪子。
  
  真是有够特意的?安锦漫不经心地左右转动着手里的簪子,一双风神流转的桃花眼,此刻却冷如坚冰,没有半分温度。
  
  他知道,他曾将良影令放在了里面,而簪子是他送给胧月的,这么重要的贴身之物,怎么会遗落在圣阁呢?
  
  他又想起那时和她相遇,就是在圣阁和白云阁相接的木桥旁。胧月在圣阁呆了四个月,好在圣阁未曾为难她,他便也未主动找过他们的麻烦,这次也是让他们尽情开条件。只是,在圣阁的这四个月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他对此居然……一无所知,倏然握紧了双拳,轻轻合上了双眼,静静冥想着对策。
  
  圣阁是个独立的山中情报楼阁,凭借一盏不灭的琉璃灯稳立于江湖情报帮派之首,搜罗信息的能力,不比花影卫差,想要查他们,其难度不亚于让白云阁和圣阁这对数百年来的老冤家和解。
  
  而花影卫此番遭受重创,短时间内难以修复,此时要查,实在不易。
  
  这样棘手的处境让本就不安的心又升腾起一层浮躁之意,蓦然睁眼,望着外面的天空,竟不知何时已经弯起一道彩虹桥,对此安锦毫无惊喜之意,一双眸子仍是幽深如潭,深不可测,翻卷着浓浓的莫名情绪。
  
  “安锦!”门外吱呀一声,带着雀跃的声音传入耳畔,打断了他杂乱的思绪。
  
  比赛的场地和住的吊脚楼虽隔了一大段路,但胧月心情急迫,直奔安锦住处而来。
  
  “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好不容易赶到了这里,因跑得急,胧月手扶着门框边沿,在门口歇立了一会儿。
  
  安锦顺着她的声音望去,此刻彩虹挂空,烟霞散彩,门外也开了些应景的时节小花,赤橙黄蓝点缀得缤纷一片。
  
  她的脸颊白里透红,嫩得几乎能掐出一把水的灵动活气,落在安锦的眼底,就仿佛她是踏着七彩云光,从云山秀景走来,瞬间让他的愁闷猜忌消散了不少。
  
  “不急,先喝杯茶,祛祛寒气。”静谧美得窒息,他舍不得破坏,但更舍不得她在外面吹风受凉。
  
  胧月接过茶碗,飞快的啜了一小口,才急切地吐出一直想说的话:“安锦,你知道吗,韩大哥……韩大哥,我见到他了!”
  
  韩凉是他派去的,他又怎会不知?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宠溺:“开心吗?”
  
  胧月软软糯糯答道:“开心。”
  
  安锦轻轻笑了,想要问一些关于圣阁的事,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如何开口,万一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到时候伤了她的心那就不好了,在心底无声叹了口气,他才温声道:“我也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